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心理医生,人格分裂者必

本文主要以个人角度出发,掺杂个人经历对电影发表观后感。

其实每个人都是人格分裂,只不过是在对不同的人的时候才表现出来而已。

看电影之前,就看过网上之前疯传的一个万茜一人分饰七角的短视频,所以一点开,我就知道,另外六个人是安希分裂出来的人格。再加上影片前面很明显的暗示,他们爬窗看到,外面是一个精神病院,送盒饭只送一份,相信没看过那段视频,应该也会有很多人猜出这一点的。对于悬疑电影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最悬疑最烧脑的那个点没了,那吸引你看下去的动力也就没了,不过坚持看下去,我发现还是有很多惊喜的。

本片的结局是致命ID式的结尾,也是大多数人格分裂者的最终结局——恶的人格吞噬全部人格成为身体的宿主。 一开始安希与六大人格就是站在医生的对立面,被医生困起来,他们的唯一敌人一直都只有医生而已。 无论是记者的“他就是想看到我们打起来,看到我们求他们” 或是司机的“我们要一起出去” 又或是安希本人的“我为什么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们想起来啊!” 安希来到这里最初根本就不是被困,更多的是为了自保,保护这些善意的附属人格,这是她主动的行为。最初她和其他六大人格应该对这一切是清醒的。 但为什么她在这过程中却忘了? 因为其他六大人格先忘了,然后恶意人格对安希的主人格也产生了影响。 可以想象,最初大脑只有安希一个人格,后来她因为无法忍受自己的孤寂而创造出了另外的人格。她每创造一个,她就越沉沦,对附属人格的掌控力就越弱一层,直到有一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恶念使恶实体化为人体的第八人格。 这第八人格先是使其他六大附属人格互相猜疑互相攻击——还记得安希说的“为什么你们都变了?为什么你们变得虚荣开始互相妒忌”——这第八人格的“恶”开始辐射意志稍弱的六大附属人格。再设计使他们互相残杀,最终消灭安希主人格,成为安希真正的宿主。 安希主人格在最初应该很清楚恶的目的,所以她带着其他六大人格逃到了仓库——在影片中表现为沉入水缸中。 但在与第八人格对抗的过程中,她自己也受到第八人格的辐射,慢慢发生改变。她吃了对方给的药,潜意识被篡改,于是第八人格变成了医生人格,存在于安希的意识中。 最终其他六大人格为了安希而消失,脆弱无害的安希主人格怎么可能对抗得了强大的恶人格呢? 而这却往往是人格分裂者必然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 因为人格分裂,分裂的永远是善意人格。其他人格再怎么特点鲜明,他们永远是善的分支。善的人格被一分再分,不再受善的控制,而这一特点最终会被恶意所利用,所以无论是《致命ID》还是《你好!疯子!》都难逃这一永恒的悲哀。 但说到底,为了逃避孤独而将自己的人格分裂,其本身难道不是一种对被爱这一欲望的追求?不是一种“恶”的体现吗?

电影在未揭示人格分裂的核心之前,很有意思,更多是对现实的讽刺(描绘),诸如群体的残忍,个体的屈服与抗争,道德与生存等。知道主角的七个人格后,主线就变成了自我救赎,或者说群体救赎。

之前看过电影《致命ID》,反映的就是人格分裂的故事。讲真,《你好,疯子》确实有抄袭《致命ID》的成分,但作为中国极少数反映人格分裂的电影,我们还是要用宽容大度的心态去看它。生活在大天朝的我们,应该值得庆幸,每天为了中国梦打拼,哪有时间去人格分裂呀!所以,要拍人格分裂之类的影片,只好借鉴经验丰富的美国佬咯。

一开始七人出现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像是密室杀人的套路,一会儿死一个,最后剩下一个。随着线索一步步铺开,他们知道他们是在精神病院里,还有人在监控着他们,误以为他们是精神病。在接受过一次电击治疗后,他们开始反抗,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为此唱神曲,跳尬舞,演示人类起源,却没意识到,正是他们努力在证明自己正常的过程中,变得更加不正常。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开始假装的确是病了,但是病好了,那一段看的十分诡异,就像当初的大跃进一样,更像是传销,疯狂给自己洗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焚火吟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整个电影给我的感觉是 力度不够

电影把主体人格和各个附属人格,以不同的个体呈现出来。在幽闭的精神病院,滂沱的大雨不停地下,潮湿的空气中,充斥着极度的压抑和令人难以呼吸的晦涩,周围深不见底的悬崖,让人孤独到绝望。

在这个过程中,七个人的小团体中,出现了意见领袖,最开始是记者,也的确,记者一般都是站在离真相最近的地方,很容易成为意见领袖,可是他的文明、他的秩序,很快被出租司机的暴力打破。

在反映社会现实人性残缺的时候,总是戛然而止,人性的丑恶揭露,真善美的转换,前者不够丑恶,使得后者的转换反差没有很好的表现出人性的复杂多变和情有可原。

在这样的环境中,七个不知何所来的倒霉蛋,像突然从梦中苏醒一样,开始了一段荒诞的体验。每个人都看似正常,每个人又都不正常。他们先是绅士般的互相熟络,齐心协力冲破精神病的枷锁,证明自己不是一个该待在精神病院的疯子。

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没有什么对错和制度,强者为王。大多数人会向暴力屈服,比如电影中的一个细节,记者被关进牢笼的时候,女公关把披在自己身上的记者的衣服随意地脱了,转而换上了司机的衣服。而那些不屈服的,会被暴力打垮孤立。但是野蛮的暴力在一开始开疆扩土的时候有用,等安定下来时,还是需要文明。暴力压迫下的其他人,终究会将暴力推翻。

在人格分裂后,每个人格突然不如之前那么完整,变得只有一副空皮囊,缺少了自己的特点,他们对于消失自己成全安希的思想挣扎着力不够,安希对他们的表白同样苍白无力,言语中描绘的同甘共苦,各个人格与安希之间的羁绊太软,不足以使双方如此难受。同样的,在安希独角戏的7人格转换是不错的表现,但依然缺乏力度,这是对于附属人格生死存亡的关键,应该会更疯狂,更恶狠狠。

所有的挣扎好似都是徒劳,他们为了证明自己正常,像一个疯子一样做着怎么看都像神经病一样的荒诞事。他们由单独反抗到抱团反抗,由坚定到妥协,最后每个人都开始互相猜忌,互相怀疑,发怒,怨恨,自暴自弃。为了自己出去,不惜污蔑别人是疯子,不惜置别人于死地,人性的自私开始彻底暴露无疑。

这时候出现了历史老师、兽医和律师三个人抱团的群体效应,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认为是对的,才是对的,不管他到底对不对,可是这里并没有出现沉默的大多数,而是被记者和司机立马推翻。

其实,这八个人格,都可能不是最早的人格,而最早的人格,也不一定就是主人格。既然已经到了互相伤害的失去平衡的地步了,那么最终剩下的就是主人格。那么医生与安希,将会因为爱情,而“雌雄同体”。李正是第一个喜欢的人,没说,是现在的恋人啊@( ̄- ̄)@,医生,是为了爱而独占安希,才设计消灭其他人格,谁能证明,被消灭的人格,不是真正的最早的人格呢?真正的“我”,早就是“我们”了。

敏感、嫉妒、多疑、自负、心怀怨恨、不信任他人等,这些人格分裂的特征,在安希的各种附属人格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安希就是在这些不同人格的争斗中,每天饱受折磨,精神萎靡不振,行为古怪,有自杀倾向。

那个监狱的设置,很有意思,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谁不合群,就会被孤立,先是安希,后是那个记者。就像现在催婚的爸妈们,全世界到了二十多岁都结婚生孩子了,你怎么还不结婚生孩子?你不正常,你不合群,你这是病,得治!可是世界那么大,怎么可能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有的人习惯单身,不喜欢拘束,单身一辈子反而更潇洒;有的人是丁克,不抗拒结婚,可是不愿意生孩子耗费自己人生;有的人是同性恋,之所以不结婚,是因为同性婚姻还没合法,他们不愿意伤害一个无辜的姑娘……难道不结婚生子就是犯法吗?不好意思,在你父母眼里,恐怕是的!

而“我们”,活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你们能看到我们吗?

心理医生也是其中的一个附属人格,安希的七重人格,其实应该是七重附属人格,而不包含自身的主体人格。心理医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与其他附属人格作斗争,虽不近人情,却时刻为主体人格着想。

作为一个悬疑电影,虽然另外六个人是安希的分裂人格,这一点我开始就知道了,这让我在看前半段时很煎熬,可还是有很多点,是我没猜到的。比如:一开始,我以为七个人格分别是安希作为一个正常人身上所具有的特质,律师代表公正,女公关代表生理欲望,司机代表暴力,老师代表守旧,兽医代表爱心,记者代表好奇心……后来证明,他们只是基于安希的需求,才幻想出来的。这些人有可能是安希现实生活中遇到的人,甚至名字职业在现实中都有对应,只是被安希拿来利用,让他们帮她解决一些自己难以应对的问题,这些人也许还活着,也许已经死了。或许是安希目睹了这几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个个的死亡,才崩溃的,虚构出了他们?也有可能这几个人是她完全虚构的,现实中根本没有这些人。还有院长,一开始以为他真的是院长,后来证明,他很大可能也是安希的一个人格。

浅笑

《致命ID》里的心理医生,试图将自己变成主体人格,然后让其他附属人格互相争斗,互相杀害,消灭掉所有的其他附属人格后,以自己自杀的方式,将主体人格的身份交还给真正的主体人格,这种方式残暴、粗俗,但行之有效。心理医生帮助主体人格,消灭了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附属人格,实现了自我救赎的过程。

其实我觉得,这七个人,是一种自我调节。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个时候,看到不公平的时候,就渴望有一个律师,能替天行道(律师);和自己男神在一起时,希望自己性感有诱惑力(女公关);遇到危险时,有足够的暴力值反抗(司机);逛博物馆时,希望自己学识渊博不浅薄(老师);看到动物受伤时,希望自己有专业知识救助它们(兽医);看到黑暗肮脏的现象,希望可以报道出来让世人都唾弃(记者)……但是这些你作为一个普通人都做不到,所以便有了这样的人来安慰你。这就好像,孤独的你失恋了,幻想出一个闺蜜安慰你;你生日没人过的时候,幻想一个父亲记得你生日……但是幻想的太过了,就成了安希这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尼法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你好,疯子》里的心理医生,也选择了试图让其他附属人格互相猜疑,从而开始自相残杀,但这些附属人格谁若下死手,旁边的人就会加入阻止的行列。总之,就连自相残杀都无法协调一致,心理医生的计划败北了。

院长给安希枪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有可能安希也只是其中一个人格,真实情况是,某一个人,有两重人格,一个是他自己本人,这个人暂时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另一个就是安希,这是第一层 。而他幻想出的这个安希,又是一个具有七重人格的病人,这是第二层,如同盗梦空间,安希是这个人的梦,而那六个人,是他的梦中梦。影片看完,我推测,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院长。

心理医生又试图将自己的思想强加给主体人格,试图说服主体人格把附属人格都杀掉。主体人格太过强大,并不能受心理医生的思想左右,主体人格虽持枪,却无法对这些折磨自己的自己下手。

安希拿枪去杀其他人的时候,我一度怀疑,安希和医生才是分裂的人,其余六个是真的人,只是过来帮她治病的朋友,可是很快,他们自己选择离开,这个猜想不攻自破。安希在废弃厂房的那个世界,全部崩塌,一切都是她臆想出来的的,回到了病房。其实那个破旧仓库,是安希一个人的内心孤岛,与外界彻底隔绝。在这个大大的城市里,每个人晚上回到家中,静思反省的时候,都会像安希一样,有这么一个孤岛,在这里,你自己和自己对话。大多数是两个小人在打架,可是更多的是,你想哪个问题时,就会有对应的那个幻想的自己跟你对话。

心理医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握住安希持枪的手,试图将自己变成主体人格,替主体人格下手杀掉其他的附属人格,但心理医生还是失败了,主体人格再次表现出了自己作为主体人格的强大。

内心的孤岛全线崩塌,牢笼墙上的“救我”,变成了病房墙上的“救我”;牢笼里微弱光源下的十字架,对应病房的十字架。光源下的十字架也很有意思,象征着人在极度绝望的时候,心里也不忘有一丝微弱的信仰,渴望着救赎,渴望着光明。影片中安希好几次都在默念圣经,渴望得到主的庇护,说明她其实是乐观积极的,有可能是现实压力太大,所以才变成这样的。

无奈的心理医生最后无计可施,只能寄希望于附属人格的自我觉悟,自我毁灭。于是,心理医生揭露了他们的虚无,他们貌似绅士却给主体人格带来的困扰。

看到评论区很多人说什么话剧电影的,这个我就不赞同了,这部电影让我觉得,已经完全脱离了话剧的影子,也许有人又会拿场景单一,台词过多来说,可这不正是密室悬疑的特点吗?那你看催眠大师,不也只是有几个场景吗?况且这几个人的出场方式,让我觉得十分炫酷,历史老师被掉下来的黑板砸、出租车自己出车祸、兽医跟着电梯掉落、还有女公关、记者、律师我记不太清了,这场景单一吗?台词多吗?那你怎么看十二公民呢?

最后,所有的附属人格都认清了自己,甘愿为了主体人格放弃自己,放弃本就虚无的自己。

事实上,我觉得,这部片子的确不如催眠大师和十二公民,因为那两部电影,讲的故事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主线从来没有偏移,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它们砍去了很多枝枝杈杈的,就只是想讲好那一个故事,而这部,感觉导演野心太大,想表现的太多,前面是正常人怎么证明自己是正常人,还有群体孤立等,所以有些偏离了。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它不是老老实实地在拍悬疑故事,又不是在循规蹈矩地拍剧情类说教片,而是将两者杂糅在一起,所以显得悬疑不足,说教有余。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好电影!剧本不是特别精巧,倒也十分精致,演员演技全部炸裂,值得一看。

伴随着七声枪响(是的,是七声,最后一声是心理医生的),主体人格终于解脱了,成功的走出了精神病院,结束了自己的救治生涯。

不过对于网上津津乐道的那段,万茜一人分饰七角的戏,我不怎么喜欢,我更希望看到其他几个人的脸,在万茜脸上叠加着重合着说出那番话,而不是一直她一个人,夹杂不同声音的陪衬。

心理医生完成了自我救赎,成功的拯救了主体人格,虽然艰辛却从不止步。

很多人纠结安希一直问的那个问题,那些人为什么都变得陌生互相不认识,我猜测是因为治疗起到的某种作用,将他们的人格暂时消灭了,病情再次发作的时候,那些人格又重新重头来过,所以才不认识吧。这是一个循环,像电影里那样,治疗一轮之后,好了很多,那六个人格也都走了。可是等病再次发作的时候,那六个人再次回到那个破旧工厂,重新认识,开始下一次的循环。当然这个解释,我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心理医生,每个人每天都在进行着自我救赎。

影片的最后,安希虽然没好,但是我觉得至少也快了,医生是一个拯救的象征,意味着安希已经开始在好转了。唯一让我疑惑的是,有没有可能,医生才是本体,因为平时太过坚强,一切都硬撑,所以幻想出一个弱小的安希,一切都需要其他人格的保护和照顾?而安希之所以叫安希,真的是医生的主人格,希望分裂出来的这个安希,能够早点“安息”,他的人格分裂能够治好。就如同一个个的你和我,在大城市里打拼,在外面的时候,假装坚不可摧,其实回到家之后,脆弱得不堪一击。

当你要发怒的时候,心理医生会马上跳出来,试图阻止你发怒,所以请给你的心理医生十秒的时间,让他完成对你的自我救赎。

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人格分裂怎么才算是治好,比如致命ID那个,最后留下一个邪恶的人格,算是治好吗?治疗人格分裂,难道是医生为病人选择一个品行比较好的人格,把其他人格都摧毁才算治好?还是随便哪一个,只要消灭其他人格,留下最后一个的人格,就是治好?或者说是,医生选择一个最接近病人本人的人格?可是分裂出来的人格,每一个都是病人本人。这样想下去,我突然有点惶恐,就像同性恋一样,以前被人说是病,现在证明不是病,会不会人格分裂其实也不是病,毕竟每一个人格都是他自己,如果残忍地摧毁任何一个,都是不是完整的他了,只要他不危害社会,不妨碍别人,那么是不是人格分裂也是正常的?

当你妒忌的时候,心理医生也会马上跳出来,细数你的拥有和富足,所以请多关心自己所拥有的,珍惜身边的人,珍惜对你好的人。

安希就像你我,脆弱的需要安慰的时候,没有人安慰,所以只好自己幻想一些人来安慰。如同我们晚上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在自己一个人的内心孤岛上,进行七个人的对话,安慰疗伤。

当你多疑的时候,心理医生也会马上跳出来,劝你了解事实真相,多一些信任,所以请在下结论之前,三思而后行,不要因猜疑而错怪值得信任的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青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你自负的时候,心理医生也会马上跳出来,浇灭你狂傲的火焰,所以请认清自己,不要飘在空中,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心理医生,人格分裂者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