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一个人的英雄

那个时候,Anorld还年轻,无论动作、眼神,都不单单是一种硬汉的形象,而是带着一些智慧,机敏,一点幽默,虽然还没有现在作为州长的领导风范,不过英雄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首先得对那些犹豫着要不要破费着几十元去电影院看金刚变形的朋友们负责任的说,这部片子还是十分适合在影院观看的,换句话说,如果你想等过一段时间把它下载下来在电脑上享受这场视觉盛宴并窃以为此举省钱省力而且没错过什么精彩镜头,那你可真是想错了。反正我是相当的享受在影院里看电影的这个过程:身处一片黑暗中,只有一块巨大的银幕闪着光芒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再配上笼罩着你的振人心魄的音响效果,这些都是在寝室的电脑上不可能模拟出来的。再换句话说,这部片子除了能在影院里给你令人难忘的特效震撼后也就不剩什么了。

小时候看电影,评价标准一般只有三个字“打不打?”在那个年少懵懂的年代,动作涵盖了我对所有剧情的评价,八十年代的武打片,不管动作如何,音效一定要跟得上,以至于现在我出手之前都要大吼一声,以显示打击效果的强烈。看武侠片一定不可错过拔刀相向,看战争片一定要等到红军战士漫山遍野冲下枪声蜂起才能叫好,否则便算是外行,即使是小孩,也有小小的自尊,谁也不想被伙伴看不起。二十五集的西游记,我至少看了二十五遍,总在孙悟空挥棒时不失时机地喝彩,现在想想也真是难为我当时怎么忍过来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把打不打作为影片好不好看的标准了,看了许多的片子渐渐感觉到打并不是动作片的最终目的,充其量只是手段,或者说是这一片种的一个显著特征,大凡动作片的结尾都要有一个升华,这个升华可以是多个方面的,或者情感,或者价值观,一部动作片的好坏端赖这一段升华,升华处理得好,会催人泪下,处理得不好,前边打得再精彩也难免堕为烂片。
       国内娱乐圈吃武打这口饭的影星不少,风头正健者实不过寥寥数人,屈指可数。成龙大哥玩的是真功夫,在升华这块做的最弱,喜剧成分过浓其实也不大利于升华,这种杂耍式的风格自有其市场,近年成龙的电影开始向形而上靠拢,慢慢体现一些普世关怀的东西,对喜欢深度的观众是个好消息,不过也许会少些热闹。李连杰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明星,动作干脆利落,很具观赏性,他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对中国古典哲学想必也有一定造诣,《霍元甲》是部不错的片子,尽管有些头重脚轻,但在感情还有价值升华上做的还是很用心的,也许有些过了,但不失为一次有益的尝试。
真正让我动心的是甄子丹这两年的两部片子:《叶问1》《叶问2》对比这两部片子不难发现,2比1进步的不是一星半点,导演叶伟信称2中的甄子丹比1中更加叶问,并非过誉。1中的叶问太看重打的功夫,许多桥段被多次引用,叶问的话,叶问的动作,都成为模仿的对象,1中的叶问是一个不败的存在,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含蓄,内敛,沉静而有深度,待人温和而不乏原则,这样一个完美的叶问,在日本人面前大大长了国民的志气,然而,尽管1中的叶问集诸多美德于一身,代表观众心目中一个完美的英雄,但他仍未逃离一介武夫的角色定位,他打的越漂亮,这种荒谬感就越强烈:我心目中的英雄其实是一个不可击败的武夫。
      《叶问2》则打破了1的英雄主义逻辑,尽管结尾时的叶问被打的跟个猪头一样,但绝不妨碍他在我心中形象的完美,这个叶问更加真实,其实打是为了不打,他打了那么久只是为了说出最后那短短的几句话,简单而朴素的几句话,才是真正的催泪弹,如同一颗子弹,准确地击中每一个观赏者的心房,这就是叶问,一个真实的叶问,一向自诩坚强的我,心理防线瞬间崩溃,眼泪夺眶而出,“完了,谢谢,我想回家了。”叶问,我也为你鼓掌。

《真实的谎言》是由詹姆斯·卡梅伦导演,阿诺德、施瓦辛格主演的一部典型的美国大片。这部影片于19xx年上映,后被选入人生必看的50部经典电影,虽然是一部商业片,却不乏动人之处。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哈里·塔斯克尔的美国特工身上,这位代号“欧米茄”的国家特工精通六种语言,能操纵多种高技能间谍手段。出于国家安全的需要,结婚xx年来,哈里一直向妻子海伦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哈里正受命调查着一宗某阿拉伯恐怖主义组织策划的走私核武器案件,可海伦却以为他是个总是出差的电脑操作员,对他平凡的工作和老实巴交的态度有些厌烦。就在这时,海伦遇到了一个叫西蒙的男人,这个男人自称“间谍”,编造了一系列浪漫刺激的故事来引诱海伦。可怜海伦守着家里的真间谍,却为一个冒牌货而心旌摇动?? 哈里发现了海伦的秘密,在搭档吉普的帮助下,他化装成恐怖分子与妻子玩起了间谍游戏,同时利用自己的间谍手段让西蒙丑态百出。天有不测风云,一伙真的恐怖分子的到来把谎言变成了真实,夫妻双双被绑架到了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上,在那里,他们终于卸下了各自的伪装,坦诚相对??枪战、爆破、激烈的打斗,惊险的飞行??夫妻俩虽经生死离别,但终戮力同心,消灭了恐怖分子。二人为世界赢得了和平安宁,更为自己赢来了相知相许。 那个时候,Anorld还年轻,无论动作、眼神,都不单单是一个“硬汉”形象,一种格式化的符号,而是带着一些智慧,一点幽默,是一个血肉丰满的英雄。情节简单但紧凑,场面恢宏却精致,典型的好莱坞动作片,典型的美国式个人英雄主义。但这部片子最令我感动的,恰恰是这种为人诟病的个人英雄主义。也许有人会说,主人公身份为国家特工,却如此无视组织纪律,滥用职权,把国家间谍手段当做儿戏,随意改变作战计划,忽视上级命令,不顾同伴安危,让妻子牵涉国家机密??可是我却觉得,主人公哈里在做任何事时实际上却极有分寸,他在与妻子和西蒙的周旋中从来未泄露半点机密,在执行任务时大胆创新,临危不乱,是个真正的英雄。 不管我们愿不愿承认,英雄从来都是一个人。不说秦皇汉武之孤,霸王垓下之痛,单就是从影片中间谍这个角度来看,英雄,总还是一个人的英雄。隐藏身份,隐藏自我。这是间谍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每个间谍孤独的宿命。现实中的间谍工作是十分枯燥乏味的,他们只能一个人默默忍受。每天扮演着一个角色去面对自己的邻居,面对自己的亲朋,甚至面对自己的妻儿。这就是影片开头所给出的,也是最常见的间谍生活。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做着这样的,一个人的英雄。 或者也有特殊,二战时期,我们熟知的作家海明威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德国潜艇潜伏的海域做间谍侦查,他每日化装成当地渔民与一群老水手驾着小渔船捕鱼,实则探查德国潜艇的数量及位置。在那一年的漫长时光中,海明威成功传回了大量情报,根据这些情报,美国曾两次掌握作战先机,给德国海军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二战结束后,海明威依然定居海滨,根据自己那一段间谍经历,他写下了举世闻名的《老人与海》。看过他的作品,掩卷叹息后,谁能不承认,他是一个人的英雄? 至于“个人英雄”们常常不按常理的“怪诞”行为,我也并不认为应该遭到贬斥。大家都知道,著名的007系列的作者,英国作家伊恩·弗莱明以前就是个间谍,大男孩一般的詹姆斯·邦德形象虽然有许多夸张之处,但还是能看见不少作者过去的影子。有一则真实的故事,伊恩·弗莱明做间谍时,曾参与了一次国家间谍培训,学员们被要求把一个手提箱式的定时炸弹放入一家守卫森严的煤炭厂中。大家花样百出,甚至有人藏身于卡车中的煤堆内,却都没有成功。弗莱明看到这种情况,表示这实在是简单,并为学员们做了一次示范:他打 扮得衣冠楚楚,先是在入口把警卫们大骂了一通,要求见煤厂的老板,又是嫌经理出来的太慢,自己要赶着开会??他把所有“敌人”都吓得唯唯诺诺,然后——成功地把那个手提箱留在了工厂的贵宾室里。请不要怀疑,这是真的,伊恩·弗莱明就是这样完成了他一个人的英雄壮举。 所以说,那些英雄故事也并不完全是虚构,个人英雄主义有它的可取之处。想拥有一段传奇人生,我们总要在适当的时候讲点个人英雄主义。请记住,英雄就是你。你就是,一个人的英雄。

那年,我就认识了这个动作巨星,这个英雄丈夫兼父亲。那个时候还小,根本不明白什么叫“真实的谎言”,怎么想也想不通,但还一直在想。直到几年后又翻出这个旧片子看看,上个星期还又重温了一次。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人物形象的塑造,这点也是《变形金刚》的一个薄弱环节,没有很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有的话也大多是配角,为什么不好好表现一下大家伙们的性格特点呢。所有变形金刚的台词都简单的可以,不是自报家门就是讲述来龙去脉,一个个的都超没特点,到最后打成一团都分不清谁是谁了。最莫名的就是擎天柱那善良的发昏的心理,兄弟被人绳子捆着吊起来打,自己却躲在桥洞下安慰其他的同志们。看起来是善良,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政治阴谋,该不是早就想除了大黄蜂,所以派他去卧底最后被搞定了就教育其他同志说大黄蜂是为人民而牺牲的我们要记住他。总之就是太简单了,而且没有情节的依托,人物的性格也展现不出了,其实我们想想影片里各类人物都有,迈克尔·贝当然十分清楚这样一部电影需要什么样的角色。但是由于只是为了存在而存在所以个个都显得单薄,你要讲他们的故事他们才会鲜活起来不是,光在那里硬汉装硬,丑角搞笑,美女扮靓有什么意思。人物不嫌多,想想《空中监狱》,人多不多,哪一个不是生动鲜活的形象,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故事,只要是小小的和情节有关的故事就可以打造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不过至今还有一个牵挂。就是片子当中的那一段Tango的舞曲,小提琴弹奏的,我在《辛德勒的名单》中也有听到过,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是哪首曲子,是打动人心的那种调调。

现在流行一种论调说特效大片就是要看特效,你批评它剧情薄弱就是在装逼挑刺显自己有水平。但我还是想顶风而上,因为我实在是觉得戏剧冲突和情节的节奏性对于动作片来说尤其的重要,因为动作特效卖点而 放弃观赏这些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我们都知道好莱坞的动作电影都是有一定的拍摄模式的,要有合适的正反对立的两方,要有友情爱情尤其是不可或缺的幽默元素,要有英雄硬汉丑角外加愣头青,每隔多少分钟加一场动作戏,哪场大哪场小这些都是有惯例可循的,迈克尔·贝正是个中高手,The Rock的便是一部可作这方面教科书的片子。当然你可以说《变形金刚》也都包含这些元素啊,但是这些是要用心去做的,显然《变形金刚》里这些东西的地位可不怎么样,它们只是应该出现在片子里所以它们就出现了,而这对于一部优秀的动作电影是远远不够的。

这部片子属于纯粹的商业运作出来的动作片,情节比较简单,不过很紧凑,有看头。现在仔细捉摸,还可以看出很多制作方面的细致。尤其是最后,他将挂在飞弹上的恐怖分子发射出去的一个瞬间,可以看到飞弹上悬挂的人,由于速度和空气的作用,向后飘了起来,蛮爽的。

实在是记不清上次进电影院是什么时候了,八成还是中学时跟着学校安排一起看什么教育片子吧。作为一个电影爱好者,这种对我国电影院线发展如此的冷漠不支持的态度实在是不应该。趁着《变形金刚》热映,7月14号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为这部电影的票房做了微不足道的价值45元的贡献,享受了一把视听盛宴,也算是度过了一个相当有趣的周末。

《真实的谎言》在影院上映的那个时候,我记得应该是国内刚刚开始从国外引进大片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去电影院,用我在学校买的假期电影票,等到9点外语片场,看到11点左右才回家,这也是我印象中我们全家集体外出消遣,回家最晚的一次,除了除夕期间。

反观《变形金刚》的情节设置,它在戏剧冲突的递进上显得十分的差劲,实际上我并没有看到这个递进的过程,大战的爆发还不是擎天柱、威震天阵营一个个站成一排各报家门然后挥拳开打,这要是还拿游戏作比的话只能算一款格斗游戏了。反正大家不就是想看他们打架么,前面各位就使劲的闹笑话讲段子就行了,到最后站好边开打就是了。其实这片子还是有希望做成一个悬疑类的情节,经历一个误解到了解的过程也蛮好的,谁知就照这条路线演了好一阵子到最后突然间就冰释前嫌并肩作战了,估计是时间差不多了吧。

在这些元素里,情节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好的故事设计营造出的影片的节奏感是动作片是否好看的关键因素,在情节的内在张力驱使下推动影片的戏剧冲突逐步升级,在这样的架构下发生的追逐打斗爆炸场景才会显得尤其的扣人心弦,紧张刺激。在这方面最简单有效的手段便是“deadline”,比如生死时速、勇闯夺命岛等等都是采用这种设计,随着时间的迫近观者越来越期待看到最后的结局,这时每一场动作戏都被添上了附加的精彩。不用“deadline”当然也可以,虎胆龙威在情节结构上最是精巧,麦克莱恩为了解救他那倒霉的妻子而不遗余力,却往往陷入无人相助的境地只好孤军作战,就像电脑游戏的主角一样过关斩将还得解密推理,甚是好看。

由于想起了许多经典的动作片,想说的还有很多,但是怕语言混乱想哪儿说哪儿最后毁了全文所以还是就此打住吧。其实迈克尔·贝还是很明白大家想看什么,他应该拍些什么的。就像我提到的动作片元素电影里样样俱全,动作场景出现的时间也相当的专业 ,他的飙车戏还是那么精彩好看,最后的大战轰轰烈烈的堪称史上最佳特效。我为他花的这份钱我仍不觉得亏,但是想起以他为代表的动作片大潮早已一去不复返,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遗憾。还好近年波恩再寻自我,麦克莱恩又战江湖,希望总还是在的。

最后说说幽默元素吧,大家可能以为这方面《变形金刚》做的够好了吧,我不认为是这样。还是老话,幽默要揉在情节里,是要用于充分体现英雄的性格的。《真实的谎言》《虎胆龙威》《勇闯夺命岛》哪一个里的笑话不是活灵活现的,像《真实的谎言》里骑马追摩托一段,从头到尾都很搞笑,但它是嵌在追逐戏里的,搞笑的同时也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并且有助有塑造人物形象。《变形金刚》里的搞笑太孤立了,很多人物就是为了逗乐子才出现的,讲完段子就没了。好的动作片幽默是要在惊险刺激之余让观众会心一笑,而不是嘻嘻哈哈笑了半天突然想起来老子不是来看变形金刚的么刚才这算什么东西。

我算不上一个变形金刚fan,所以我不会大叫过瘾或者大呼失望,但我是很怀念90年代好莱坞动作片的黄金年代,勇闯夺命岛空中监狱真实谎言虎胆龙威终结者碟中谍生死时速……这些都是我中学时代相当喜爱有些甚至反复观看的片子。虽然我知道那种类型的经典动作片现在已经很难再被拍摄出来了,迈克尔·贝的名头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号召力的,可惜的是这位大导显然是花了太多心思在特效上,电影的其他部分基本就是按照好莱坞的经典公式自动生成的一样。情节的薄弱和人物形象塑造的乏力使得电影的可观性大打折扣。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变形金刚,一个人的英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