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肾宣誓是什么梗,不要高估姜文

我觉得很好看啊。直男、凌厉、干爽又不乏对女人的爱慕和崇拜,还以为会有很多人喜欢这部剧。

点赞派

看不懂的时候,大家去挖电影细节以及细节背后想要表达出的野心和所指,这些所指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姜文本人所思所想。姜文在接受许知远采访的时候就说了,他自己也是看了解读才知道原来还能这么解读。

一只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右肾,引发的陈年往事

图片 1

影片刚一上映,就悄悄去看了。大致讲了一个男孩身负仇恨离开故土,留洋回来报仇的故事。影片最好看的镜头,莫过于彭于晏披着件女式褂子在北平城的各种屋顶自由裸奔。剧透是不能够的,朦胧点说,电影中有些画面还蛮“昆汀”的,有些梗蛮精彩的,当然梗与梗之间也有平淡难熬的过渡区间,也可能是我期望较高的缘故。总的来说,姜文是个大男孩,他在呈现他想象中的故事,各位看官欣赏不欣赏的来,得看彼此缘浅缘深。

现仅就其中一个梗来说说背后的“故事”,不对,“事故”。

影片中,彭于晏从美国回来,被安排到北平的协和医院入职,入职当天被领到一个展柜,展柜的玻璃瓶里是一个泡在福尔马林的肾,接着院方要求彭于晏当着它宣读入职宣言,男猪脚一脸懵,院方称这个肾是一位名士的,因一次手术失误,错割了好肾,造成事故,故展示此肾,以示警醒。

名士是谁?主刀医生是谁?影响是什么?后续怎么办?

这背后其实是个真实的历史事件。

1926年初,梁启超因尿血症久治不愈,住进北京协和医院,不顾朋友反对,于3月16日做了肾脏切除手术。鉴于梁在社会上的显赫名声,协和医院相当慎重,决定由留学美国的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亲自主刀,美国医生作副手。然而不幸发生了,原本的好肾(右肾)被切除了,而本就虚弱的生命仅靠坏肾(左肾)来维持。

梁的学生徐志摩、陈源等通过媒介对协和医院进行口诛笔伐、兴师问罪。当时,西医在中国还未稳定立足,为维护西医的社会声誉,梁启超在知道自己右肾被误切的情况下,不但没有状告协和医院,还禁止他的学生徐志摩等人上诉法庭,不求任何赔偿,不要任何道歉。他仍坚信西医是科学的代表,维护西医就是维护科学,维护人类进步事业。1926年6月2日,梁支撑着病体在《晨报副刊》发表《我的病和协和医院》一文,为协和医院开脱,内容如下:

“出院之后,直到今日,我还继续吃协和的药,病虽然没有清楚,但是比未受手术之前的确好了许多。想我若是真能抛弃百事,绝对休息,三两个月后,应该完全复原。至于其他的病态,一点都没有。”

“右肾是否一定该割,这是医学上的问题,我们门外汉无从判断。但是那三次诊断的时候,我不过受局部迷药,神智依然清楚,所以诊查的结果,我是逐层逐层看得含明白的。据那时的看法罪在右肾,断无可疑。后来回想,或者他‘罪不该死’,或者‘罚不当其罪’也未可知,当时是否可以‘刀下留人’,除了专门家,很难知道。但是右肾右毛病,大概无可疑,说是医生孟浪,我觉得冤枉。”

“我盼望社会上,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为中国医学前途之障碍。————这是我发表这篇短文章的微意。”

1929年1月19日,梁启超在北京协和医院溘然长逝。协和误切好肾是一劫,也是梁启超致命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人默默承受着心理创伤与疾病痛苦,维护他笃信的科学与进步事业,而代价却是他的整个生命。

至于这部电影好不好看,你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多吉干活去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莫名想起中科院和三院的羊水栓塞事件。又联想到中科院硕士被刺死事件。又联想到老家军队医院的内科主任被患者刺死事件。

“特别的爽,特别的姜文,特别的电影。”这是宁浩导演对《邪不压正》的评价,也是大部分给出五星好评的观众最强烈的感受。电影从头到尾都打上了标志性的姜文烙印,幽默荒诞的台词、密不透风的节奏、满屏飞溅的荷尔蒙、浪漫到飞起的诗意表达……这样的电影,确实很姜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吴怼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ilitt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侠隐》的精彩被完全舍弃

所以我才会认为,《一步之遥》看不懂也就罢了,《邪不压正》如果还看不懂,那你就是真的蠢了。我们需要《我不是药神》这样关注社会议题的片子,也需要姜文这样用经典的电影艺术语言讲述经典故事。

有的电影里面就讲一个隐喻,但是,姜老板就把他们都说出来。突突突突突突的,像机关枪一样。爽快,听他们吐槽特别欢乐。比听相声好听。

有一个角色可能会让影评人不爽,那就是史航扮演的“北平首席影评人”潘公公,他嘴里时常提到的“吾师庒士敦”,就是溥仪的外籍老师庒士敦。而姜文也借这个人物,狠狠地调侃了一把“不识字”的影评人们,看来,他对《一步之遥》的口碑风波似乎还耿耿于怀。

到这里,我突然觉得,这就是一段恋爱中,女生教会了男生成长的经典桥段啊。到最后,有一个小小的反转,关巧红说李天然其实是她的“小白鼠”,她曾在裁缝店里遇到过她的杀父仇人,但是她愣住了当时没有行动。最终关巧红在李天然身上找到了直面仇人的勇气,跳下屋檐,踏上了复仇的征途,消失在李天然的视线。

以下是转发:左肾的那个,其实是医学不够发达导致的。右肾结核导致的左肾积水,就以为右肾病变更严重才切的,留下了一个真正结核的左肾。梁启超醒来以后知道了,说:医学发展都是要有牺牲的,不要怪医生。

其实,影片并非没有对老北京的展现。无论是CG制作的雪后北平,还是姜文在云南实景搭建的四万平方米的“屋顶世界”,都充满了怀旧风。但这样的场景,更多的不是意在还原老北京的生活,而仅仅是给李天然和巧红提供一个理想的精神世界,给复仇的故事提供一个历史的真实背景。原著中老北京真实的烟火气,在片中只剩下了“讲究的饺子”。

电影简单经典到让我想起《爱乐之城》,同样是新鲜的两个肉体和灵魂,互相碰撞之中,彼此看到对方自卑和自信的那一面,互相成长却又彼此相望于江湖。

结局,巧红对男主说:“我能找到你”。然后转身消失在屋顶。男主在屋顶上大声喊着巧红的名字。扰得我心里面一阵空,特别想妈妈和姥姥。

值得一提的是,连绵不断的“屋顶”成为影片的重要意象,也是《邪不压正》的灵魂所在。清华大学尹鸿教授认为,影片通过相对虚构的时间和空间的环境,塑造了一群屋顶上的、体面的中国人。“以前也有电影描写屋檐上,但更多的是某个瞬间,有点浪漫感,但《邪不压正》整个就是浪漫主义的,这些人到了屋顶上都是洋洋洒洒的自由。”周韵则在采访时透露,屋顶正是姜文的创作初衷,“这部小说是姜文十年前买的,一直找不到切入口。之后,姜文忽然对电影有一个‘屋顶之上和屋顶之下’的最初灵感,这是他最早对于电影的切入口。他认为屋顶之上是一个干净、浪漫、有灵魂的地方,屋顶之下则是权谋的。”

我们期待姜文的电影,究竟在期待什么?《让子弹飞》引发了诸多解读,各种隐喻,历史的对照等等,是让姜文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一部片子。《一步之遥》大家都说看不懂,那里面有太多姜文或者说主人公的梦境,说实话这个我也有同感。

怎么都觉得有趣。甭管你们说姜文是孩子还是老爷们。反正这个电影挺利落的。你可能吃冰淇淋、吃巧克力、吃水煮鱼、吃麻辣烫。但怎么都不及一杯凉白开来的痛快干净。这么简单寻常的事儿,怎么没人注意到呢。

有了《让子弹飞》《一步之遥》两部电影的观影经验,《邪不压正》给人的直观感觉还是熟悉的味道,只不过把背景从鹅城、上海搬到了北平。“七七事变”的前夕,日本特务、亲日分子、豪门旧户、国际医生、交际名媛在北平城轮番登场,明争暗斗之间酝酿出一场腥风血雨的复仇大计。不少观众表示,整部电影看下来很燃很爽也很嗨:“节奏畅快、台词精妙、音乐悠扬,交织出一部浪漫色彩浓烈的电影,看完就像酷暑中灌下一杯冰爽烈酒。”影片中时不时冒出的黑色幽默台词也让观影过程笑声不断,比如,讽刺蒋介石写日记的台词、汽车里姜文“压着速度”的哭戏、反复出现的曹雪芹故居梗……尤其是廖凡和朱皇帝画像合影一幕,“笑”果最佳。

这个bug一直扎根在他心理,一直到十数年后他回到北平复仇。周韵饰演的女主关巧红,她父亲死于军阀之手,所以她开了一个裁缝铺,北平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到她店里定制过衣服,她知道,这样一定能等到杀父仇人。

想做一个隐侠是多么不容易啊。剧中的隐侠把自己的好棋下臭,牙都没了,妻儿走了。一面喊着还等什么呢?一面无奈的说着C'est la vie。但当你笑着把这个暗号说出来,觉得也没什么了不起。而我家,妈妈就是隐侠。

姜文新片《邪不压正》你看懂了么?

图片 2

不过我知道,她们一直都在我身边陪着我。

从头到尾都是姜文烙印

为了让李天然能够放下内心潜藏已久的自卑、缺陷和枷锁,关巧红在屋顶对李天然连开数枪,李天然在闪转间躲过了,曾经的bug被消除了。这个时候,主角直面复仇的戏码才真正开始。

一直反刍这个电影好多细节。

当然,姜文也少不了在电影中夹带“私货”。片中,李天然回国住进内务部街11号院,正撞上蓝青峰出门去买醋,这个院子就是姜文小时候住的部队大院,而电影中说起北平公安局的地址在东棉花胡同39号,这个地址现在是中央戏剧学院,正是姜文的母校。

图片 3

主角是协和医生的设定真是非常有趣。虽说我对协和一直没有特别好的印象。

高晓松曾透露,他也想过买《侠隐》的改编权,没想到被姜文抢先一步。作为原著党的他,在看完《邪不压正》后有点遗憾,“恨呐,原来那本书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弥漫着的那种淡淡的北京味道,就感觉到处是那种小炊烟小煤球,小炕小路,小饭吃着,然后小话聊着,那是我看那本书特别感动的地方。”高晓松本来以为姜文会把它拍成一部进阶版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结果一看,完全不是那个书里写的气氛。恨得我咬牙切齿。”

比如张将军是谁,巧红的原型是谁,再比如比如梁启超的肾(近代文学修文最深的人,请当时最顶尖的医生做手术,却割错了肾)等等,这些大多观众都是出了电影院看了解读才知道的。

顿时有点伤感。

解读党

欲成大事,先了心病。起初关巧红表现得更成熟一些,李天然是在她的教导和帮助之下,完成了复仇。期间我们看到很多互动,比如李天然送她自行车,裸体跳跃在屋顶,和关巧红一起走过窄窄的屋檐去到钟楼,许晴所扮演的唐凤仪的数次“勾引”都及不过住着拐杖站在他面前说了一句“多体面的小伙子,可惜是个烟鬼”。

彭于晏的身体暴露的太多,反而觉得里面的女性角色都美的冒泡。许晴饰演的外表性感,内心保守;周韵饰演的落落大方,独立果敢。不仅如此,不同于电影里的男性角色,她们都有一颗单纯的侠气。像是金庸老爷笔下的郭襄女侠。

吐槽派

男女主都有青春期心理障碍或者说童年的心理阴影。彭于晏饰演的男主李天然,十三岁那年亲眼目睹师傅一家遭师兄和根本一郎灭门,他当时吓得什么都不敢做,定在那的时候能闪过子弹,但跑起来以后就丧失了这一技能。

除了生与死,其他都是小事。

众所周知,姜文的电影都是编剧到了现场还在改剧本。影评号“亵渎电影”认为,这可能是导致其故事混乱的原因所在,“彭于晏饰演的男一号没有主观能动性,无法驱动情节,只是一个棋子,也看不出来他内心的恐惧和性格的层次感,而躲子弹、筷子杀鬼子的身手又跟抗日神剧差不多,半小时之后这个剧本就烂成了筛子。节奏亢奋失控本来就是姜文的问题,这次的剧本更是凸显了这个问题,本来很简单的故事,但混乱的节奏却让人有难以消化的感觉,这就是很多人看完不舒服的原因。”

从知道张北海的《侠隐》改编成电影叫做《邪不压正》的时候,我就不对这个电影抱太大期待了。侠隐,多有意境的名字。邪不压正,土土的。

……

其实这个故事并不复杂,却让很多观众感觉“没看懂”。彭于晏为什么迟迟不动手?蓝青峰究竟是什么人?谋划了15年的大计,为何又在关键时刻草草放弃?……虽然《邪不压正》的台词密集、信息量巨大,但却在荒诞、跳跃的叙事间,让观众对故事和人物的运转逻辑感到摸不着头脑。

但也可能正因为本身期望就不高,它成了最近几年我在电影院看到最过瘾的国产片。它生于侠隐,却又脱离于侠隐,所谓“邪”更像是指每个人心中的障碍,而《邪不压正》是个人从迷茫、害怕到自我觉醒的过程。

至于《邪不压正》真正想表达什么,姜文也特别通俗地回答过:“我通过电影表达成长和变化。” 本报记者 李俐 J203

有些观众包括姜文粉丝、伪粉丝以及路人,都对《邪不压正》心理预期很高,等他们真的进了电影院,却又觉得这是姜文最差的作品。这也就是为什么,上映前豆瓣评分超过八分,上映后没多久,降到七分刚出头,排片上也是迅速被全民热议的、已经被上映了十多天的《我不是药神》超过。

历史梗外夹带私货

张北海笔下的李天然是最后一个侠,而姜文镜头里的李天然就是个充满青春荷尔蒙懵懂的小伙子。

比如,在李天然前往协和报到的第一天,曾在院长面前对着一个肾的标本起誓。电影中提到,这是院长的一次手术失误,切去了患者健康的右肾,留下了患病的左肾。而这个肾的主人,其实是梁启超。这是历史上的真人真事,最顶尖的医生为当时的名人治病,却闹出了这样的笑话,这就是姜文所要表达的荒诞。荒诞不是电影的创造,生活本身已经足够荒诞。

在车上,姜文饰演的蓝青峰把枪交给了李天然,问了很多遍李天然,想清楚了没有,李天然说想清楚了。这其实也意味着,李天然完成了自卑与超越,开始有了个体的自觉性。

《侠隐》的另一个主题,是武林的消失,旧时代的逝去。电影则干脆不讲“侠”,不谈武林,把它彻底变成了一个哈姆雷特式的复仇戏。姜文自己曾坦白地说:“我对侠没兴趣,我更相信武器。”

这些固然是有趣的,但一部电影的故事主线仍然是第一位的。《邪不压正》并不像姜文以往电影晦涩坚硬,恰恰是简单又经典,看起来是复仇,其实是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

电影《邪不压正》改编自张北海的小说《侠隐》。一向大刀阔斧改编的姜文,这一次也不例外,只用了《侠隐》里的主要人物和复仇主线,而在表达上呈现出和原著完全不同的气质。

如果我们稍微盘点一下就会发现,第五代导演,不管是姜文还是张艺谋、陈凯歌,他们的电影最多反思历史,基本不存在反思当下的题材。我们要欣慰新导演弄出了《我不是药神》、《二十二》、《嘉年华》这样的电影,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认为反思历史的不行了,也不能因为此就贬低经典的电影叙事。

《邪不压正》的故事发生在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之前,一个身负大恨、自美归国的特工李天然,在国难之时涤荡重重阴谋上演了一出终极复仇记。十五年前,师兄朱潜龙勾结日寇根本一郎杀害师父满门,与李天然结下血仇。神秘人蓝青峰游走于正邪两边,暗自布局。

这种自觉性不是精心谋划了十几年的养父蓝青峰交给他的,也不是他的美国爸爸亨得勒教他的,而是和关巧红的互动中,年轻人李天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片中还有很多人物也源于真实历史,蓝青峰提到的“老西儿”和“小诸葛”,分别指的是北洋时期的著名军阀阎锡山和白崇禧。蓝青峰最后救出的张将军,是抗日名将张自忠。巧红的人物原型,是为父报仇刺杀孙传芳的“巾帼英雄”施剑翘。李天然入职协和不久碰上的谋杀案,则是历史上确有其事的“帕梅拉案”。

但是我们看一个电影的时候,细节固然是重要的,比如姜文孜孜不倦要在他电影里展现他觉得美好的屁股。

人物故事混乱缺逻辑

姜文电影的另一个有趣现象就是,无论好坏,总有大批观众热衷于研究电影中没有说透的那一部分,以此来解读姜文,又或者是“过度解读”。《邪不压正》同样给大家提供了这样的解读空间。

姜文电影强烈的个人风格也令一些观众感到不适,“两个小时的《邪不压正》真的做到了高潮迭起,精彩不断,但问题是这样两个小时让人全神紧绷的电影也真的很容易让人在观影后感觉既空虚又劳累。”影评人“桃桃淘电影”认为,这是一部成也姜文、败也姜文的片子,“姜文的电影里,角色总是带着些疯癫,台词密,表演也有意地过。想法太多,使得影片会有些散。另一方面,隐喻仍然很多,坏主意也仍然很多。”

原著党

一众主演也为《邪不压正》奉上了绝佳好戏。影评人董冬冬表示:“彭于晏再一次印证了自己作为演员的可塑性。”廖凡则将一位“可爱又迷人的反派”完美演绎,不仅够邪够狠,还贡献不少笑料。片中一场吃饺子的对峙戏,廖凡和姜文惜字如金,却在心机攻防之间,将文戏演出了武戏的惊险效果。周韵仍是姜文电影中的那抹“绝色”,其演绎的奇女子是本片中点睛之“魂”。许晴将乱世之中的性感尤物演绎出决绝硬气,“让人心生怜爱”。

《让子弹飞》的全民狂欢和《一步之遥》的全面落败,使得姜文导演的新片《邪不压正》吊起了观众的胃口。上周公映至今7.2分的网络评分,恰好让《邪不压正》的口碑夹在前两部电影之间,伴随着的还有两极分化的评价和多种维度的解读。正如姜文的很多电影一样,“看没看懂”成了观众们站队的重要标签。

影片中最大的笑点莫过于朱潜龙和“太祖画像”合影一幕。这幅画并非完全杜撰,它的原型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一幅不太常见的肖像画,只不过,姜文给画上加了两撇小胡子。这样一来,和廖凡的相似度就更高了。朱潜龙为了“认祖归宗”,还将这幅画像纹在了自己的胸口,十足滑稽。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对着肾宣誓是什么梗,不要高估姜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