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我爱瑞克老头砸,悲伤的

每集都是一个独立小故事,双线并行,用戏谑而天马行空的方式讽刺了人类,梗超级多,脑洞超级大,讨论的话题可以说是无所不包了,善恶,宗教信仰,教育,政治,哲学,婚姻,屠杀,伦理,生死,青春,宠物,性,机器与人,女权……
        幽默感与讽刺感十足的台词以及逻辑严密的情节有魔力到根本停不下来。冷峻中带着温情的Rick是头号男神没错了。
        或许他朋克的世界观有时过于的残忍了,或许他时不时说个脏话打个嗝,但这个老混蛋就他喵的很迷人。即便Rick无所不能到可以轻松完成任何不可能,他还是会为了家人去自首,还是会为了救Morty而冒掉进永恒的时间碎片的危险。
        第一季里有一集他们玩脱了,毁灭了地球,然后还是有然后的。他们去了平行宇宙取代了因为实验意外而死去的自己,亲手埋了另一个自己。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动了一下。

部分崇尚科技者把科技看成社会问题的终极解决方案。

想吐槽一下第七集!!!!!

虽然对S3E10有些失望,但本集的矛盾中心——Rick和总统的干架,一张自拍引发的血案——稍微一想倒也没有表面那么荒诞。事实上,作为季终,本集的主题与一整季的中心理念相呼应,一定程度上给出了一个较成熟的答案——对家庭的羁绊,以及个人对宇宙中自我的位置与价值取舍的回答。

《瑞克与莫蒂》打破了现有的科技的界限。聪明的Rick到了和科技共生的程度。可是世界并没有变好。

虽然还是致敬(恶搞?)电影,我看出有《伴我同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训练日》(?),是很搞笑没错,但是人设难道不是在这集崩了吗?!!

Rick身上最重要的角色特质之一,正如这集中借总统之口传达的,是不屈服。由于他的天才,智慧以及近神的创造力,他得以从现实世界的规矩中脱出,成为宇宙中一个绝对自由的不定因子。没有权威可以束缚他,除非他自首(第二季季终),或自愿组成一个属于自己的权威(瑞城)。而C137的Rick,自称最Rick的Rick,是其中最目无权威的人——连瑞城也禁锢不了他。他彻底唾弃“权威”这一概念,在第三季第一集中,回忆里目睹911恐袭的他第一反应是“不,这样他们就能公然剥夺我们的自由了”。在Rick的价值取向里,“权威”绝对是列于最底层的存在。他在get schwifty一集中虽然和美国政府合作,拯救了地球,但更多是为了好玩。包括这集说的:“要换个次元居住太jb费事了。”

现有的问题依然存在,并且有着扩大的趋势。

这种设定完全就是“许多长得像Rick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不是什么平行宇宙吧!!!

因此可以确定,Rick对于权威完全不屑一顾。他憎恶权威,并将自己置于一切权威之外和之上。而他认为最有价值的是什么呢?在整整三季三十多集的剧情中,这个疯老头唯一显示出真正关怀和珍视的东西是什么呢?显然是他的外孙Morty。他最珍视的外孙,向他最蔑视的权威符号——美国总统——提出一起自拍的要求(还不止一次),却被轻易拒绝了。这是Rick的逻辑所不能接受的。


为什么Rick本人会需要去流水线工作?他随便发明一个递黄油的机器人都能发展出自我意识诶!!!这难道不是为了影射现实而歪了人设嘛?

所以Rick和总统就这世上最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一个十四岁小孩自拍——而大干一架。从Rick的角度,他这样做起因虽是Morty,但之后却和Morty没什么关系了。他的拼命是为了证明一个观念,一个原则,用暴力证明他的逻辑——即“他的外孙>>>>美国/总统/政府/一切权威”。换言之,通过以一人之力和白宫大战三百回合只为一张自拍,他将自己的价值观凌驾于一切普世价值观之上,并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让所有人都慑服。

有一集人吃人的故事讲到,Tommy 小时候被关进了一个Rick创造的完全无害的世界。因为没有任何食物,Tommy就通过向一些虚拟生物植入自己的DNA,食用自己的后代来生存。

大恶魔Morty呼应主线了没错,但正是因为这样的情节发展实在是太像“所有其他动画片”了,可能就,稍稍令人失望吧?

说来倒与中国人自己的《大闹天宫》有点相似之处。

没有绝对无害的世界。因为人类总要生存下去。一直食用后代的Tommy觉得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他的世界有他自己建立的价值观。那如果现在的我们跳脱出来,再看现在的自己,又是什么样的呢?

第八集水准感觉还是比较在线的。

如此一来,本集的主题就很清晰了,并在结尾和副线剧情完成了一次会师——Rick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抢人头无数,终于迫使总统接受了自拍的要求,之后却发现是一场空。外孙早就扔下他走了。而另一边,Jerry却不费吹灰之力,没用任何计谋,单凭傻乎乎的本能就自证了价值——他在Beth心目中的价值——并不靠武力,完全凭真情流露就赢回了一家人。在这里,我不想过多探讨这段剧情的说服力。毕竟建立在“Beth可能是个克隆”的非正常情形下,触发一些没什么说服力,看起来像是作者懒得写的剧情也不是没有可能……总而言之,主线(Rick)和副线(Jerry)剧情互为镜像,又表里一致,最终在Rick扔下枪宣布投降的那一刻如同白纸黑字显现出来:机关算尽,到头来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后来Rick和女儿的对话有一段我觉得很有意思。

----------Update

Rick战胜了他蔑视的权威,将之踩在脚下,却忽然丢失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而Jerry作为一个被几乎是所有东西踩在脚下的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Rick最珍视的东西。这是本剧对Rick的讽刺,对Rick所代表的反·反智主义,反·反科学精神的一次还击吗?我个人认为不是这样的,或者不是非褒即贬那么简单。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1

心态崩了好几天,昨天连看了四集R&M试图治愈一下,但挡不住继续崩。也想找个Dr.Wong大哭一通(大概又要跟她讲我的童年,我的人格blablabla......但是最终又说不到点上。我只会说不好、不好、不好,反正就是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连看个动画片我都在想,完了,我就是Rick所鄙视的那种人,他如此具备“智性优越”,即使变成一根腌黄瓜都能够主宰一切。但我却永远不会是一个所谓的“主角”。

RaM前三季的剧情,与其说将Rick作为聪明人的代表,将Jerry作为蠢蛋的代表,不如说是将两人放在“求知”与“无知且安于无知”这一轴系的两极。每次Rick赢得某一章回的胜利,而Jerry成为某一章回的笑柄时,作品在宣传的并不是单纯的智商碾压的精英主义思想,而是号召人们去求知——摒弃一种安于现状,受到经验与成见局限,人云亦云的思考方式,去积极地,像一个孩子一样地求知。尊重真相而非表象,打破悠然自得的熟悉的环境,进入危险的处女地,探索未知的领域——这才是Rick和Morty冒险的意义。

这让我联想到工业革命后爆发式的人口增长和马克思所说,资本背后的压迫和血汗。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写的《人类简史》里有个关于农业革命的论点。农业革命的标志是人类"驯化"了小麦。它在历史上一直被看作人类文明的一个转折点,其中一个原因是人口在历史上第一次有了大增长。赫拉利提到,这其实是一个小麦“驯化”人类的过程。比人口增长更快的的是小麦数量的增长。小麦有了舒适的生长环境,因为人类会定期地浇水和除草。而人类却有了比原始采集社会更多的工作量,以及伴随着长期弯腰耕作的脊椎病。历史上每一次革命都是如此。更多的人口,更多地工作量。也就是说,革命的意义在于,让更多的人,以更糟的方式生存下去。

最近刚看了《天鹅绒金矿》,Brian很美,但我反而对贝尔演的记者印象更深,他佝偻着身子在老旧的电视机前指着Brian slade说:“那就是我,我就是这么想的!” 他在人群中时总显得衣着土气、举止不自然,却还要环顾四周观察他人的反应。他是多么像我,只会repost,对着虚假的人物自我投射并且高潮一番:“对!对!这就是我本人!我就是这么想的!”——总是如此执着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事实上,这只是缺乏关注与“我执”到达了病态的程度......

然而生活并非全都是冒险。就像求知——即便是一个人非常重要,珍贵的特质——却不是全部特质。在任何二元的轴系上,人都是在两头来回奔波的。就像道家所谓阴阳调和的理论。Rick和Jerry在很多方面都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Rick乐于冒险,Jerry安于现状;Rick叛逆而Jerry驯顺;Rick受到压制第一反应是攻击和反抗,Jerry第一反应是投降和保命……在第三季第一集中,Rick的这些素质让他赢回了自己的家人。(无论怎么扯皮,Rick在季初赢得家人的心的原因仍是先前的自我牺牲和天才的自救行动。这二者虽然是截然相反的两个过程,本质却都是英雄主义的。可以说,与Jerry缩头乌龟式的人生哲学的第一次对垒,是Rick的英雄主义获胜了。)然而在最后一集中,正是同样的素质让他又输了个精光。

Rick说宇宙以平庸的人为食,让我想起了资本积累的过程。资本巨头的兴起伴随着无数平庸者的牺牲。这部剧用“吃人”将其形象化了。

虚无主义——听起来像是某种“西方资产阶级的大毒草”。但是,我想后现代注定是虚无的吧——就像第二集Rick在废土用能源供应创造出的世界一样,足以把最铁血的野兽变成沙发土豆——这点在文学和艺术中早有先声,而现在就连动画片都开始传递哲学观念了,就此而言,它或许从来不算是完全的虚无。

我想,这就是本集传达的意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切都是在不停转化和变换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永远赢下去。慧极必伤,强极则辱。第二季的结尾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轰轰烈烈的悲剧悬念。而第三季的结尾,悲剧却是无声的。最终,Rick不得不戴上一定小丑似的愚蠢小帽,扯一个他本不屑的谎言,向一个他最为蔑视的权威寻求和解。

Rick将聪明定为胜者的特点,让我感觉这是个偏高的要求。能决定命运的聪明或许是少数。主角Rick只有“一个”。而现实社会中,资本带来的收益远比劳动带来的收益大。

斗胆分析一下Rick的人物形象。叙事学认为角色的功能是有限的,甚至细分之下只有31种。R&M中无疑有许多原型,比如Morty和Summer的家庭组成与一部老动画《拽妹戴薇儿》很相似——强势的母亲、失业且神经大条的父亲;而姐姐Summer则是一个情绪化、缺乏理智、时常需要保护的的“女性符号”;主人公Rick无疑可以对应入“英雄”这一角色功能,他和Morty的互动模式还有点像堂吉柯德和桑丘,所谓“英雄与傻瓜”的组合,只是此处的英雄被加入了后现代独有的反英雄色彩。在寻常模式之下,观众总是期待“英雄”的“不近人情”在与“傻瓜”的交互中被软化、逐渐“习得人性”,然而在R&M中,这种期待一再落空,构成了非常新鲜的效果。比如在讽刺漫威DC电影的第四集,Rick一段酒后表白让Morty热泪盈眶,实际上却是......(省略剧透)。然而即便Rick一再申明,观众还是期待他对亲人有着“忸怩而隐秘的爱”,这种“期待—落空—依然期待”的模式无疑丰富了情感的层次,显然创作人员们也乐于不断地玩这个“梗”,就像第一集中Rick以一己之力推翻联邦政府,嘴上却偏要说自己是为了麦乐鸡的蘸酱。(虽然我认为他还是不在乎任何事物比较符合人设,但口嫌体直其实更有萌点吧?)

“人生的悲剧不在于美丽的事物夭亡,而在于变老,变得下贱。”——有所不同的是,在这个故事中,我们的主角自己选择了“下贱”。他选择做出在曾经的自己眼里是下贱的妥协,为了留在家人身边。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2

有的人认为Rick作为一个对一切都不在乎,坚称没有一样东西是特别的,因此没有一件事物有意义的虚无主义者,这一集是Rick角色的一个重大进步——认识到有些事物是有意义的,并为此做出努力——这或许是一种解读,但我认为过于表面了。Rick是一个虚无主义者吗?或许吧。但他真的认为一切都没有意义,也不重要吗?答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从第一季开始,剧情就无时无刻不在反映他言行的不一致:他杀死猥亵外孙的犯人,舍命救过外孙,在和老情人欢度春宵的时候也会关心外孙们的安全,更不必说被老情人拒绝后自杀未遂。他为家人进过监狱,又为了和家人重聚而越狱。即使为了规避家庭心理咨询而把自己变成一根黄瓜,事后却还是以黄瓜的身份参加了心理咨询。

如果世界全是自己,那应该不会有交流障碍,和现在社会中人们的观念冲突了吧?

两组典型父母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Rick是否关心自己的家人,这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问题在于他何时会面对这一点,并不为此感到伤心或羞耻。如果说这一集对于角色的塑造有何质的飞跃,那就是Rick终于被迫面对“他在乎”的事实。

《瑞克与莫蒂》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Rick的口头禅wublub dubda无疑也包含着这种“忸怩而隐秘”的态度,一边大笑着说毫无所谓,一边高呼着“我好痛苦,谁来救救我”。他可以说是放浪形骸近乎于魏晋风度——而鲁迅对魏晋风度的分析是“不平之极,无计可施,太爱名教,激而不从名教”,那么Rick可否也被理解为是“太爱世界而故意不在乎世界”?就像所有“智性优越”的存在一样,虽然Rick是动画片里的人物,但他显然比其余所有人看得更深远,他多次清楚表明自己处在“this season”“this show”当中,他的眼前有无限展开的宇宙,但无非都是创造者玩弄的剧情而已。就像我们面对自己的生活时,仿佛感慨造物的无常,忧虑与恐惧才能通向我们唯一的存在……Rick的wublub dubda是一种存在主义的痛苦,在第二季中他的自杀更是一个证明,毕竟加缪也说“只有自杀是唯一严肃的哲学问题。”

有趣的是,他的家人却都不在乎了。

在一个由来自各个时空,讨厌政府的Rick和Morty组成的世界中,现代社会的问题依然存在。

Rick的痛苦来自于自我存在的极端性与他不得不面对的作为人的有限性。说起来似乎很轻松——仿佛他和我们一样,被摆到了身不由己的天平两端,然而事实上还是所去甚远。平凡人所面对的痛苦就像心理诊疗的医生所提到的那样,是破坏与修复、或明明可以吃饭却忍不住去吃屎的痛苦。Rick作为一个创造者、一个超凡者自然不会重视这一些,此时的优越性反而成了他的局限性,他就是医生口中那种“宁愿去死也不愿做这些”(修复)的人,但不屑一顾的态度并不表示他就能逃过生活的网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尽挹西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大工厂的工人还在麻木的劳作,用精致的广告散播关于“简单生活”的谎言;Morty被看作下等人的种族,被派去培训学校,穿着统一的制服,找到一个Rick主人是他们一生的目标;来自Morty种族的政客高呼“人人平等”的口号,夺权后立马换成专制残忍的政客嘴脸...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3

人与人间的差异远大于种族差异。混乱的Morty贫民窟有美好而简单的梦想,受过良好教育的Morty警察却滥用权力。又被压迫的工人Rick,残忍的资本家Rick,也有善良的警察Rick。

第三季开始的Rick本人一直是主线C-137,第一集的走向甚至有点混乱,C-137直捣Rick们的大本营并把他们剿杀,Morty还评价他为“最Rick的Rick”——这好像反而有点、不再那么虚无了?C-137为什么可以从众Rick中脱离出来?这不算是落入个人英雄主义的窠臼吗?也许主创也绷不住了,还是要去面对人作为个体“独一无二”的存在,尽管这种存在既是祝福也是诅咒。

人们被阶层分化了,开始自相残杀。

或许等哪天人类都能把意识上传云端,每天供应99999倍的多巴胺,我们就不用再受困于存在与虚无的这堆破事了吧。很希望Rick在C-137搞一个这样的发明,无论主角配角,大家一起get schwifty(⁎⁍̴̛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八千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刚开始看这部剧的时候感觉很不适。因为里面科技已经发展到了可以无障碍改造人类的地步。人类和记起已经没有明显的界限。血腥变得平常而坦然。

奇怪的是我在吃完了我的晚餐外卖后就无障碍地看了下去。可能这就是人类对科技的适应能力吧(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动漫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我爱瑞克老头砸,悲伤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