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国内进影院看的人太少了,台湾抗战片是文

中间查了一下真正的历史。这部史诗级电影,在真实历史中不过是很小规模的一次反抗‘事件’,日方伤亡200人左右,平民就130多,甚至还有孩子,日军只有20人,伪军30多。

1、雾社事件,134名日本平民被屠杀,其中不少是儿童,仅在雾社公学校长宿舍就有36名儿童被屠杀,这些原住民比日本人还日本人。

面对所谓文明的入侵,原住民部族拿起武器用生命和热血捍卫家园,用暴力迎接“文明”,来自台湾的战争史诗《赛德克•巴莱》让人想起了《阿凡达》,区别是后者驾着科幻的飞车驶向了电影技术的巅峰,而后者则赤着臂膀光着脚丫飞奔在青山绿水间,用一场同归于尽的反殖民战役,也给台湾电影乃至整体华语电影开创了一种全新概念的战争大片。

        本来计划上个周末就观赏本片,但临时有事耽搁了。晚上没有场次,白天又要上班,只好拖到今天才进影城观赏了口碑绝佳的《赛德克巴莱》。
     终于没有辜负自己的期待,真正的史诗巨片。和本片相比,好莱坞的《异形战场》《诸神之怒》之类的视觉大片简直就是小儿科的童话,即使老谋子的《十三钗》,个人认为也应该甘拜下风。想不到小小的台湾竟能拍出规模如此宏大的电影作品,真让国内导演们汗颜。
   “如果你的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见我野蛮的骄傲。”
   “你拿年轻人的性命换这图腾(信仰),可你拿什么来换他们的生命?”“骄傲。”
 在明知起义即死亡的前提下仍然揭竿而起,这就是“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最完美的诠释。
    我们当今社会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血性和骄傲,成为了谁都能骑在头上屙屎拉尿的绵羊。
  许多人把本片归类于抗日片,其实本片并不是纯粹的传统意义上的抗日片。导演魏德圣除了颂扬赛德克人争取自由维护尊严视死如归反抗暴政之外,他同时还探讨了人与人之间、不同种族之间、不同文明之间应该如何增进理解如何互相尊重怎样避免流血战争的历史悲剧重演等人性化的问题。这主要因为导演魏德圣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人文主义者,如同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表达的既认可人民对暴政的反抗(赛德克人的起义)又不认同革命的暴力和革命的破坏性(赛德克人对日本妇孺的杀戮)一样。
    个人感觉 片子最悲壮的场面是赛德克妇孺自发上吊自尽的桥段,最揪心的场面是花冈一郎亲手杀死妻子孩子的镜头,最血脉喷张的场面当然是赛德克人血战痛击日军的情景。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    本片拥有恢弘的战争场面、卓越的视觉效果、深刻的主题和绝佳的口碑,可惜国内大部分观众就是不买账不肯进影院观赏这难得一见的战争史诗巨片,而好莱坞随便一部二流甚至三流的娱乐大片票房就能轻松破亿,可见国内观众整体上的观影习惯之弊端。趁着大地影城还没有下档本片,真心希望更多的观众能走进影城欣赏本片,当然对战争片历史片动作片根本不感冒的朋友还是算了吧,以免看后后悔。
    还有就是提醒粗心的家长最好不要带10岁以下的儿童进影城观看本片,你不怕提着头颅乱晃悠的镜头吓得孩子晚上做恶梦吗?

而原住民这边倒是十分惨烈的,战争中死了80多,被飞机轰了100多,妇孺因为男人战争无法生存上吊自杀了296,甚至被伪军‘味方蕃’猎首都有87个。
而在电影里看来,蕃民身手如特种部队般远胜日军,在这一点上 艺术创作夸大自己作战能力 概莫能外,只是我们之前的作品 程度更甚。

2、雾社事件,原住民和日军交火,日本陆军22人战死,警察 部门6人战死,电影里原住民神勇,被杀的日军远比28人多,如果是大陆拍摄的话,这叫做洗脑片。

这是一部充斥着暴力和精神对抗的影片,散发着台湾电影多年未见的自信和霸气,这股气势一半来自于赛德克族的英勇事迹,另一半来自魏德圣潜心多年的酝酿,坚定的创作理念和高超的叙事技巧被一触而发,形成大气磅礴的史诗气质。影片拥有太多极具冲击力的视听情景,原住民在丛林中的围猎和争斗,赤祼的躯体在林间、河水、乱石中展示出发自原始和野性的力量,古老而空灵的歌谣则源自生生不息的原住文明。而影片后期赛德克人在山中女人悬绳自尽,男人与日军血战到底的场面,以及层出不穷的砍头场景,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观众的感官。

附:
       雾社事件是发生于1930年日治台湾的原住民抗暴及出草行动(出草是台湾原住民猎人头习俗(猎首)的别称,就是攻击他人,将该人之头颅割下的行为,与祭祖的人牲有关)。地点在台中州能高郡雾社(今属南投县仁爱乡)。事件是由于当地赛德克马赫坡等部落,因为不满总督府的压迫而联合起事,在雾社运动会上杀死134名日本人,随即遭到总督府攻讨,原住民牺牲人数近千人,仅次于西来庵事件。为了避免消耗粮食,并且让勇士无后顾之忧和日人对抗,妇女们更带着幼童一起上吊自杀。事件重要人物莫那·鲁道自杀外,参与行动的部落几遭灭族,余生者被强制迁至川中岛(今清流部落)。
       一般被视为事件导火线的,是发生在1930年10月7日的“敬酒风波”:根据日本警方纪录,当时马赫坡社正举行婚宴,适逢当地驻警吉村克己巡查与同僚路过,头目莫那鲁道长子塔达欧·莫那想向吉村敬酒,却被吉村以“讨厌那不洁的筵席而欲加以拒绝,并以警棍敲打塔达欧·莫那敬酒的手,因而引发与族内男子的斗殴,吉村也因此负伤。事后,虽然头目莫那·鲁道亲自率众携酒往吉村处谢罪,但吉村不肯接受道歉,并呈报上级。当时殴警之罪相当之重(讽刺的是,由于吉村在申报书中坚称自己未在纠纷中受伤,郡守与雾社分室的回复公文中仅要求予以口头申诫即可),族人心怀新仇旧恨外,亦深恐日警报复,终而决定起事。
       雾社事件是台湾人日治期间最后一次武装抗日行动。台湾总督府理蕃政策遭到挑战,且于此事件之处理方式遭日本帝国议会强烈质疑,台湾总督石冢英藏与总务长官人见次郎等人遭撤换。多年来,台湾有许多以雾社事件为题材的艺文与影视作品,以纪念这场战役的人们。
      伤亡人数 发动事件之初,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计1,236名,至事件结束后的统计:战死者85名、被飞机轰炸死者137名、炮弹炸死34名、被“味方蕃”袭击队猎首级者87名、自缢身亡者296名、俘虏者265名,另外有约500名原住民投降。
总督府出动包含台湾军司令部、守备队司令部、台北步兵第一联队等等军队,约军人1194员,另外还有警察部队1,306员。根据事后日方战报显示,日本平民遭屠杀134人,受伤215人,陆军阵亡22人战伤25人,警察6人阵亡4人战伤,协助日军的原住民兵勇22员阵亡、19员受伤,随军汉人军夫1人死亡7人受伤。
                                                                                      ———— 摘录自《维基百科》

那么抛离真实历史,来看这部片的艺术成分,确实有着史诗级的样子,这么多场景、大批人群大范围的调动,匹配的音乐。原住民语言和歌曲尤其亮!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里面猎首镜头极多,毫不做作,颇有当年《勇敢的心》之震撼。

3、太平洋战争期间,这些原住民的后代参加了日军组织的“高砂义勇军”,不少被美国鬼畜送靖国神社了。

值得赞扬的是影片在抗日的主题下,仍然从现代人的角度对雾社事件保持了应有的冷静,例如原住民部落之间也有无谓的仇恨和争斗;例如日本人在带来压迫的同时也真的带来了些许文明的秩序;例如赛德克人在猎杀日本军人和男人的同时,也没有放过日本的妇儒;例如戏份很重的角色花冈一郎,一个做了日本民警的赛德克人,始终纠结于自己的双重身份,在帮助族人起义之后选择以日本式剖腹了结生命,这些冷酷的情节,产生对野蛮和文明的辨证式思考,让影片具有了更宽厚的情怀和角度。

4、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北京通州的伪军也干过这种屠杀日本平民的事,史称“通州事件”,但遗憾的是,大陆没有导演会把“通州事件”史诗化。

印象中从没有哪部台湾电影是如此的暴力、野蛮和热血,魏德圣耗费12年时光、7亿新台币打造了一部完全杜绝了小清新的电影,《赛德克》中每一个镜头都散发着野性的魅力,大量触目惊心的砍头、自决镜头,营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台湾电影,为了自由和尊严不惜代价,鱼死网破的决绝和果断,当这种弥漫着强烈死亡气息的重金属风格与台湾原住民纯朴的歌谣和古老的传说结合在一起,《赛德克》穿越了文化和种族的樊篱,成为一部世界级的电影。

5、用看赛德克的心,温习一遍小兵张嘎吧.

在观看影片之前,最好先熟悉一下故事背景,中日签署《马关条约》之后,台湾进入了长达五十年的日本殖民时代,赛德克族首领莫那鲁道遵循祖灵的训示,在忍辱负重三十年之后发动了雾社起义,一千多名部族壮丁奋勇作战,用土枪大刀对抗日军的飞机大炮和毒气弹,最后六百多人战死,两百多人自杀,时隔八十年多年,重提雾社事件这段历史,除了给现代观众见证一段沉痛的历史,同时也在告慰那些逝去的长者,重塑原住部族的不屈灵魂,也是《赛德克•巴莱》在娱乐和电影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意义。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惜国内进影院看的人太少了,台湾抗战片是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