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春光乍泄上映二十周年威尼斯手机版

“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
    一个汹涌的瀑布,暗蓝色的水瀑激起妖蓝色的水汽。这是《春光乍泄》里出现了两次的一个长镜头。我不明白。自由奔放的水从高处摔下来,溅到黎耀辉脸上,他一个人站在那里,独白:我想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一对。
    春光乍泄,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
    梁朝伟饰演黎耀辉,张国荣饰演何宝荣。这两大最适合演王家卫电影的艺术家,汇聚在一起,讲述一个同性恋的故事。其实,那应该叫爱情故事的。如果把张国荣换成一个女的,这个故事也可以进行下去。同性恋,是不太为社会所容。问题是,王家卫把他们搬到阿根廷,而影片中的同性恋又似乎无处不在,酒吧里,电影院里,汽车里,尽是一对一对的男人在接吻(呕……好辛苦!),根本就是一个同性恋的大同社会,所以,他们的存在多了一份合理性,少了对抗。少了对抗就少了矛盾激化,也许同性恋这个元素只是王家卫一时的机巧。
    “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
    黎耀辉承认这句话的杀伤力,因了这句话,他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何宝荣。何宝荣说厌倦了,要分开,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消失了。他在等候。他愿意的。他就是贱。他爱他。噢,这个句子写起来真别扭。
    何宝荣被人打伤,粗暴地敲黎耀辉的门。黎耀辉打开门,他瘫在他怀里。那一刻,黎耀辉觉得,他终于示弱了,他终于回来了。他心里是欢喜的,因为,可以照顾他。何耍小性子,大清早冷得要命竟拖黎耀辉去跑步。黎耀辉冻得发烧了,何宝荣还撒娇要他做饭。是不是人啊?这是爱情?是对他的测试?只想知道你心里有没有我。
    本来约好一起去看瀑布的。因为他们买了一盏灯,灯罩上有瀑布的图案,他们才决定去看瀑布。可是中途何宝荣就弃他而去了。他在等待。等他一起去看瀑布。
    可是何宝荣太游离了,伤好之后他喜欢上街,到外头四处逛。黎耀辉很没安全感,怕他又失踪。他甚至藏起了何宝荣的护照,不让他离开。后来……后来……吵架了,打架了,何宝荣离开了。
    何宝荣也许一直有恃无恐,他知道黎耀辉是爱他的,他敢于一次次离弃,是因为他知道黎耀辉会等他。可是黎耀辉终于不想再等了。他搬了家,他不敢再听到那句话,他怕自己又会心软。于是他一个人,去了瀑布。
    何宝荣在没有了黎耀辉的房子里。他收拾东西,擦地板,坐在黎耀辉坐过的椅子上。他发现了那盏灯,那盏灯黎耀辉一直没有扔掉。他把它擦干净,点亮,发现了潺潺流动的瀑布。那一刻他哭了,抱着被子就好像抱着假想的黎耀辉,他哭得伤心哭得后悔。我错了……我错了。我们说好,要一起去看瀑布的,可是,可是……
    其实我最喜欢的不是这个爱情故事。我喜欢里面那个小张,操一口台语,跟本片的粤语完全不搭调。他是个喜欢用耳朵听的人。他说,其实听比看好,比如一个人假装开心,可是声音装不了。他想去世界尽头看看,那是南美洲最南端的一座灯塔。他想把黎耀辉的不开心放在那里,于是他拿了个录音机给黎耀辉要他说几句话。他转身去玩,不想让黎耀辉太尴尬。梁朝伟捏着录音机,捂着脸哭了,没有说任何话。如果录音机能够录下他的心声,那一定会是:何宝荣,我好想你。
    小张是个比较跳脱的角色,清醒,这是我喜欢的。
    纠缠不清的感情,很麻烦,可又偏偏最常见。男人和男人的感情……其实,在精神上,他们与一般的异性恋无异。何宝荣是女的,黎耀辉是男的。可是在分手上,偏是何宝荣决绝。但到最后,最伤的,恐怕是何宝荣。感情,没有人会一直赢。
    n久以前,有个人跟我说,他很像梁朝伟,特别是眼神。今天我特意研究了一下,真的很像,连嘴唇和鼻子都像。很不幸的是,慧子一直说,梁朝伟真猥琐。
    回到香港以后,黎耀辉终于醒了,他说,像是做了一个梦。是的,一个冗长的梦。明知是梦还要沉迷,都是不得已。事如春梦了无痕,他不再见何宝荣,便是醒来。在阿根廷,他找过何宝荣,可是,那次偶遇他却退缩了,他不觉得自己能抵受住那句话。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咒语一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厌倦了,厌倦了这样的纠缠。不是我放弃你,而是你不能承受我的感情。
    呼……爱情,一摆到桌面上,便多了利益的纠缠。
    还是喜欢小张。黎耀辉在台北见到小张的家人,那时他说:“我明白他为什么能到处行走,因为他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容纳他。”这大概也是对何宝荣心理一种暗暗的分析。
    嗯,就是这样。

早上起来刷微博满屏都是《春光乍泄》上映二十周年。三年前的一个夏天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后来又时不时拿出来看过不下十次,这应该是《霸王别姬》和《东邪西毒》除外,我看得最多的一部电影。相对来说这部的观影感受相对其他两部要开心很多,虽然结局不好,但是前半部春光就够无数次回看。《春光乍泄》不是我最喜欢的电影,甚至不是我最喜欢的同性片,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断背山》,原因很简单,因为看了《断背山》我才对同性这个群体有更深的了解,而且看《断背山》的时间要比《春光乍泄》早很多。但是春光里面集结了我最喜欢的电影人,王家卫张国荣梁朝伟张震,外加杜可风的摄影。

我想从黎耀辉最后的那个笑说起,那样的笑,不是谁都会有,谁都能有,也不是谁都想有的。
黎耀辉坐在城市的高处,轻轻扯动嘴角,然后逐渐笑容加深,再加深,直到笑进眼睛里。有些许自嘲,些许感伤,些许遗憾,但我以为这个笑里面更多的是回忆的美丽和孤寂,还有未知的期待。他的身后是一片繁华,他终于回来了,回到了这个曾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城市。
最后的这个笑容很轻很轻,这样迷离而迷人的笑只有梁朝伟才有,我固执的认为只能他才有。这么轻的笑容,但如果你认真听的话,你一定可以听见,听见一个故事,一个有关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

“让我们重新开始”

电影实在是很简单,因一盏灯上面的瀑布展开的故事情节也到瀑布结束。整个电影充满这种相同情景不同心情的桥段。片头的瀑布和片尾的瀑布;黎耀辉没遇到何宝荣之前做接待脾气暴躁郁郁寡欢和重头来过之后春光满面喜笑颜开;片头酒吧厕所相遇和片尾街头厕所相遇;黎耀辉喝酒后才去见何宝荣和后面喝酒后用酒瓶打鬼佬;第一次受伤去拿手表时借烟抽和重头来过在出租车上的吸烟;两人看马赛时和何宝荣的激动和后面黎耀辉自己看球时的落寞;何宝荣穿靓衫上街买烟和穿便衣上街买宵夜;两人关系恶化时黎耀辉午后踢球的暴躁和后面踢球的愉快;何宝荣离开后的早晨黎耀辉在河边看汹涌的河水和将要回香港前在屠房冲刷地板的水;黎耀辉拿着录音机哭泣和何宝荣抱着被子泣不成声……

在喧闹的酒吧里,张震黎耀辉说,“耳朵比眼睛重要,因为耳朵可以让你听出很多眼睛看不见的东西。一个人不开心,脸上可以装着很开心,这并不难,但声音却是装不了的。如果你认真听的话,你可以听见任何一个人的悲伤。”然后,他抬头对黎说,你就不快乐。我想,这几个字是击中了黎耀辉心里最弱最弱的那个部分,那个部分里住着那个叫何宝荣的男人,那个给他快乐给他痛苦的无赖般的男人。还是在酒吧里,张震拿出一个录音机给黎,“说点什么吧,开心的不开心的,只要是心里的,什么都可以。”然后,他哭了,哭的那么伤心,那么伤心,他用录音机挡住了嘴巴,挡住了眼睛,可又怎么挡得住悲伤呢?在张震最后一次回到那个酒吧想要去寻找他的声音的时候说,录音机里面一直沉默,只有偶尔的一两声,像是哭泣……

黎耀辉说,何宝荣每次的这句话都很有杀伤力。本来我不太懂,看了豆瓣上有人的评论才知道,爱情带给人的除了甜蜜还有辛酸,而重新开始,就意味着抹掉一切重头再来。当然,主要意味着抹掉那些灰暗的记忆。

首先因为我是十分喜欢张国荣先生的,所以影片我先入为主喜欢何宝荣这个角色,因为太喜欢他了,所以处处包容他。就拿两段哭泣来说,个人认为黎耀辉的哭有小张要离开而伤心的成分,不全然是因为何宝荣。而何宝荣是实实在在因为黎耀辉。何宝荣的浪荡就如小张喜欢在外流浪,小张这么安心的出去玩是因为有家可以回,而何宝荣觉得无聊要分开一段时间是因为他觉得始终可以回到黎耀辉的身边。可是到影片的最后,小张要回家了,何宝荣却回不到黎耀辉的身边而独自一人哭泣。何宝荣在酒吧再次遇到黎耀辉后在车上抽烟回头看再转回来的那个眼神,就如你见到未放得下的前任虽然没有说话装作没看到,可是在他看不到的时候你总会忍不住流露出思念;何宝荣打了两次电话说要见黎耀辉,第二次黎耀辉喝醉了终于去了,两人吵起来,黎耀辉说要赚钱回香港,于是何宝荣偷了手表给他。被打后回来拿手表的何宝荣并没有被黎耀辉完全拒绝,于是,伤得更重的何宝荣终于有机会说:黎耀辉,不如我们重头来过。于是,画面都有了色彩。

何宝荣对黎说,“不如我们从头开始…
黎耀辉永远都无法拒绝,永远。
何宝荣对黎耀辉说,:我们分开一下吧,在一起很闷,也许还可以从头开始…
这是一个决定。而能够做决定的不是黎耀辉。
何宝荣对黎耀辉说,“这个表给你,如果不喜欢,你可以把它卖掉。”
黎耀辉不屑的把表扔到地上,然后撇撇嘴又假装不在意地捡起。
何宝荣对黎耀辉说,“可不可以把表还给我?”
黎耀辉看着面前这个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男人,心疼。
何宝荣对黎耀辉说,:我想你陪一下我,我真的很想你陪一下我呀…
黎耀辉说,“其实他不知道,我希望他不要这么快好,在他受伤的这段日子里,我最快乐。

话说回来,我一点也没有看出何宝荣和黎耀辉忘掉过之前的不快,或者说,忘掉过彼此。何宝荣会打电话给黎耀辉,想让他们回到从前;会偷来手表送给黎耀辉;甚至彻底分开再也不见之后,回到了当初两人共处过的小屋独自哭泣;甚至,会在酒吧买醉,把和他起舞的人当作黎耀辉。而黎耀辉,会在酒店房间砸啤酒瓶;会把何宝荣送他的表当面扔弃背后拾起;会在最终到达瀑布的时候,觉得本来应该是两个人,而不是孤身一人。

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小张出现了。影片后面黎耀辉对小张说:你知你好似一个人啊,然后笑笑说是盲侠。其实谁都知道,他是觉得像何宝荣。拍这戏的时候张国荣正在准备开演唱会,只有三个月的拍摄时间,可是,王家卫是个没有剧本的导演,一拖再拖,拍到演唱会要开始了还没拍完,张国荣按照合约回港开演唱会,王家卫只好找来张震,说因为张震像张国荣。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特别不待见张震,后来看别的电影以及访谈,越来越喜欢张震这个人,张震演技方面倒没有让人觉得特别出色,也没有长得特别帅,可是他身上少年感特别强,看访谈看电影总能感受到,就像一个特别纯真的人,可能就是因为这种独特的气质让各种名导都喜欢和他合作吧。电影因为小张接了一个电话而让黎耀辉心里不安,怕何宝荣怀疑他们有染。就像何宝荣说的,要不是你心里有鬼你会怕我问又不敢告诉我?于是关系恶化。黎耀辉自然是对何宝荣在外浪荡心存芥蒂的,所以在这段感情里总是患得患失,他太怕何宝荣会离开他,于是何宝荣上街买烟后第二天买回来一堆烟。可能因为小张和何宝荣那么像,所以何宝荣离开后的那个夏天,黎耀辉和小张一起踢球也觉得日子过得飞快;所以小张要去世界尽头前对着录音机哭泣;所以后面小张要离开了拥抱小张的时候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所以在回香港前一天还去台北小张家看了。

他们很相爱,他们彼此肆意伤害。
在一盏灯上看见瀑布,于是两人一起来到阿根廷,来寻找灯上的瀑布。在去往大瀑布的路上,两人迷路,争吵,分手。
最后,黎耀辉终究还是一个人去看了瀑布,在他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前。他站在那里,瀑布飞溅的水花淋湿了他的全身,也淋湿了所有的情绪。他说,“我想起了何宝荣,我很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
两个人在灯火通亮的厨房里相拥跳舞,直到跳到没有舞步,额脸相贴,然后拥吻。以前总是觉得无法想象两个男人肌肤相亲的样子,但那一刻我丝毫不觉得什么,只觉得很美。而那样刷白的灯光,甚至照的人影都模糊的白炽灯光,也许意味着什么,也许只是…
整部电影里,有两个镜头我印象最深刻,一个是黎耀辉在最后一幕中的笑,一个是何宝荣在得知黎耀辉已经搬家后抱着毯子像个小孩一样的哭。
我在想,何宝荣是不是就是张国荣?那样的角色,会不会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会分不清。在每一根寂寞的烟里,在每一场放纵的欢乐里,在每一个脆弱的时刻里,他是否就是在宣泄自己?
为了积攒会香港的路费,黎耀辉到了屠宰场工作。黎耀辉拿着水龙头冲刷地上的血痕,血水流开,但瞬间又合拢,血被冲淡,水渐渐变浓,流满一地,整个屏幕浸染在那流动的鲜红里……血流成河,被屠宰的牛和被割得血肉模糊的心。

其实,忘掉一切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或者说,是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到后来自己渐渐不再挂念了,才知道忘掉的,不是事情,是心情。

何宝荣的玩世不恭和黎耀辉的渴求安稳注定会是个悲伤的结局,跑马灯上瀑布下面是两个人,而最终只有黎耀辉一个人去看瀑布了。黎耀辉这个角色自然是没那么讨喜,可却是比较真实。生活中要真遇到何宝荣这样的人,估计你也会不想再开始,可是,张国荣凭借自己的魅力,把何宝荣这个本该讨人厌的角色演得分外讨喜,大家都心疼他,反而去责备一直以来被分开一段时间的黎耀辉。影片最后《happy together》再次响起,可是黎耀辉和何宝荣也只能在片尾字幕工作人员名单里面在一起了。

在工作的饭馆里,黎耀辉认识了从台湾来的张震,我一直都没太理解黎对张的感情,像是纯粹的友情,但又好像多了点什么。张是离家出走的小孩,无牵无挂,漫无目的的到处走。他说,“不开心所以离开,而如果没有想通的话,回去也没什么意义。”当最后,张震终于站在美洲大陆的最后一个灯塔处,站在世界的尽头,他想到的是台北的夜市。后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为转机而停留的时候,他再次来到那个酒吧,像以前一样,把耳朵贴近桌子,想在哪嘈杂的人声中听到黎的声音。但他没听到,也许是音乐太吵了,他说。而在回香港前,黎耀辉也在台北停留,他去了张震住的夜市街,见到了他的父母,并拿走了贴在墙上的他的一张照片。他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张能够那么无所顾忌的在外面,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有一个地方还可以回来。黎微笑着离开,因为如果想的话,他知道在哪里找到小张。而何宝荣在他搬家之后已经不知道如何找到他了。

“我并不希望他太快复原,他受伤的日子是我和他最开心的”

本来电影里面还有关淑怡,这个在堕落天使里面唱《忘记他》的女歌手,这个有着特别的嗓音的人,她在阿根廷很长的一段时间,拍了很多素材,可是成片里一个镜头不留。张国荣说王家卫是个聪明的人,他拍同性恋并没有特别处理,就像拍一般的感情戏一般。同性恋和异性恋在感情里其实都一样。也因为这部戏,张国荣说不再与王家卫合作,在日后某次颁奖典礼的后台两人差点相遇,张国荣倒是像个小孩一样躲了起来。97年的张国荣,开始在专辑里面探讨性和同性的主题,97年他也因为受到《春光乍泄》的探戈的启发在演唱会上穿红色高跟鞋染着红唇与男舞伴跳了一曲《红》,不知惊艳了多少人,后来又以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妈妈和唐先生公开出柜。可是,那一年的香港金像奖,给他提名最佳男主,影帝给了梁朝伟,却反而奚落诋毁了张国荣一番,戏内戏外都让人心疼啊。

像王家卫其他的很多电影一样,这部影片的色彩依然是艳丽的大红大绿,酒吧里被灯照红的醉生梦死的人们,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不断变幻的霓虹,夜色中在暧昧中流连的男男女女…但值得一提的是,开始的那一段,王家卫用的是黑白镜头,何必等记忆来褪色呢?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还有黎耀辉房子墙壁上贴的墙纸,大朵大朵的花朵,看着两个人在房间里嘶吼吵闹缠绵。那样的墙纸又让我想到了花样年华刚开始的那个定格的嵌在墙壁里的壁橱和桌上的果篮,像一幅静物画,旁边是喧腾的人声。它们是沉默的旁观者,观着人世间的一幕幕悲欢离合。
我想,看了春光乍泄的每一个人,都会记得这句话,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多么温暖而充满诱惑的字句啊,忘掉一切,人生若只如初见……可是,当你回头的时候,那个人可以在那里等多久?他还可以等多久?黎耀辉最终还是累了,当何宝荣回头的时候,那个人已不再。最后,何宝荣租下了黎耀辉以前住的房子,修好了那盏画有瀑布的灯,怀念,等待。就像当初黎耀辉等他一样。想起来一句话,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因为不论是河里的流水还是踏进河里的人都已经不是当初模样,那么爱情的河流又怎能例外呢?

有些人,可能注定就不应该在一起。

前段时间,台湾同性恋已经合法化,再过不久只要修改宪法,台湾同性也可以结婚了。我一直期盼着《春光乍泄》可以在大陆重映,不管是十年后还是几十年后。

我想,现在我还只能把这当一个爱情故事,忽略性别。

何宝荣终究是个风流随性的人,虽然他爱着黎耀辉,但也会在和黎耀辉短暂分开的日子和其他人一起鬼混。而当时的黎耀辉,脑子里想的全是存钱回香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狒狒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天黑的时候,何宝荣会拉着黎耀辉一起上街,也许是为了享受寂静之中的二人浪漫。而黎耀辉,会不解于这样的浪漫,甚至因此重感冒卧床不起,之后还要被何宝荣拖起床给他煮饭。

而最后的护照事件,不过是二人矛盾爆发的导火索而已。只是他们可能都没想到,自此之后,就再也不见了。

“很多东西用耳朵听比用眼睛看好。好像一个人假装开心,可声音就装不了,细心一听就知道了嘛”

其实人不开心的时候,是有很多征兆的。

比如你的声音会很低落,就好像小张给黎耀辉指出来的那样。

比如你可能会有事没事的找茬,就好像黎耀辉有次踢球故意的抱着球不让人踢。可能他当时真的很想跟人干一架,借此发泄心中的抑郁,不过被好心的小张给拉开了。

甚至,你可能会蜷缩在某个船头,看着面前的水面和景致缓慢的变化,而一切都笼上了一层灰色的幕布。话说回来,这是我第一次看春光乍泄时,最喜欢的段落。

“我不知道他那天晚上讲过什么,可能是录音机坏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哭”

悲哀到极致,是不知从何说起,不知如何表达的。

那天小张拿着录音机让黎耀辉录一段话,说可以把他的悲伤留在世界尽头不再回来。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一刻黎耀辉想到了什么,就好像前几天,我拿到一张要求写感恩节祝福的纸的时候,脑中会立刻闪过一个念头一样。

但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有写,就好像黎耀辉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留下些许的抽泣声。

“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

最近一次看春光乍泄,最喜欢的是两个段落。

一是黎耀辉一个人在走远的出租车后歪着头抽着烟,而车内的何宝荣返头望了眼黎耀辉,又和身边的人亲热起来。

二是黎耀辉一个人开着车终于到了瀑布,耳边响起黎耀辉的这句独白。瀑布的水打在黎耀辉脸上,已经分不清脸上是瀑布还是泪水。

而此时的何宝荣,来到了当初二人共居的小屋,修好了台灯,码好了香烟,抱着黎耀辉盖过的毯子,等着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光乍泄,春光乍泄上映二十周年威尼斯手机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