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的联想,人类挺可恶

等看阿凡达等了好久好久,努力地屏蔽周围的各种评价,只是为了能够在IMAX惊艳一翻,但时间拖得太久了,太期待反倒就越不容易被打动。当终于IMAX时,反倒没有感动到什么。但还是不负盛名,这部片子有了太多的想像和跨越,市场会将科技往前去推移,相信在疯狂的吸金后,将会带动更多的特技电影出现,管它商业不商业,我爱科幻电影,我爱超现实的视觉享受。

之前看了太多极尽溢美的夸赞,因此是抱着一种朝圣和瞻仰的心情去看的,虽然看的是普通3D版中文版,还没有看IMAX(球幕电影)的效果,但可以肯定那些华丽的展示在空中飞翔的宏大炫美画面特技,在球幕效果上将会是一次非凡体验,是在商业电影上引入球幕的一次成功使用,卡梅隆做到了在商业电影上引入球幕的第一人,他应该受到喝彩和夸奖,但不必要把之拔高到举世无双崇拜的神坛地步(象陆川那种认为2012的特技要完全拜倒在阿凡达之下的言论则完全不能认同,阿凡达的特技画面在绚烂流畅溢美魔幻上更胜一筹,但震撼的视觉冲击效果不比2012,更何况2012是以2D做到了这种强烈的震撼冲击),毕竟这种IMAX的球幕电影效果在很多城市的科普教育中心或者类似欢乐谷一样的游乐中心已经被反复上映过了,而且还是把人升到半空中从头到脚的感受球幕电影的飞行视觉效果,但那些不是商业电影,也没有完整清晰的剧情。卡梅隆做到的是成功将球幕应用到了商业电影中,而普通3D和2D并不能让人体验到这一点。

      熬了这么久,今天终于还是跑去看《阿凡达》了。虽然有人叫它反拆迁片,有人叫它环保宣传片,但是貌似大家都是纯出于逗乐的态度,对《阿凡达》还是满意的多。
    片子上映前的《看电影》杂志就专门给影迷打了镇静剂,让大家不要由于期望过高,反倒错过了一部好电影。从我来看,我觉得它很好。(虽然I SEE U这句新的流行语让我觉得怪怪的。)
    看的是普通3D,(IMAX3D的影院太少了)感觉上应该不会差太多。觉得上映之前,很多杂志和网络上说的,“犹如身处其中的旁观者”那种真实感,还真是不至于,想来说那样的话的人一定想象力极其丰富。但是这并不影响在灵魂树下,那些美妙的会发光的植物引发的观众的阵阵唏嘘,还是不枉3D之行。
    关于情节上,其实没有多复杂,这种资源抢夺战类型的科幻电影应该很多,感情部分有点风中奇缘的意思。

关于《阿凡达》引发的联想
 
文小小yumiko
写在前面的话:在经历了中国电影的灰暗一年之后,我们憧憬着有一部电影能真正捍卫电影的尊严,期待着能给我们一种心灵的震撼,没有共鸣至少让我们感到快乐就足够了。《阿凡达》终于来了,他来拯救世界的电影发展道路,詹姆斯·卡梅隆带着“阿凡达”来拯救世界了,卡梅隆的每次出现似乎都意味着一次电影界的地壳运动。之前对《阿凡达》期望太高,即使是这样在看过之后依然没有丝毫的失望,这就叫“牛逼”!

走出电影院,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这部片子囊括了这个世界太多的基础信息和理论在里面,基本上是从这里拿一些,那里取一点,汇在一起的视觉盛宴。其间阿凡达存在的最大根本:身体只是暂住的,而只有神志才是最重要的,可以从这个身体转向另一个身体。咦,这不是和一些宗教思想有些类同么?

除了特技,电影故事就是新瓶装旧酒,诙谐戏谑一点的说是宇宙最牛钉子户对抗暴力拆迁,环保人士看到了要爱护环境与自然和谐共处,人类学家则看到隐约的反人类倾向,社会学家则看到了对殖民主义的反思,多神论者则认为是对耶和华单一神论的批判,无神论者则解读为对真善美的弘扬。不管故事是否创新,逻辑是否严密,单是能引起这么多种不同角度的解读,窃以为他就已经在商业上成功了,至于是否能达到超越商业之上的一种成功,则不是现时目下能看到的。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中文名: 阿凡达
外文名: Avatar
出品公司: 二十世纪福克斯
制片地区: 美国
导演: 詹姆斯·卡梅隆
编剧: 詹姆斯·卡梅隆
制片人: 詹姆斯·卡梅隆 乔恩·兰道
主演: 萨姆·沃辛顿,佐伊·索尔达娜,西格妮·韦弗
类型: 动作/惊悚/科幻/冒险

哈哈哈。我喜欢阿凡达,下次看片要及早。

另外,推荐重庆的朋友一定要去万达4号厅看这个片子。

  
关于《阿凡达》引发的联想
 
  
   一个好的电影必定会迎来一个电影新时代的到来,是《阿凡达》让我知道了IMAX 3D,是《阿凡达》让我知道了IMAX电影带来的是超级视听震撼。只可惜我在这个国内的二线城市只能看3D胶片版的,虽然没有imax的屏幕大,但是效果依然很强大,期待IMAX的真正普及,到那个时候我们才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那样才是电影真正的意义。

这片子最后去电影院看了三遍,包括IMAX

  
     由《未来战士续集》、《异形续集》到史上最卖座电影《泰坦尼克号》,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每次都给我们观众一种不一样的概念,让我们在其中去寻找电影的发展方向,这部《阿凡达》也不例外。詹姆斯·卡梅隆的每部电影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每个电影都抓住了我们观众的“无知”,当年我们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哪见过那么逼真的灾难效果,哪见过那么逼真的电脑制作,当《泰坦尼克号》之后,我们才渐渐发现电脑大制作普及之后我们需要的不是制作技术而是制作的理念。十几年之后我们已经看厌倦了电脑制作,我们需要的是身临其境的感受。那么,詹姆斯·卡梅隆就带领我们去体验IMAX 3D的魅力,让我们观众体验身临其境的感受,在感受的同时我们也在潜移默化的接受IMAX 3D电影,这样也有助于IMAX 3D电影的普及让我们在未来几年内去看IMAX 3D电影到厌恶的过程。然后在给我们一个全新的电影概念,给我们一个看电影的理由就可以让我们的无知变成金钱。

  
看完《阿凡达》让我联想到了moon
 
  
     说道moon,可能大家都会知道那个韩国魔兽界的老大被誉为第五种族的moon,他操作好,意识好看他的比赛是一种享受。但是他打比赛的表情永远是那个目光犀利但是嘴巴永远是合不上成痴呆状态,那么看完《阿凡达》之后我们的脸真的凝固住了,张着嘴巴留着哈喇子依然沉浸在震撼的画面中不可自拔,这就叫牛逼,牛逼到我们已经无力去把我们刚才惊讶时候张开的嘴巴合上,因为惊讶震撼的地方太多,我们已经被震晕了。电影放映完之后电影院里没有往常的讨论声,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的走出电影院,这完全是被电影给震的没话可说了,也可以说电影没有争议性,所有的故事情节都让我们觉得合理,美国好莱坞的片子千篇一律的英雄主义,但是这次依然英雄主义但是换成了3D这就是创新。
《阿凡达》让我联想到了“拆”字

  
     看完《阿凡达》只有中国人才能想到“拆”这个字,在大街小巷上可以随处可见 那个大红字“拆”,不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喜欢拆房子玩,是因为我们的拆迁太具戏剧色彩,每次的拆迁都会出现个“最牛钉子户”,也会出现一系列的经济纠纷。不是我们素质低,是有些部门没有真正的为我们老百姓考虑,世世代代在那个屋檐下生活,虽然金钱会让很多人选择离开,但是金钱是买不到那个曾经的回忆。可能现在这些小平房以后会变成高楼大厦,但是这些不会属于他们。《阿凡达》在中国又赋予了一个新的意义,就是“拆”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以及合理的赔偿。强行拆除会遭到像《阿凡达》中那样集体种群的反抗的,所以“拆”是一门学问,也是一个扎根在中国社会短时期内不能合理解决的问题。

《阿凡达》让我联想到了美国总统演讲
 
  
    每一次的美国总统换届演讲都会吸引世界成千上万人的关注,在美国总统虽然是高高在上但是在他们心里总统更多的是一个明星,演讲是他们展现个人魅力的一次最好的体现。《阿凡达》中那个人类控制的navi人很自豪的用着那个美国式英语去征服着另外一个星球的人们,虽然他们听不懂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个人英雄主义,所有人都是用着赞美的目光去看待这个美国佬,他们总是有着一种引以为豪的自信。就像美国总统演讲,用的最多的肯定使我们那群学英语的孩子们,美国总统的演讲必定会成为翻译书的畅销书籍。在中国似乎没有演讲的概念,演讲在西方大多数往往是说服型演讲,就是为了某一种或多种目的通过演讲渲染一种气氛,通过逻辑性的演讲达到演讲要说服的行为等目的。而在我们祖国大多数是陈述型演讲,是为了面向大 众陈述一个事件、过程、计划或其他。那么在这两种演讲中最具影响的还是说服型的演讲,不仅体现人格魅力而且也让大家在演讲中得到一种精神享受。所以美国的导演 们热爱演讲的形式去征服任何外力,所以《阿凡达》中出现这种场景也不足为奇了。    

    《阿凡达》只是一个传说罢了,只是一个传说之外的传说。我们即使再有钱也不会拍出这种商业中又有内涵的片子,我们无法穿越这个商业的鸿沟,我们只能被商业化所吞噬,没有几个导演可以为一个片子去花费十几年的经历。虽然故事情节老套,结局我们都可以想得到,但是它开创了一个电影新时代的到来,虽然目前还不能成为电影的主流元素,但是我们的电影未来之路肯定要朝着这个方向走。我们也不要刻意去挖掘电影中的深刻寓意,可能我们几年之后再去看这个电影依然是拍手叫好,连叫“牛逼”。十年磨一剑,那么我们依然会期待詹姆斯·卡梅隆的未来制作会更牛,至 少他依然会让我们“无知”的观众去体验无知的快乐。这就是詹姆斯·卡梅隆,一个用十几年时间拍电影的人。这就是《阿凡达》,一部史上票房第二高的电影。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引发的联想,人类挺可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