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刻刻电影心理分析,认识你自己

一直觉得克拉丽莎和伍尔芙有惊人的相似,并且克拉丽莎一天的生活确实与《达洛维夫人》微妙同步。

    关于伍尔芙,她为什么选择死亡是我不能了解但特别想知道的-_-。电影最后给了一个解释,她说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nd to know it for what it is, at last ,to love it for what it is, and then to put it away.
永远直面生活,了解它的本质,爱它,然后放下它。

劳拉吃药自杀,代表她心中的有苦难言,拥有如此幸福的家庭,还有什么痛苦可言。连感受到苦的资格都没有,这才是最悲哀的。

影片中,劳拉拥有体贴细致的丈夫,家境殷实,生活无忧,看上去令人艳羡和赞叹。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与丈夫虽是青梅竹马,然而婚姻并非她主动的选择。包括亲密的丈夫在内,无人察觉劳拉的痛苦。当邻居琪蒂来访,告诉劳拉她将要做子宫疾病的手术,手术的风险对婚姻关系可能造成后果令她痛苦,以及惶恐于丈夫的承受力。劳拉安慰琪蒂,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是否男人从战场上回来就代表这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包括我们(女人)?劳拉的疑惑正是伍尔芙在她创作过程中一直在思考的方向,她说,为什么男人总是拥有财富、权力、名誉和地位,女人却一无所有?难道女人真的不及男人吗?劳拉安慰琪蒂,并给她的一个吻,大抵被解读为同性恋的暗示。劳拉的故事离二战结束不过五六年,她和伍尔芙一样,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反思能力。琪蒂要的是安慰,她全然不懂劳拉话里暗藏了一个意思:女人应该从把男人放在第一位的想法中脱离出来。伍尔芙在她诸多谈论女人与小说,女人与写作或阅读的关系中,用大量的文字来思考女性声音在历史上的缺失度。劳拉是伍尔芙笔下达洛维夫人在时代前进中的镜像。劳拉的那一吻混合了基于同性之间,在彼此不能懂得的情形下,却又此时此刻需要的彼此的安慰和悲悯。
 
    “达洛维夫人说自己去买花。”这是伍尔夫正在构思小说的开头,在电影中是细如发丝的伏笔。劳拉看见餐桌上的鲜花,问正在给儿子弄早餐的丈夫,花店会这么早开门?花是丈夫特意去花店喊老板娘开门,买回来的。劳拉站在窗边微笑挥别出门上班的丈夫后,笑容瞬间黯淡。邻居的造访,内心隐含痛苦的劳拉临近崩溃的边缘,她决定去死,带着八个月的身孕。惟有死亡,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其实知道这部电影纯属偶然,坦白来说,我对伍尔芙了解并不多,高一的语文课听老师讲过,第二次就是做模拟卷看到的《笑的价值》,作者是伍尔芙。所以在看电影前,只依稀记得她是个容貌惊人才华横溢的女子。

        Michael Cunningham被某些媒体誉为美国当代最大胆和最具独创性的作家,white angel、Flesh and blood、The Hours都是他的获奖作品。他有两部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分别是《时时刻刻》及《末世之家》。《末世之家》的电影于2004年推出,反映了美国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生活。四个性格不同、经历各异、有着不同性取向的青年男女,最后离开了喧嚣的纽约市,到纽约州北部一起生活,共同抚养其中二人的孩子。Michael的同性恋取向并没有影响他将创作的触角局限在性别的角落里,他在作品里表现出了超越性别的情爱,并得以在这个角度深入人类情感的深处,我觉得这和伍尔芙“双性同体”的观点也颇有默契。并且如同《时时刻刻》这部作品,展开不同时代的画卷并将它们分别连接起来也是他所擅长的。
     
       而关于virginia woolf,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普通读者》中序言是这么写的,“她是与乔伊斯、普鲁斯特比肩的文学大师。她是与劳伦斯并称的英国散文大家。她是与波伏娃齐名的女权主义领袖。”这样说有难免有偏颇之处,但是也可以借此了解她的多方面才能和在文学史中的地位。

她们的故事交织到了一起,在每个时空,女人都被压抑,但更多的是抗争和自由的表达。

(来源个人公众号天水碧:tshuibi2016)

伍尔芙,一个天才,同时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对她来说,她想要的生活不是里奇蒙德所向往的乡村生活,而是伦敦大都市的震撼。尽管去伦敦很可能导致她精神病再一次发作,她却从没放弃追求自由的可能,就像她所说,“如果让我在死亡和里奇蒙德之间做选择的话,我选择死亡”。

       德尔菲的阿波罗神庙里刻着这样一句话:know thyself 认识你自己。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历程,因为灵魂虽然在你的躯体之中,但却永远像贴着玻璃窗的幻影般不可触及,你要追随灵魂的脚步,就注定要历经艰险。在我看来,电影里的三个女主人公就是走在这条道路上。劳拉一直在追问“我是谁”这个古老的命题,家庭主妇是她在婚姻生活中所扮演的一个角色,她清晰地意识到了这点,清晨她赖在床上看书,而对丈夫在楼下乒乒乓乓找东西的声响置若罔闻,一小刻对于融入到这个角色扮演的推迟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的。在窗帘边假装愉悦地目送丈夫离去是角色扮演中的程式化动作,做蛋糕是她证明自己可以胜任这个角色的一次尝试,尝试失败了,她下决心要找个地方清静一下,于是她重新做了一个蛋糕,独自来到了旅馆,读着伍尔芙的小说,她想到死亡是可能的,但随即她就意识到她有多么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于是她选择了生下第二个孩子以后出走。这个人物形象是不丰满的,因为她的过去并没有被完整地交代,她的未来其实也充满未知,她是否找回了内心的平静,是否离开家就是生活的全部内容?这不是童话,这里是个欠缺。

同大多数影片一样,水总是作为情感的象征予以呈现。水是该片的一个视觉主题,它的形象反复出现,给人以暗示。影片从三个主人公清晨洗脸开始,水的形象第一次对比出现。片中的伍尔芙,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以及其他精神疾病。她不能象身边那些“健全”的人那样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是始终存在于危险当中。就象她生活在伦敦郊区的一个小村庄——河边。河水意味着过于巨大的情感,让她不能掌握。所以伍尔芙最终只能自沉于水,河水淹没了她,情感淹没了她。奔腾的小河,水流无拘无束,也代表了伍尔芙对自由的向往。湍急的水流,也代表伍尔芙内心对追求女性自由和独立的强烈愿望。

影片中临近结束时,克拉丽莎脸上有一抹微笑,浅浅的,像蝴蝶停在风中。“把人生看透,真实地面对人生,了解人生的本质,当你真正了解了人生,就会热爱生命。”而“热爱”是一个烫手的词,智性如伍尔芙不会不知悉,她的墓志铭是“死亡,即使我置身你的怀抱,我也不会屈服,不受宰制。”

克拉丽莎,一个现代生活中的女编辑,因为名字与达洛维夫人一致,所以一辈子都没能摆脱“Mrs.Dalloway”这样的称呼,知道好友理查德的去世,才终于开始面对她自己的生活。

最后摘抄坎宁安小说结尾的一段话,算是点明主旨吧

鸟翱翔于天空,是自由的象征,埋葬小鸟是对伍尔芙命运的暗示与预演。

电影以伍尔芙正在构思小说为基调,导演用蒙太奇的手法把三个时代、三个女人的一生浓缩在普通平凡的一天中。镜头语言的叙述密度与小说里的叙述密度不同,后者是情节的张力,前者是动态下延绵散开的思考。
 
1923年,里奇蒙。伍尔芙从清晨的钟声中醒来,她在构思一部新小说。1951年,洛杉矶。早起的丈夫买回一把鲜花,这天是他的生日,怀孕的妻子劳拉还未起床。劳拉拿起床头一本书,翻开来读。2001年,纽约。克拉丽莎在闹钟醒来,她要在晚上举办一个晚会。三个女人的遭遇如同镜子的映照,互为关联,既相似又各有不同。
 
伍尔芙作为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人物之一,读者(确切说是女性读者)对她的认识,大概缘于她在《一间自己的屋子》里的那个著名的说法:“作为一个女作家写作,至少需要两样东西:一间属于自己屋子,一笔可以自由支配的钱。”说的是经济能力,同时也是选择能力和自我意识的苏醒。

电影一开始便充斥着压抑的气氛。一个女人,在写给她丈夫的遗言,随后走到湖边,将石头装进口袋后,再缓缓走向湖心。

“我记得有一天清晨,天一亮就起床,全世界充满了各种可能,我当时在想,原来这就是幸福的开始,这是幸福的源头,往后一定会更幸福。我从来没想过那不是开始,那就是幸福本身,就在那一刻,就在当下。”

弗吉妮娅·伍尔芙(妮可·基德曼饰演)

患有抑郁症的伍尔芙被丈夫安排住在乡下疗养。后世钟情于伍尔芙的读者,大抵都会说,伍尔芙最正确的抉择就是嫁给了伦纳德。伍尔芙几乎所有重要的作品都是婚后完成的,为方便她的作品出版,夫妇二人在家里经营了一个出版社。正如伍尔芙写给伦纳德的遗信中所言:“你已给予我最大可能的幸福。你在每一个方面做到了任何人所不能做到的一切。”伦纳德是她作品的第一个读者,伍尔芙很在意伦纳德对她作品提出的意见。做夫妻如此,应该是莫大的幸运了吧?然而伍尔芙的敏感和自我的独立思考,不会让她满足于世俗的妇唱夫随。伍尔芙在丈夫无微不至的关照下,偷偷逃跑过一次。伦纳德追到火车站,夫妻二人爆发了一次对彼此的诘问。
 
伦纳德说他所做一切是为了她好。由于伍尔芙反复发作的抑郁症,以及她两次自杀,为她健康着想,躲开伦敦的喧嚣,住到幽静的郊区。亲密关系中,最难相处的就是,我为你好,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并不想住在这里,过这样的生活,不要乡下的宁静,我要伦敦的热闹。”伍尔芙对丈夫说出自己的感受。宁静或者热闹,并非喜欢的缘故,她要的是选择的自主。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说她应该生活在郊区,这样对她有好处。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她的心声,“我一个人独自在黑暗中挣扎,只有我自己才能了解我的状况。就算最无助的病人也有权利选择过自己的生活。”
 
宁静的郊区生活,真的能让她远离抑郁症的困扰吗?姐姐带着孩子来访,小女孩在花园发现一只受伤死去的小鸟。伍尔芙躺在花园的地上,脸伏在树的阴影里,看着死去的小鸟,不是出于怜悯。伍尔芙在构思《达洛维夫人》期间,原本是想让达洛维夫人自杀,小说中最后自杀的是从战场上归来的退伍军人。她和小侄女聊到小说中人物时,说必须有个人去死。退伍军人赛普提默斯是达洛维夫人的镜像,也是伍尔芙的镜像。小说中人物的死亡是伍尔芙反思的镜像。
 
劳拉的丈夫丹在生日餐桌上回忆上高中时与劳拉的相遇,他对眼前生活的满足,和对往昔美好的回忆,于自己实在是幸福快乐的事。浑然不觉妻子脸上隐忍的痛苦。劳拉在结婚时,没有选择的自主性。作为全职太太,她不会做蛋糕,却拼力用做蛋糕来证明她爱丈夫。劳拉在旅馆最终没有勇气选择自杀,她还是给了自己一个决定,生下孩子后,离开家庭。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义无反顾的出走,对一个家庭来说是致命的打击,也残忍。
 
生活在纽约,生活在现代的克拉丽莎·沃恩,有相处十年的同性伴侣,有一个未知生父的女儿。克拉丽莎因与克拉丽莎·达洛维夫人同名,被前男友查理德称为“达洛维夫人。”达洛维夫人长期照顾身患艾病,也是同性恋的查理德,一个不被认可的诗人。“我要自己去买花。”克拉丽莎对卧室的爱人说。克拉丽莎较五十年代初的劳拉,二十年代初的伍尔芙有太多的选择和自我支配自由,包括她坦然自己的性取向。克拉丽莎要买花,要在晚上举办一个晚会派对,为庆祝查理德获得了一个文学奖项。查理德在晚会派对到来之前,在克拉丽莎的面前跳窗自杀。小说《达洛维夫人》中,达洛维夫人的晚宴高朋满座,退伍兵赛普提默斯选择自杀。达洛维夫人听闻,初是震惊,继而她认为是解脱了。
 
查理德跳窗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伍尔芙给丈夫遗言中的一句话。克拉丽莎对女儿说:“只有和查理德在一起的时候,才感到自己真正的活着。”年过五十的丽萨活在往昔的回忆中,她害怕死亡随时降临在查理德的身上,她热衷于各类宴会,勤勉悉心地照顾他的生活。查理德戳穿丽萨生活的真相,她所做的一切是为了逃避,逃避生命里的真相。他看透了热闹背后的虚无,以及热闹之后每时每刻更深的孤单和寂寞。他写了生命中唯一一部小说,却让旁人晦涩难懂。他是当年那个察觉母亲异常,哭喊着追赶母亲的孩子,他在小说里写母亲以死亡的方式来解脱自己。当年“在死亡面前,选择了生命”的劳拉死在儿子的小说里。查理德说他是为丽萨而活,他用死亡让丽萨面对她自己的生活,不再逃避。

亲爱的伦纳德,要直面人生,永远直面人生,了解它的真谛,永远的了解,爱它的本质,然后放弃它。——维吉尼亚•伍尔芙。

       克拉丽莎则一直在追寻幸福的真谛,她对女儿所描述的幸福的可能即幸福本身的话非常打动我,但是她自己却长期陷在对尴尬生活的回避之中,她始终生活在回忆里,理查德是她将现实生活进行下去并觉得美好的重要原因,所以萨利才是虚假的安慰,但是理查德不愿再为了她而活下去了,他要克拉丽莎睁眼看看自己现在的生活很美好。小说《达洛维夫人》中的老兵塞普蒂默斯是替达洛维夫人在精神上完成死亡使命的人,伦纳德曾经问伍尔芙为什么要有人去死,死的那个人会是谁。伍尔芙告诉他是个诗人、幻想家,并且有人要死,是为了让其他人更加珍惜生命。这是对比。因为只有诗人才能抛弃生命的日常关怀,为了追寻终极关怀而选择生死,达洛维夫人不会选择死亡,即使她也同样遭遇了虚无,但是生命的每个瞬间,那些漂亮的茶碟、美丽的手套或是帽子,对她来说都是奇迹,她实在太热爱生活了,她热爱的是生活本身。理查德就是那个诗人,他对克拉丽莎说过,他写作不是为了拿奖,是为了记录生活本身,特别是瞬间moment,他想要传达人在瞬间的精神体验,他在追求生命的终极关怀。理查德的离开促成了克拉丽莎更好地活下去。

老年劳拉跟克拉丽莎说丈夫布朗罹患癌症去世了,女儿也早逝了。让我想起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里面,女主角直子的叔叔早年死于自杀,然后直子姐姐也是自杀而亡的,直子内心也有追随他们而去的冲动,所以她的心理和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家庭系统排列创始人海灵格发现我们会重复亲人的命运来保持对亲人的认同,也就是说如果家族里面有人自杀,家族后代有非常高的几率出现自杀的情况。亲人命运如此悲惨,自己没办法过的幸福,仿佛过的幸福就是对亲人的背叛,这在潜意识里是不允许的。男友木月深爱着直子,他觉察到了直子自杀的倾向,选择了顶替直子完成了自杀,以为这样直子就不用自杀了。潜意识的动力就是:宁愿是我而不是你。可惜,直子最后还是自杀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天水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那一天,也许是因为追出来哭泣的她的儿子,令劳拉放弃了结束自己的生命,选择了另一种也许不被世俗所理解,却是她想要的生活。劳拉说:“没有人会原谅我,除了死亡。但我选择活着。”劳拉勇于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也勇于面对做出不得已的选择之后的苦痛和内疚。

       电影《时时刻刻》中,由《达洛维夫人》这部小说连接了三个不同时代的女性的一天,分别是作家伍尔芙、家庭主妇劳拉布朗和编辑克拉丽莎。劳拉布朗的命运因《达洛维夫人》而有所改变,克拉丽莎则因名字的相同并且同样在准备宴会而与小说产生联系;克拉丽莎与劳拉布朗之间的连接点是理查德,理查德是劳拉的儿子也是克拉丽莎的旧情人。电影分别由三位配偶回家的镜头引入三位女主人公。而在女主人公各自的生命中,这三个配偶的地位是比较微妙的。
       
       镜子和花是大家注意到比较多的意象。电影的开头分别有伍尔芙和克拉丽莎照镜子的镜头,她们在照镜子时的表情都是冷静而忧郁的,似乎是灵魂与外在形体产生了疏离,镜子应当可以看作是自我审视的工具。电影里到处可以看见关于花的细节,劳拉和儿子的睡衣、伍尔芙的睡衣、书签、劳拉做的蛋糕(那个黑色为底色,镶着忧郁的蓝色花边和象征离开的黄玫瑰的诡异的蛋糕)等等。首先出现的是伍尔芙家里的花,契合伍尔芙气质的紫蓝色矢车菊;然后是丹替劳拉买给自己的黄玫瑰,丹替劳拉做的事情太多了,替她选择更好的生活,替她做好一切;最后是克拉丽莎决定自己出门去买花,劳拉在起床时曾经轻轻念起小说《达洛维夫人》的第一句话“Mrs. Dalloway says she will buy flowers herself.”这个愿望终于由克拉丽莎实现了,她享受着美妙的清晨的空气,穿过伦敦的街道,上演着达洛维夫人曾经经历过的美好路程,走进琳琅满目的花店,感到无比幸福。而红粉双色玫瑰出现在她和路易斯见面的镜头之中,颇有暗示其双面性取向的含义。
       主要人物的对手戏。首先是伍尔芙和丈夫伦纳德在里奇蒙的车站,因为姐姐凡妮莎的到访,她分外地想念伦敦,她不是要离家出走,她是想不通过任何人的同意就独自去伦敦参加宴会然后再回来。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有精神病史,并自杀过,伦纳德时刻注意着她的行踪,她被照顾着,但是她也不自由。他们最开始的镜头里,两人保持着较远的距离在互相喊话,伦纳德表示痛苦,因为他放弃了很多全部是为了伍尔芙,而伍尔芙却不知感激。伍尔芙告诉他,他做这一切其实是害怕失去爱人,她虽然是一个病人但是也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她不选择为了生命的延续而过着乏味煎熬的生活,她也想为了伦纳德好好活下去,但是她说:“我的生活已经从我这里偷走。我住在一个自己根本就不想生活的小镇里。我过着一种自己根本就不想过的生活。”最后伦纳德妥协了。他必须面对生活的真相,面对爱人的选择,面对将来会失去爱人的痛苦,因为永远无法在逃避中寻找安宁。
        
      其次是劳拉和儿子,孩子很敏感,他能敏锐地捕捉到母亲的情绪,他是母亲的挽留者,他意识到了母亲可能做出的选择。这三个故事都各自有一对挽留者与被挽留者,伦纳德是伍尔芙的挽留者,克拉丽莎是理查德的挽留者。然而,正如同劳拉在结尾时和克拉丽莎所说的一样,有的时候,你别无选择。在丈夫丹的生日家庭派对上,丹的表白向我们揭示了布朗夫人的生活,她一直是内向而自闭甚而有些自卑的女孩,丹是个好人,他把她拉入他的生活,却没有考虑到这是不是她想要的,对于劳拉来说面对丹的求婚她没有什么理由说不。她自始至终在婚姻里扮演一个角色,她生活在社会对家庭主妇定义的观念之中,基蒂也是,但是基蒂比她要如鱼得水,基蒂在观念中感受到了幸福,但是劳拉没有,她对自己感到沮丧,因为她甚至连一个人人都会做的蛋糕都做不好。临睡前,丹在呼唤她,而劳拉却在卫生间里情绪崩溃但又佯装镇定地回答丈夫,因为在放弃自杀之后她已经做出了离开的选择。
 
      接着就是克拉丽莎的戏,一是和理查德的两次交谈,头一次理查德讽刺她“达洛维夫人总是举办宴会,掩饰内心的寂寞”,她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无意义,她明白了自己是在照顾理查德中逃避自己对生命无可珍惜的事实;第二次理查德向她表白了心意,他不想再活着了,他为她活了十年,现在要做出为自己的选择,他说我爱你,其实这就是克拉丽莎想听到的或者说追寻的。克拉丽莎为什么要办party,她明明知道理查德没有朋友,也不爱虚名,这不是为理查德,是为了她自己。她要理查德坐在那里,大家会知道理查德是属于她的,她要cover the silence.但是理查德要解脱自己,同时也要解脱克拉丽莎,要她睁眼看看自己的生活,看看萨利。还有一场是克拉丽莎和女儿躺在卧室里讨论幸福的戏,这场戏的台词特别精彩:

深圳市心海湾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心理咨询师

1941年,英国,萨西克斯。屏幕上,流水淙淙,听得出水中还未消退的寒意。镜头渐次拉远,这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有细碎的阳光撒在河面上。镜头转切,一双女人的手,很瘦,快速地扣大衣扣子,系好大衣腰带,然后快步出门。她像是去赴一个快要迟到的约会,脚步匆匆夹着点凌乱,女人来到河边,望着河水,她捡起草丛里的石头塞进大衣口袋,走进河流。这一天是1941年3月28日,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自沉于度假屋附近的乌斯河。
 
这是电影《时时刻刻》的片头。电影改编自美国作家迈克尔·坎宁安的同名小说,小说出版后获得1999年普利策文学奖。电影获得2003年奥斯卡提名九项,片中饰演伍尔芙的妮可·基德曼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演员。镜头下的时空跨越近80年,三个时空交叉叙述,三个不同生活背景,不同身份的女人普通平常的一天,串联这一切的是伍尔芙那部意识流小说《达洛维夫人》,小说最初的名字是《时时刻刻》。

电影的最后,与开篇相呼应的,是伍尔芙将石块装进衣袋,缓缓走向湖边的脚步,伴随着她的动作,是她最后留给伦纳德的遗言:

       伍尔芙和瓦纳萨的吻,如同伍尔芙所问的,我有可能逃脱吗?伍尔芙向往瓦纳萨所在的伦敦,她想离开疾病的折磨和医生的控制,而瓦纳萨也理解,她懂得伍尔芙内心的折磨,但是她无能为力地走了。瓦纳萨的形象是饱受争议的,因为作为伍尔芙的姐姐,她也是bloomsbury组织的核心人物,一个才华出众的画家,她并不是电影所刻画的那样时尚、流连于各种无聊的宴会。
       
       克拉丽莎和女伴萨利之间的吻,其实萨利是有原型的,在《达洛维夫人》中的萨利,是个奔放、无拘无束的少女,在青年时代给了达洛维夫人安慰却不可避免地在中年走向平庸。她们之间的吻是不同的,发生在克拉丽莎与老年劳拉的谈话之后,克拉丽莎对劳拉本来是抵触的,她觉得劳拉是造成理查德悲剧的原因,但是一番谈话之后,克拉丽莎的看法改变了,她明白劳拉在说什么,人有的时候别无选择,如同理查德,他们都需要直面自己真正的生活,她明白理查德解脱了她,她直面生活的第一步就是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劳拉说她是个幸运的女人,因为她所拥有的正是她所热爱的,只是她一直没有觉察到。这个吻是特别的,她开始珍惜萨利,这个始终在她身边,陪伴了她十年的女人,对她来说不再是虚假的安慰。

本来没想到在电影分析沙龙上分享这部电影的,因为没看懂。后来搜了一些影评和背景知识介绍,竟然还发现有很多篇专业的论文讨论这部电影。再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才发现这真的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电影,三位奥斯卡影后的演技也是爆棚到炸。本文是电影分析沙龙上的节选,沙龙上的分享比文章要丰富立体的多。文中除小部分内容为网络影评的整理外,其他大部分内容是自己的分析和解读。仓促之作,不乏错漏之处,欢迎大家留言赐教,讨论。

在查理德自杀后这天晚上,已然苍老的劳拉来找克拉丽莎。当年,劳拉抛家弃子远走加拿大,在图书馆谋得职位,直到儿子的死亡,她未与家人见过面。摆好晚宴餐具的客厅,空空如也,两个女人相对而谈。后悔当初的选择吗?劳拉说,“在你别无选择的时候,后悔又能代表什么呢?”镜头闪回当年,劳拉把年幼的儿子托付给邻居,驾车离开。多年后,查理德理解了母亲当年的痛苦和选择。劳拉说克拉丽莎是幸运的,丽莎与查理德相爱,分手后听从自己的天性爱上一个女人,还有自己的孩子,过的是自己想过的生活。然而,克拉丽莎依然困在自我逃避之中,直到目睹曾经的爱人坠楼。“逃避永远得不到平静。”种种如数挣扎和压抑,在小说《达洛维夫人》中早已写明了真相,包括退伍兵拒绝和妻子生孩子。从伍尔芙小说之外的文字中,不难发现,退伍兵喜欢读莎士比亚,尤其是《安东尼和克利奥特拉》,并非仅仅为小说情节而设置。赛普提默斯年少时喜欢的是其语言的魅力,当他从战场上幸存下来,被当做英雄看待,无人知晓他已经把自己从人性上解构得体无完肤。关于自杀,在小说《达洛维夫人》中,伍尔芙用平缓细腻的笔触,写了退伍兵赛普提墨斯思考自己为什么想自杀,又该如何自杀。借助生与死的意义,最终落笔还是人性的幽微。
 
 “莎士比亚是多么厌恶人类啊,---要穿衣服,要生孩子,还要欲壑难填的嘴巴和肚子!如今赛普提默斯已经领会了真相,这个消息隐藏在华丽辞藻背后。一代人传递给一代人的秘密信号。”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空阶夜雨凉(来自豆瓣)
来源:

      电影改编自美国作家Michael Cunningham的同名小说,小说则取材于19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现代作家Virginia Woolf的代表作之一'Mrs. Dalloway',并且作者还把伍尔芙本人编排进了小说之中。

女性主义这个概念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所以我也没有用女性主义来评价这部电影的妄想。只是浅薄的根据自己的理解,从心理与意象这个切入点,给予这部电影片面的分析。

这三个女人生活在不同的年代,但确实是有什么将她们联系在一起——她们心底活着的梦想,以及她们所面对的庸俗生活,所以她们才会选择抗争。

       然后来说三个女人的接吻。在坎宁安的小说中,只有两个吻,都非常纯洁和抚慰,电影里的三个吻,每一个吻的意味都不同。

一、意象的解读

比如克拉丽莎。

“我们尽管才华横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怀抱着最奢侈的希望、奋力创作,但我们的书并不能够改变世界。我们过自己的日子,做不论什么事情,然后便睡觉----就这么简单平常。我们之中少数人跳楼、投河、服药自杀;稍多的人死于意外事故;大多数人、绝大多数人被某种疾病缓慢吞噬,或者如果我们极端幸运的话,则被岁月本身吞噬。唯一的安慰是:不是这里就是那里,尽管面对极大的困难、完全出乎预料、我们的生命似乎会有那么一个时刻突然绽放开来,给与我们所期望的一切…谁都知道这些时刻的后面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其他的时刻,黑暗得多也困难得多的时刻。但是我们仍然珍爱这座城市,珍爱清晨;我们更加希望的是得到更多期望的一起。”

2、花的意象解读

说实话电影的一开始我是茫然的,有种不知所云的感觉,似乎叙述了不同时代的三个迥然不同的女性很平淡的一天。然后这三个人都与“达洛维夫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她的女儿也是整部电影里最美丽的角色,因为无论理查德还是克拉丽莎,他们的悲哀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岁月的累积而带来的,但是女儿没有,她很年轻,她生活在无限的可能之中,她将过去的悲哀成为鬼魂。

2、理查德人物解读

伍尔芙说,只有我,我,才最清楚我想要什么,这是我的选择,作为一个人的选择。

       电影的中文译名有时时刻刻、此时此刻、小说人生和岁月如歌,我还是更喜欢时时刻刻。The Hours本身就取自《达洛维夫人》的曾用名,而这两部作品,其实都贯穿了一个关于moment的理念, 关于生命的瞬间与一个又一个紧密串联又散漫在回忆中的时刻。

剧情介绍:

小说的开头这样写,故事的开始克拉丽莎也正去买花准备给挚友理查德筹备典礼。但是这个被喜欢举行晚会,带给他人快乐的包装表面的克拉丽莎却有孤独的灵魂。

       小说《达洛维夫人》讲述了一个国会议员的妻子—达洛维夫人的一天,在这一天里,她见到了曾经的旧情人彼得•沃尔什,他是个博学、不为世俗所拘的“浪子”,而她最终选择了嫁给平庸的国会议员达洛维先生,他远航去了印度,结了婚离了婚准备再结婚,再见面的时候各自心潮起伏;她举办了一场让她如坐针毡的宴会,上流社会各式形形色色的人物均有到场,但是虚荣心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让她得到极大的满足了;她听闻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兵-塞普蒂默斯跳楼而死的消息(这是小说的另一条线索),她感受到他所受的压迫,感受到战争留给他无法安抚的阴影,她的内心产生了共鸣。伍尔芙只描写了这个女人的一天,却写尽了她的一生。伍尔芙只描写了一个女人的一天,却呈现了战后英国社会的精神概貌,探索了关于生与死的永恒命题。她利用意识流这种创作技表达了深刻的社会意义和精神实质。

来源:

曾经的克拉丽莎胆小,懦弱,她顺从于此时此刻平淡而庸俗的生活,也许理查德意识到了这点,于是他说:“放我走,也放了你自己。”

       劳拉与基蒂之间的吻。劳拉在基蒂面前一直很自卑很紧张,她们原本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型,如果是在学校,基蒂一定是校园里很受欢迎的女孩,活泼、美丽、热情但是也虚荣、肤浅,而劳拉一直认为自己不美,年龄也大(貌似比丈夫大六岁),性格孤僻;若是在少女时期,基蒂是不会搭理劳拉的。但是现在,她们处于差不多相同的境地而成为了朋友,劳拉选择了现在的丈夫丹,只是出于这是一个“最好最合适的选择”,人在年轻的时候会感觉到生命有无数种可能,但是过了几年之后,可能就会越来越少,面对热情勇敢的战争英雄的求婚,她无法说不。那个蛋糕让劳拉感觉到很难堪,象征着她要扮演的角色,可这不是她所乐意和擅长的,给了她很多压力。基蒂的丈夫雷,在电影里没有镜头,小说中写到那是让劳拉感觉到与基蒂之间有了平衡的人,基蒂那么棒,但是雷却很平庸。男人无法了解女人所承受的压力,没有孩子,劳拉一直认为是雷的问题,却原来是基蒂,让人情何以堪,如同基蒂拿起《达洛维夫人》时,劳拉所回答的那样:“她办了一个宴会,本来以为会很好,但实际上没有那么好”,这也恰恰戳到了基蒂的痛处。“有多少男人是不够格的男人,又有多少女人是从不抱怨地生活着,她们对这种事不是含糊其词就是保持沉默”,她们共同遭受着折磨。在男性价值原则主导的世界里,女性超越了物质需求以后,精神上的虚无感与挫折感是很难得到哪怕是最亲近的男子的理解,因此才转而在女性之中寻求得到理解的满足。

作者:

伍尔芙说,逃避生活,并不能换回你内心的平静。所以最终,克拉丽莎挣脱了名为“理查德”的牢笼,开始为追逐自己的梦想迈开脚步。

离开克拉丽莎后转而选择了同性恋恋人华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取向上的转变?理查德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小时候全程目睹了母亲与女邻居凯蒂的亲吻,他感受到母亲身上同性恋的倾向,但那个时代,母亲没办法真的出柜,因为对母亲的爱与认同,他帮母亲做了母亲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这也是一种对母亲的爱与认同。选择男性伴侣,也表达了一种对女性的恨,是她妈妈这个女性抛弃了幼小的他,希冀着男人能给他带来安全感与稳定感,这些是爸爸布朗带给他过的。选择成为同性恋,既是对妈妈的恨,也是对爸爸带给他的感觉的认同。

“达洛维夫人说她去买花。”

汹涌的河水对劳拉来说象征着淹没和摧毁的力量。相对于伍尔芙时代,劳拉时代的女性对自身对了更多选择的自由,而不必一定以死亡为代价。

“Mrs.Dalloway,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感到愤怒?”理查德曾经这样问克拉丽莎。

作者:心理从业者(来自豆瓣)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死亡,只有不被理解的死亡罢了。有时候当你看清了人生的本质,那种偌大的虚无就会偷偷携带死亡的阴影一起靠近。有的人心中是很明白这一点的,因此他们选择不去看,他们选择逃避。

另外,起床时洗漱,伍尔芙倒的是水瓶里的水,并且不多;克拉丽莎是水龙头的水;一个代表着女性禁锢和生命能量的缺少,一个代表女性能量的自由和充沛。

她沉向湖底,湖面泛起一圈涟漪,冒出几个气泡,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为什么一定有人要死?”在回到伦敦的某个夜晚,伦纳德问伍尔芙。
“为了对比,”伍尔芙说,“为了让活着的人更加懂得珍惜生活。”
“那么谁会死?”
“诗人。那些心怀梦想的人。”
然后我看见理查德从窗口翻身而落。

胡聪聪

劳拉,她是上世纪标准的家庭主妇,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儿子。但当她某一天读到《达洛维夫人》时,才突然意识到尽管这样的生活是很多人追求的,平淡,简单,却幸福——但这却不是她想要的。因此才有了她心底痛苦的挣扎。

伍尔芙会游泳,她装进石头表示她决定带着这些压迫她的思绪一同沉溺。石头也代表着深深凝聚的情绪和未发散的力量,荣格自传中写道:每当他想到石头的时候,便会产生一种舒适感,石头安定而实在,沉默不语,千万年来保持着如此的禀性,荣格对石头有如此的深刻的情结,某种程度上把它当成了永垂不朽的存在。溺水的时候,鞋子脱落也表示脱离了束缚。劳拉在酒店准备自杀的时候脱掉鞋子,也是脱掉束缚的意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空阶夜雨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劳拉的丈夫布朗也感受到了劳拉想自杀的冲动,潜意识的动力很可能是:宁愿是我而不是你。所以,在他年轻的时候就罹患癌症死去。女儿的死则是对父母离去的潜意识追随,就如同直子对她叔叔和姐姐的追随。理查德的死也要部分这样的家族牵连的诱因。

愤怒。当然会愤怒。我将梦想寄托于你,我们相依为命。

劳拉·布朗(朱丽安·摩尔饰演),一个生活在二战末期的洛杉矶的家庭主妇,正在阅读《达洛维夫人》,这本书使她的生活发生了重大变化。那天她正在准备她丈夫的生日派对,肚子里有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她却和弗吉妮娅笔下的达洛维夫人一样,萌生了自杀的愿望。

理查德的死,终于使得克拉丽莎鼓起勇气审视自己的人生。她原本就像“达洛维夫人”一样,每天忙忙碌碌,却漫无目的。她很重视照顾理查德这件事,因为她将梦想寄于理查德身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理从业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劳拉·布朗(朱丽安·摩尔饰演)

伍尔芙家中蓝紫色的鲜花代表着一种神经质、压抑的气息,正是伍尔芙的精神写照。

为什么理查德性格是如此的孤立,如此拒绝别人对他的关爱和照顾(房间墙壁灰色冰冷的色调也能看出),因为他失去了他所爱的母亲,他对母亲的爱在他童年时期就被拒之门外。通过拒绝跟别人建立关系,来避免自己再次受伤。也是通过这样的自我孤立,来完成与母亲同样被孤立状况的认同。

克拉丽莎·沃甘(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现代版的达洛维夫人,一个女同性恋者。居住在2001年的纽约市,她深爱她的朋友理查德,一个才华横溢,却因艾滋病而濒死的诗人。理查德给她起的外号也是达洛维夫人,因为她和达洛维夫人的名字一样,都是克拉丽莎。

二、人物解读

劳拉的远走高飞,除了为了逃离家庭的藩篱,寻找自己的价值和意义,可能还有一个潜在的原因就是对家庭的保护。走的远远的,这样家庭其他成员就不用受她自杀冲动的影响而顶替她自杀或者追随她自杀了,当然这是非常潜意识层面的呢。这种内心的链接不会因为物理距离的拉开而淡化,丈夫和女儿还是做出了她不想看到的行为。布朗先生在跟儿子理查德诉说自己年轻时候遇到劳拉时对她的感觉:脆弱、害羞、有趣,她就是那种独自坐在一旁的女孩。这些描述,不难看出劳拉心理世界的一些端倪。劳拉自己的自杀动机除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应该也有其家族方面的原因。

1941年伍尔芙自杀去河边的时候,围墙是木制栅栏,门没有锁。1923年在伦敦郊区的时候,伍尔芙偷跑到火车站时院墙是砖结构的,代表伍尔芙所受的禁锢和束缚减轻了很多。

理查德的内心是复杂的、矛盾的,就像黎明前的黑暗。最后,他要让光明进来,为此,他撤掉了所有的窗帘,这是与黑暗猛烈斗争之后胜利的象征。他摆脱了因失去母亲而产生的痛苦,开始了另外一个灿烂人生。

3、其他元素的解读

影片中,水是死亡的象征,那么花就是三位女主人公对生活的热爱的象征。

劳拉的故事里,水的出现得宜于魔幻现实的手法。当劳拉躺在宾馆的床上,内心受到压抑的情感瞬间迸发了出来,激烈的有如洪流。这里的水俨然也是死亡,黑暗,恐惧的象征。但是劳拉并没有就此覆灭。挽救她的,可能是她腹中的孩子,也可能是《Mrs. Dalloway》书中的那句话:你不能用逃避生活的方式寻找平静。理智战胜了情感。而此刻,对于生活的意义,劳拉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劳拉醒悟到死亡是容易的,她应该毫无畏惧的承担起她自己的责任,水在劳拉最后的徘徊之际给她的生活注入了勇气和希望,由此看出水既可以卷走生命也可以带来希望。

理查德与克莱丽莎既然如此深爱,当初为什么会分开?试着说一下我的分析和理解:从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克莱丽莎是一个母爱很足的女人,而且对理查德颇为照顾和欣赏。非常像一个妈妈对儿子的爱。是克莱丽莎母性的部分吸引了理查德,这是他们在一起的原因,也是他们分开的原因。因为理查德的母亲在他小孩抛弃了他,他失去了心爱的母亲。潜意识中担心克莱丽莎像母亲那样抛弃自己,自己选择了先抛弃对方,他俩的分开是有抛弃和背叛成分存在的。同时,理查德通过抛弃别人完成了一次对母亲的认同。虽然对母亲充满愤恨,但更多的是爱与依恋,身边仅剩的朋友是克拉丽莎这个给她母爱般照顾的人,又通过这种关系保持着他对母亲劳拉的爱的链接。

伍尔芙禁食的倾向,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某种程度的自杀,慢性的,局部的自杀。

华特跟克莱丽莎说:跟理查德分手后,自己坐火车穿越整个欧洲,感受到这些年来前所有为的自由。从这句话里面我们可以感觉到,理查德对华特的强烈禁锢与束缚,因为被母亲抛弃的创伤,又让他不得不死死抓住身边的爱人,他不想再体会被抛弃的创伤。很显然,华特选择逃离是必然的。

克拉丽莎的彩色花朵,她拒绝了店主推荐的象征纯洁忠贞的百合花,而选择了色彩丰富的鲜花,她赋予彩色鲜花更加积极的意义,不仅是精神上的愉悦和鼓舞 ,也体现了女性解放运动的丰盛成果。

理查德说克拉丽莎就像小说达洛维夫人一样总是通过举办party来驱除寂寞......,我是为你而多活了10年,如果我自杀了你不会生气吧?这一席话直戳克拉丽莎的心窝,当克拉丽莎从理查德住处回来,很明显心情很糟糕,跟女伴萨莉的对方显得敷衍而无力。从电影镜头可以看到,她是坐在书房里面。书代表理智,书房就像一个理智的集中地,象征着她在用理智来压抑和化解自己内心的波澜。另外一个镜头,当克拉丽莎和理查德的前男友华特聊天的时候,打开水龙头,水喷涌而出,她迅速的拧紧水龙头。水通常代表情感,水的喷涌说明对情感的压抑非常大,拧紧水龙头就是对内在情绪自由流动的压抑。马上,她的情绪还是失控了,情绪化作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出来了。这些都足以表明,她是一个理智化与极度压抑的女人。

《时时刻刻》由史蒂芬·戴德利执导的剧情电影,戴维·黑尔、迈克尔·坎宁安担任编剧,妮可·基德曼、朱丽安·摩尔、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影片讲述了三个不同时代的女人和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小说《达洛维夫人》千丝万缕的联系。该片于2002年12月18日在美国上映,该片获2002年奥斯卡奖。

1、克拉丽莎人物解读

这是三个女人的故事,虽然处于不同的时空,却都渴求更有意义的生活。除了各自的恐惧与渴望,把她们联系起来的还有这个名字:达洛维夫人。

弗吉妮娅·伍尔芙(妮可·基德曼饰演),住在1923年代的伦敦郊区布鲁姆斯伯利,开始写她生前最后一部小说《达洛维夫人》,被写作的天才燃烧的同时,游走在疯狂的边缘。

黄色玫瑰花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劳拉的丈夫清晨买回来的黄色玫瑰,温暖而欢乐,是劳拉丈夫自己心境的表达,也是劳拉心境的反衬;第二次是在祭奠死去的小鸟的时候。这时候鲜艳的黄色令死亡变成了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代表着死亡和解脱,英国人认为黄玫瑰象征着分离。第三次是劳拉在蓝黑色蛋糕上面点缀的黄色玫瑰花图案,蓝色有阴郁和苦闷的象征,黑色有深深的抑郁与压抑,也是劳拉心境的写照。蛋糕上的黄色,是劳拉创造自我价值的而一次努力,自己去买花的理想寄托于亲手制作的黄玫瑰上,此时黄色的玫瑰花是劳拉追求自我和独立的内心意愿的外在表达。

三、布朗家庭悲剧心理解读

克拉丽莎·沃甘(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

理查德的房间是毛坯房,杂乱,由于拉上窗帘,光线也不好,这是理查德内心粗糙,杂乱,昏暗的象征。灰色的墙壁,说明有抑郁,有冰冷的感觉。不同样式和颜色的窗帘,代表他给别人带来的不同的面向和感觉。蓝色睡袍和灰棕色的图案,都有抑郁的味道。

1、水的意象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时时刻刻电影心理分析,认识你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