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黃飛鴻到李鴻章,意淫到登峰造極

這種畫風的製作成本是比較低的,比起一些高質量的動畫來說。

       隨著我責任感的增強,很多事情處理起來就不會被困難所嚇到,面對很多人就沒有過往那種強烈的區別心。很多承諾自己通過努力一點點做到時,心裡生發出很多的希望與力量,對自己和他人的抱怨和愧疚就少了太多太多,隨之心靈也更加自由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厓山之後無中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奇門遁甲》的宣傳稿裏,提到《清明上河圖》的散點透視,還有所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以區別西方講故事的視角與具體的模式。我覺得現階段,根本就遠沒有到去爭論孰優孰劣的層面,倒不如學黨國的一貫做法,至少分個兩步走,把中國最喜聞樂見的一些故事,都真真正正的用西方講故事的方式去講一遍,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再看有沒有可能“散點透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月光下,遗忘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記得在課程中無數次講到責任者與受害者的行為模式區別,每次寫受害者模式很快就一滿張了,而責任者行為模式寫的就慢的多。這就是社會真相,從小缺乏負責任的經驗教育,而更多時候只論對錯,根本就不會引導孩子負責任的去面對事件,所以一代又一代的責任感缺失,導致現在社會風氣渾濁不堪,甚至認為負責任要受到傷害,所以索性不負責任。

不得不說,韓國電影這兩年的質量在下降。這部期待了很久的鄭雨盛和郭度沅兩位大咖聯手的《鐵雨》卻是一部意淫到一定境界的大作。其意淫程度讓我想起2006年兩部立意完全相反,意淫程度卻堪稱雙生兒的日本電影《日本沉沒》和《日本以外全部沉沒》。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說畫面質量,每個人物面部處理都一樣,比韓國還韓國,人物形象細節就像拼接起來的一樣,看起來很假,編劇的文學水平也沒有足以能刻畫耽美這意境的程度,劇情和畫面我都是差評。

【盛世贏家林珊-用生命點燃生命的氣質女人!第669天】

電影裡的小女孩是個亮點,不僅是她的表演,還有導演似乎在暗示如果她代表的是北朝鮮的下一代 ,那麼朝鮮並非沒有希望。

      之前的香港電影當然是個江湖,幾乎沒人管。如今“好”日子一去不回頭,徐克,周星馳等導演和後生晚輩面臨的問題,本質也沒有區別,只是起點不一樣,畢竟有“光輝”的履歷擺在那邊。面臨的問題,當然就是如何在很多挈肘的前提下,保持水準,甚至更上一層樓。

二維《霧山五行》《刺客伍六七》我都覺得比它強,更別說日本的一些電影級別的二維動畫,差兩個等級以上。

       直到今天突然在看到[責任感]   這一章節時,我與贏家文化中“為生命質量負責”    聯繫起來,才看到問題的真正核心。之所以那麼愛掉進情緒裡當受害者,就是因為不為自己的生命質量負責!每一次抱怨就是在一次次降低自己的生命品質,不為生命質量負責!

意淫的最高境界不是想象自己有多行,而是承認自己有多不行。“分裂國家本身不是罪行,利用分裂的人才是罪人”,這種狗屁不通的政治哲言如果不是當下韓國的“政治正確”,那麼只能是一種高級黑了。把現任總統描述成一個渴望統一的戰爭狂徒,而候任總統則是一個主張用對話維持分裂狀態的韓國人的英雄。雖然從現實的國際政治格局看,朝鮮半島的分裂對美、日、中以及當事國北朝鮮和南韓來說都是好事,但是從韓國人口中說出“分裂才是有利於維護和平”這句話感覺太奇怪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徐克,周星馳等等導演,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思維方式都是跟上述的,背道而馳,誇張點說,甚至跟臺灣的侯孝賢等導演也沒有本質的區別。如果用武俠的語言來說,即使退一萬步,把西方思維比作九陰真經。因為一些原因,郭靖看不上九陰真經,但你也得先學會,再捨棄,以求達到更上一層的功力與修為。

       走進贏家高級班后,十心十禁中“不說不做讓良心受苦的話和事。”就變成了我的座右銘!之所以我如此信奉,就是曾經說了太多不想說的話做了太多不願意做的事,違背自己的良心太多次!而我除了抱怨指責卻不願意去看問題的根源!

我一直認為韓國人的曆史觀是有問題的,不光是在對待別國的歷史,他們對待本國歷史甚至是面對當代史都無法客觀地去理解。不知道這究竟是自大過了頭還是自卑過了頭。

      倘若想不經過系統的思維(我覺得這其實也不應該分東西方),而直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達到所謂的“散點透視”,想到哪說到哪,想到什麼就是什麼,一路想一路丟,無異於是一種“大躍進”。這即便對於傳說中頗具天賦的徐克,周星馳等導演來說,也是不夠格的。

        贏家哲學:不與人爭不與鬥,做最好的自己,為生命質量負責,成為生命的贏家!

從金三胖在開城工業園區被政變部隊襲擊到韓國接收他並幫助治療,最後用他換來了朝鮮一半的核武器,這條故事主線告訴大家活著的金三胖才是朝鮮半島穩定的希望,躺著的金三胖也能成就個人英雄主義。也難怪鄭雨盛和郭度沅兩個人完全不來電,事實上根本沒他倆什麼事兒,換任何人都能做他倆做的事情。

      其實保持水準也是個偽命題,因為不進,就只能是退。於是3D,特效,更快更高更強,甚至那種有點不知所謂的暗黑,暴力“美”學,都成了賴以“提高”的手段,但顯然效果並不理想。因為關鍵還是思維方式的問題。

      直到通過這些年在贏家的沉澱,看到一個又一個生命被喚醒,我才真正體會到責任感對每個生命的重要性!而負責任絕非一個概念,也絕非講出來的,而是用行動做出來的!正如兩位先生身體力行的在踐行贏家文化,負責任面對每一個生命,才喚醒一批又一批人願意為生命質量負責!我很幸運是其中一員,也更加榮耀的是我也在不斷增加責任感的銘印,成為見證贏家成長的骨灰級的教練。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更重要的是,正因為有了系統,所以才有可能像美國電影一樣不斷的升級,而不會像周星馳導演那樣,覺得絞盡腦汁,才能有一點碎片式的提高,也不會像徐克導演那樣必須用3D,特效,威亞吊得更高,跟頭翻得更多,來達到極有限的提高,這不僅是政治回歸所造成的問題,而恰恰一直存在於電影思維方式本身。

《獅王爭霸》中最“俠義”的一幕,當屬賽後黃師父慷慨陳詞後,把金牌扔回給了李鴻章。但有時想來,此舉也不免有“偽善”的一面。當然不只是說你行你上,黃師父要是成了黃中堂,糊窗戶紙未必比李合肥瀟灑俐落。而是整個大環境,還有思維方式的問題,從後者來說,飛鴻和鴻章沒有本質的區別。

      《奇門遁甲》裏有無數的點,有一些確實有一些趣味在,但都是散的。徐克導演自然也想跟傳統的像蜀山故事這樣的,有所不同,但也正因為這樣有意識的偏離,就更加不成系統。老外的故事,應該要求裏面所有的元素,都是圍繞在一條思路上的,當然這跟圍繞在某某人身邊,並不是一回事。同時更重要的是,整個系統是自我封閉,用中國的老話來說是自成一片天地,絕不容許一個例外。事先想好任何可能的鑽空子,小算盤,然後盡可能的堵住一切漏洞。雖然這世上不可能有完美的系統,就如同應該不會有完美犯罪一樣,但系統的設計者,或者說故事的講述者,必須在事先盡一切手段,做到“完美”無缺,而不是煞有介事的去追求那種所謂的大成若缺。當然這裏說的完美,也跟現在已經很氾濫的所謂完美主義者的完美,不是一回事。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动漫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從黃飛鴻到李鴻章,意淫到登峰造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