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還是喜歡,无法逃脱

《银娇》这个小说是爷爷写的吧。谢谢!谢谢把银娇写得那么美。 我吧,我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那么美,不知道自己有那么美。我什么都不知道!像个傻瓜一样!还自以为是, 像个傻瓜一样!再见。。。
                                                       ----银娇
————————————————————————————————

    宣傳打著“情色”的口號,票房至少可以提升一大截。
  佛家有段公案,講常有香客來求佛,有人要沙子,佛就給了他;也有人要金子,佛也給他。   

青春總是讓人迷戀。於是,我們透過小說、連續劇和電影,重新回味青春的各種滋味;甚至,更直接地,拜醫學美容科技之賜,我們還可以讓肉體回春,試圖將青春永駐於自己的身上。但是,別忘了,我們之所以會如此耽溺於青春,正是由於那一去不復返的特性,才使其顯得彌足珍貴。韓國導演鄭智宇的《蘿莉塔:情陷謬思》主要呈現的即是對青春的懷戀。

凤凰网停了博客。把文章搬过来吧。

正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有那麼美,所以她才有那麼美。爺爺老了,正如青春不是因為良善而得到的褒獎一樣——他的老,也不是因為罪惡而得到的懲罰。。。

  七十歲的人,除了思想還沒有隨著身體的衰老而腐朽外,留下的只有遺憾和迴憶。面對著鏡子中的那個垂跡斑斑的模樣,還能怎樣?
  只是因為還有夢和迴憶,所以,總有那麼一瞬間,曾經在塵封中豁然驚起。冬白花的美麗,就在銀嬌的身上出現,不,甚至是合二為一了。
  只是,人易老,徒傷悲。
  “青春,不是你努力就可以再得到的”。

電影伊始,幾個明亮、澄澈的空鏡頭推移之下,一幢別致的小屋出現在銀幕上,周圍樹影婆娑,寧靜之中展現出自然的生命力。當畫面轉至屋內,昏暗的空間裡,只見年屆耄耋之齡的李寂寥(박해일/Park Hae-il飾)獨自坐在書堆中,隨後他起身,因陋就簡地吃著電鍋裡早已冷掉的剩飯,沉沉的死寂之氣籠罩。前後兩個場景成了鮮明的對比,在這之中,全然沒有緩衝的過渡空間,鄭智宇殘忍地讓觀眾直視年老的衰敗陰沉:李寂寥在穿衣鏡前褪去衣衫,眼神無力地檢視自己的身體,那鬆弛下垂的皮膚,那萎縮於陰毛之中的短小陰莖,在在皆狠狠地揭露出衰老的事實。

在Netflix上看了这部2012年的韩国电影(은교 / Eungyo / 恩娇 / 银娇)。我喜欢。
台湾把片名翻成什么萝莉塔情陷谬斯,我就不再骂人了。
通常不爱剧透,这次破例把剧情大纲写在下面。不喜可跳过到文末看感想。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如果銀嬌是美的。那麼這份美不屬於任何人。李寂寥最終沒能悟到這一點。。。少年,青年,老年,不同年齡段對人的慾望的不同詮釋。飾演李寂寥的男演員如果用真實年齡的老者更合適。

  蘇智宇不用努力就擁有青春,但他卻沒不擁有成就。
  最好的成功是二十歲的年齡和身體加上七十歲的經歷和思想。這就順應了時代。
  蘇智宇也在努力,從一個不懂星星的工科生,憑著一腔熱血跟隨李寂寥老師學習寫詩,然而繆斯女神並不眷顧這個年輕人,在寫作上他一直不見起色,最后,憑借著老師的一篇隨意的文章,在文壇賺取了些許名氣。
  青春擁有的不僅是熱情,還有慾望、成就、妒忌和孤獨。那向上衝動的pathos,不是一個年輕的馭馬者能夠隨意控制的。他的慾望,凝結着孤獨和嫉妒,取得了成功,也還有毀滅。

如同影片開場的對比,片中的青春與老邁彷彿是兩種不連貫且對立的生命存在,相較於李寂寥所顯露出的老態,芳齡十七的恩喬(김고은/Kim Go-Eun飾)則是給人一副純真、活潑、充滿生命力的青春印象。片中,恩喬的出現多沐浴在陽光底下,清朗的光線溫柔地灑在她白皙透亮的肌膚上,輕撫過優美、修長的身體線條,十足明豔動人;少女的身上總穿著潔白的上衣,更突顯她的稚嫩和純淨。透過服裝、化妝和光線等方面的運用,鄭智宇成功──雖然有些刻板、扁平──塑造出青春與老邁兩種截然不同的形象;當然,如此絕對的設定,更加將兩者置放於遙遠的兩端。

**** 剧透开始 *****
———————————————————————————————-
七十岁的国家名诗人李寂寥在乡间独栋宅院过著半隐士生活。三十岁左右的工科弟子徐智佑偶尔来替他跑腿煮饭。

  十七歲的高中生,情竇初開,還不知道什麽是愛,就已經被這莫名的歡動所引誘了。在老師和蘇智宇的眼中的引誘者,其實正是不知道何為引誘而業已滿身盡俘的銀嬌。她不知道什麽是愛,什麽是喜歡,只是因為孤獨。
  青春期的叛逆与脆弱,引發了這三人之間的情愁纏織。

不過,少女還是闖進老先生的生活裡了。恩喬開始到李寂寥的家裡打工,替他掃除、清理屋裡的整潔,她擦亮了屋前的落地窗,引進柔和、白淨的陽光,同時也以自己的青春活力為李寂寥逐步衰敗、腐臭的人生注入一股嶄新的生命力;自此之後,畫面漸漸染上清亮的色調。恩喬和李寂寥談天說地,不時還逗得他臉上浮現笑容,李寂寥彷彿找回自己的青春歲月,桌上那張年輕時的照片又重新立了起來。李寂寥的心就像恩喬幫他畫的老鷹彩繪,正準備展翅高飛,展示生命的律動。但是,李寂寥是節制的、壓抑的,就算想觸碰,也是戰戰兢兢地,因而他的欲望僅止於窺視少女的身體,剩下的,全都轉換為創作的能量,藉由文字發洩自己的情慾。

徐没有文学天份,更没有诗意。李为了酬谢弟子的照顾,写了本流行小说【心】,让弟子以徐智佑的名字发表。小说卖得很好。徐因而名利双收。诗人不觉得小说的高度和诗一样,本意又是酬谢弟子,所以并不怎么在意。
老诗人在意但无奈的是自己已经衰老的身体和心境。

  在李寂寥心中,那個冬白花永遠都是神聖的,誰褻瀆了她,誰也就是扼殺了他的完美。
  在蘇智宇心中,一顆追求成功的年輕的心,受信念驅使,令他具備了強大的忍耐和意志力,跟隨著心中的神,然而當那個神的幻象崩塌時,人生也就此毀掉。
  吸引銀嬌的,不是蘇智宇的身體和帥氣,那只應和着她的孤獨。而她的喜歡的,是那繆斯女神的召喚。在這個肥皂泡沫般的文化垃圾時代,思想還是有的。越是心思純凈的人,就越能發現它。

人們對老年的的情慾總抱持著否定的態度,使得他們的情慾只能陷於困局,甚至被架上禁忌的枷鎖。或許正因為如此,鄭智宇才讓李寂寥返老還童,以青春的面貌在夢中實現他的欲望,而現實中的李寂寥只能藉由創作──另一種形式的情慾出口──來完成,但仍遭到他的徒弟徐志友(김무열/Kim Mu-Yeol飾)的殘忍批判。徐志友在發現李寂寥的創作後,偷偷以自己的名字公開發表;當李寂寥發現之後,徐志友反而責備他:「你是老人,70歲的國民詩人和17歲少女的愛是骯髒的醜聞。」企圖將李寂寥推入不正當的位置,以換取自己的行為的正當性。法國當代思潮先驅喬治‧巴代伊(Georges Bataille,1897-1962)於《情色論》(L’érotisme,1957)一書中曾開宗明義指出:「所謂情色,可說是對生命的肯定,至死方休。」由此觀之,徐志友的一番話其實頗有弦外之音,他一方面否定李寂寥的情慾,另一方面也等同於否定其存在,這自然和師徒兩人的微妙關係有關。

师徒两人一日回到老人住处。发现17岁的女高中生银娇擅自闯入在前院摇椅上睡著。徒弟后来因为书商要他写另部小说,雇用银娇给老人打扫煮饭。常受母亲责罚的银娇青春灵动纯洁可爱,对诗又能感悟,触动了李寂寥几如死灰的心,并且逐渐产生恋慕之情。老诗人对叫他爷爷的银娇并未在肉体上有不符世俗道德之举。心理上,老人幻想著自己再度年轻,想像著自己活力回复能和银娇行肌肤之亲。他把迟暮迸发的恋慕之情写成取名为【银娇】的短篇小说私藏。李寂寥以诗般的叙述,在小说中歌颂银娇的青春美丽和自己的恋慕。

     

年齡介於恩喬和李寂寥之間的徐志友,原為理工科學生,對於文學創作實在沒有什麼天分,多年來只能活在李寂寥的陰影之下,像個跟屁蟲般引人側目,就連頗受好評的暢銷作品也是李寂寥代筆完成;換言之,他猶如魁儡,沒有屬於自己的生命存在。影片中,他不時提到李寂寥的年老和自己的年輕(年老和年輕幾乎成為相對的詞彙,前者為貶義詞,而後者為褒義詞),好似希望經由否定李寂寥的存在來肯定自己的存在。於是,李寂寥在一場頒獎典禮上回應了徐志友:「你的年輕,不是靠努力得來的獎賞。同樣的,我的衰老也不是因為犯錯而受到的懲罰。」這番話看似試圖平反人們對年老的否定和負面印象,但是依然無法否認自己早已遠離青春、邁向衰老的事實。

徒弟从师父的生活和态度上看出老人的转变。对师父爱怜银娇并在生活上慢慢倚重女孩,渐生不满,却不敢多说。一日,徒弟在柜子里发现了师父写完收藏的小说,肯定了师父的心意。前妒后恨之余,偷走小说以自己的名义发表。

無論是青春或老邁,其原貌就是時間,而時間根本是無所不在,它總是無聲無息地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屋外的樹林從綠意盎然到草木搖落是時間的印痕,花園圍牆邊梯子上完整無缺的積雪也是時間的印痕,如果我們抓不住時間的流逝、躲不過時間在身上留下的痕跡,又怎能留住青春呢?

老人发现,诘问徒弟。徒弟说,你写了反正也不能发表,这是肮脏的丑事,我替你发表,至少让你的心意能被世人见闻,岂不很好?

電影末尾,李寂寥再度陷入死氣沉沉之中:屋內酒瓶散落一地、蒼蠅四處飛,而他則是渾身酒氣萎縮在昏暗的角落,一切猶如電影開頭的翻版。李寂寥在遇見恩喬後,曾經努力找回逝去的青春,然而這終究是徒勞,就像他無法理解年輕人的用語而鬧笑話一樣,青春與老邁之間根本存在著一道鴻溝(尤其是17歲和70歲這樣存在道德爭議的鴻溝),一旦跨入老年,便再也回不去了;是以李寂寥向恩喬的告別可視為對青春的道別,同時也宣告放棄追逐青春的執念。這樣的結尾固然使人感到惆悵,卻也不失為是一種解脫,畢竟李寂寥曾經追戀青春,也做了道別,算是獲得完滿。

老人听徒弟说他恋慕银娇是肮脏的丑事,大怒,责打徒弟。银娇恰巧来到老人住处,见两人争吵,惊骇离去。

李寂寥吓跑了银娇,心事又被徒弟揭穿,非常泄气。以其人生历练,明白徒弟所说,他爱恋高中女生,确实无法被世俗认同。不再有心力追究徒弟盗文。

银娇回到李寂寥住处,老人仍旧沮丧,锁门不见。银娇离去前见天井休憩处有本刊载该短篇小说的杂志,取走阅读。

女孩读完小说,以为徐智佑对她爱慕。问徐是否真是他所写。徐不置可否。男人后来在车中亲吻抚摸女孩。银娇问徐:你这样做是因为喜欢我吗?男人沉吟很久后说只是寂寞而已。女孩沉默著离去。

小说叫好叫座。徒弟因而得了年度文艺奖。颓丧的老人甚至出席颁奖典礼演说。徐智佑自然又心虚又尴尬。

李寂寥生日,银娇携蛋糕来访。老人因为心意得以发表,感觉不再那么沮丧,让银娇进屋。徐智佑也来送礼。老人没赶他走。三人吃喝庆生。徐喝醉,在餐桌上发泄做为老人跟班及面具的不满,说自己现在是名作家了,不再是小角色,下辈子要和老师身份对调,让老师替他跑腿煮饭。银娇惊愕地听著。老人不理会徒弟,上牀睡觉。其他两人也在老人住处过夜。

老人夜里被声响吵醒。辗转寻觅后从室外窥见徐智佑和银娇在地下室性交。银娇喘息问徐:你认为我这高中生为何要和你做这事?徐说:因为你喜欢我?银娇说:我也是寂寞而已。

李寂寥感觉纯情谬斯被徒弟毁灭,起了杀心。趁夜把徒弟车胎放气,并把自己的车轮弄松。徐智佑晨起驾老人的车离去。老人后悔,想制止,但徒弟已走远。徐路上险些出事。修车工说这看来是有人故意松动轮胎。徒弟大怒,开车回去找师父。路上加速超车时与对向车迎面相撞而死。

银娇再读以自己为名的小说,恍然大悟这是老人的作品,不是平常没有诗意的徐所能写。

女孩到李寂寥住处。老人已生无可恋,但求长醉速死,一屋脏乱,躺在便牀上背对女孩一动不动。女孩哭诉终于了解老人的心。感谢老诗人把她写得如此美丽。女孩把一束满天星放在老人床头,向老人告别说:爷爷,再见。女孩离去。老人始终没有回头看女孩,闭著眼流下眼泪,说:再见,银娇。

剧终。
———————————————————————————————-

***** 剧透结束 *****

感想

李寂寥本来已过著活死人般的日子。名利他都已经不在乎。青春纯洁又感性的银娇出现,他终于觉得生命又有了意义。他并未侵犯女孩肉体,只在心中幻想著自己再度年轻和银娇有肌肤之亲。当然,你可以说老人就算有欲望,生理上大概也已经力不从心。这也确实如此。

说到这里要稍稍岔开话题。

为什么男人老了,还是性趣盎然?大多女生们一定要说男人就是以下半身思考,恶心死了。我就甘犯不讳地说说这点吧。先不考虑社会人为的规则,也不讲特例,只从根源处的大部分原始人类看。自然赋予雄性传播基因延续生命的任务。尽可能地广泛传播自己的种子以增加传自己种的机率,是自然植入各种雄性动物甚至植物的基因程式。性欲之于雄性,像食欲一样。肚子饿了就会想吃东西。见了可以传种的对象,基因就让雄性蠢蠢欲动。不性交当然不会死,但是其欲望的强度并不逊于食欲。你可以责备男人为什么看到女人就会色心大起,可以责备很多男人为什么不能忠于一个伴侣。但是这些人制定的规则无法制止人饿的时候不吃。人制定的规则,也只能尽可能地以罚则来压制雄性的性欲。人为什么要制定压制男人天生性欲的规则?这不在本篇文字论说范围内。男性必须有极大的克制力,才能制止自己不违反人为的社会规律。女生们请了解这点。你的男人如果肉体上对你忠实,不是轻而易举的。不管是恐惧受罚还是“爱情”,他都得用极大的心力控制自己广传其种的冲动。

自然在传种上给予女性的功能是怀孕。怀孕,要找传种的对象。怀孕后产子前,为了避免伤害胎儿,自然和社会规则都会尽可能压制女性的性交冲动。女性拣选让自己怀孕的对象,不像男性有以多取胜的需要。这点从精子和卵子数量就可以看得出来。一般来说,女性的性欲没有男性那般强烈或迫不及待。为了让女性愿意负担具危险性的怀孕任务,自然给的诱因是让女性性高潮比男性强烈又持久。没有高报酬,干嘛投入高风险,是不?那么,怀孕,找谁来传种?女性天生地会寻找体力强者。为什么?因为女性在九个月的怀孕期间,比较无力猎食或保护自己,必须有一个或最好是一群会老老实实随侍在侧的男性去猎食守护。要散打冠军还是弱鸡书生,非常明白。原始时代是找身体强壮的。社会文明后,谁的猎食护卫能力强?当然是社会地位高的。换句话说,就是找有钱,有权的。男人看美色,女人看钱权。虽然是简化了的说法,也听起来俗气,却是深植基因的自然制约。

男人如果衰老,如果性能力不再。他的原始存在价值就消灭了。男人啊,性能力就是你的自然枷锁呀。人类会不会在这些欲望上“进化”?我非常怀疑。也许有一天人类会进化到没了性欲,没了食欲。不过,那会不会太无趣了?

离题了吗?我不觉得。继续。

徒弟徐智佑,是世俗社会的缩影。他诛心地觉得老人恋慕女孩就是肮脏恶心的事,是恋童,是不伦。他跟随照顾老人不是因为自己说的如师如父的感情,更不是他责备女孩时说的是为了保护老人。他是为了名利。徐对自己必须仰仗老人的才能名声过活而心虚而自卑而积怨。明知银娇是因为小说而对他有了错误的好感,却无法也不愿说破,更藉机和女孩性交。他这样做,一来是肉欲,也多少有报复师父的意思。影片中,徐和银娇的性行为拍得粗鲁,没有温柔的感觉。和老人会让世俗大哗却温柔的幻想对比,让人不得不叹气。

老人的身体受制于自然,心被礼制绑缚。他原来可说无害的恋慕,没有伤害任何人。即便如此,这样的感情依然要被视为丑事,不被社会道德允许。银娇和徐智佑发生性行为,让他再度活起来的心和人生最后的梦幻灭。他知道自己主观客观都没法像徒弟这样和银娇发生肉体关系。他对少女的恋慕更多来自对自己已逝青春的爱。老人的感情因妒欲的痛击化作了恨而杀人。一桩本来无伤甚至带著寂寞的美丽伤感,可以暖其余生的事,因为莫名其妙的人世因素变成了两个男人的悲剧。其实,就算老人不害死徒弟,从此必然只能自囚身心。人生意义也可说已经走到终点。

银娇,当然不可能因为老人的恋慕就和老人一起生活。妈妈对她不好,常责打她。而一个课本上有诗作的名人老爷爷,对她好,不顾危险地在陡峭的山坡上替她捡回宝贝镜子,在心智感性上启发她,自然让她愿意偶尔陪伴相处。直到片尾,她对老人最多只有即之也温的孺慕之情。就算她最后明白了老人的心,她也不可能做什么以身相许的事情。这是自然,是人性,是绝大多数女性会做的自然抉择。少女甘心以身讬付老头那样的事情,不但少过九牛一毛,更必须有生死以之的爱来支撑。电影中的几个人没有也不至于发展成这样的情愫。老人明白,银娇天生如此,徒弟从来就清楚。这是现实,是自然也是群居社会的制约。李寂寥发残生余热恋慕少艾这事便不得不如飞蛾扑火,落个让人唏嘘的结局。而银娇,虽然没有两个男人那样悲惨,一生大概都要怀藏著这样一个不能向人言说的凄美回忆吧。

李寂寥恋慕少女,因为他寂寞。徐智佑骗得少女献身,除了天生的欲望和对老师的不满,据他所言,也是寂寞。银娇和徐智佑性交,依然是因为寂寞。人啊,独来独去,生而寂寞。扪心自问吧。没有谁和你百分之百契合,没有谁是你完全的灵魂伴侣。爱欲只是一时的麻醉。这电影,只是把我说了多次的这个观点用另一个故事再说了一遍。

老人的孤独悲哀,只要不早夭,你我大家终究都要亲自体会。时间,是很公平的混帐东西。

人最爱的是自己的生命。大难来时各分飞。不能生死以之的,你以为是的“爱情”,只是寂寞和肉欲的产物。

金高银,演银娇。第一次演戏就一鸣惊人。我稍稍看了她参与其他的电影电视片段。女剑客、黑道少女、智力不足的傻妞,演啥像啥。不是大美女,但浑然无我入戏。眼神专注,极有魅力。和戏骨级的全度妍李秉宪对戏也不逊色。演技著实不凡。当时二十一岁的她,演这个十七岁的高中生,一些小动作小表情把那个青春纯洁可爱感性的女生演得入骨入心让人又欢喜又怜爱。难怪2012年得了包括青龙,大钟等数个最佳新人奖。更难怪后来片约不断。只不过,有得必有失。戏中裸露,给她带来不少磨难。

有个问题,也许各位可以想想。金高银现在正在演播的电视剧【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和她大谈恋爱的是帅哥孔刘。孔刘的角色已经939岁,金高银的角色19岁。两人差距920岁。那么,为什么社会对这样的“老少配”只有欣赏没有责难,却对【银娇】里的老少配皱眉呢?因为一个是奇幻不现实,一个是现实?所以老少恋这样的事,只要现实世界不发生就可以接受?还是因为一个看起来帅,一个看起来老丑?道德价值观因人而异?长相是超越道德的更高标准?人生已然荒谬。充斥混蛋蠢货的人间,这些那些规矩哪能不更莫名其妙呢。

还有个我问过很多次的老问题。为什么文艺作品引起“争议”的大多是关于性的题材;为什么文艺作品里讲到杀戮反而少有争议?我有答案,但是不想说。因为会引起“争议”。和蠢人争吵非常浪费生命。

戏里,银娇最美的片段之一是她白衣灰裙在阳光下擦拭如老人之心满布灰尘的玻璃窗。她一边擦拭,一边天真地和坐在身后餐厅里的老人聊天。阳光透过窗子,照著银娇青春秀美的存在。老人在身后看著,心也和玻璃一样,慢慢被少女抹地透明起来,亮了起来吧。这是导演有意还是无心插柳的结果?我倾向相信是有意的安排。挺好的。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1

电影最后,少女躺在老人身后说话。镜头里没有银娇的面孔。金高银单用声音中的情绪演绎了一场细腻动人的告别。感谢你,爷爷。感谢你让我明白被爱的感觉。感谢你在我人生中添抹这美丽而悲伤的一笔。对不起,爷爷。我无法回报你同样的感情。希望你好好地。 (言辞真意)

初次拍戏,能用声音这样精彩演绎那种情境,那种感情。金高银果然是个怪物。

李寂寥在戏里对银娇解释为什么削尖的铅笔悲哀。他说到少年笔盒里搭拉搭拉响的铅笔。当少年不再上学,铅笔的响声就像眼泪。嗯。这当然由得剧作或是我没读过的原小说作者解释。可是,铅笔削尖与否都会在笔盒里响吧?李的解释有点过度引伸的牵强。我初听李寂寥说削尖的铅笔悲哀,直觉是铅笔被削尖,拿来用,苟日削,日日削,又日削,铅笔的寿命就越来越接近尾声,这才是铅笔被削尖的悲哀吧。逻辑和艺术真的不能并存?我不觉得。过多的引伸,是不是如我不太认同地把诗当成了谜语?无所谓。正如诗人上课时说的:星星和星星不是都一样的。星星也无所谓美丽不美丽,只在观者一心而已。李寂寥心恋少女,美丽不美丽,不也在观者一心么?心中有啥花就见啥花呗。

银娇是部让人淡淡悲伤的电影。不是没有缺点,但,金高银一瑜掩诸瑕,值得你花时间一看甚至再看三看。当然,如果平常你头上的圣洁光环亮得刺眼,有诛心的爱好,那,这电影还是避了为妙。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2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3

再见,银娇。
再见,梦想。
再见,残生。
再见了。

【狱】— 卜向化/霍初趣

这异乡
熟悉又陌生
欢愉又痛苦
这牢狱
冷著
 黯著
  黯淡了
臭著
 败著
  腐臭了
挣扎
无法逃脱
我仍砰砰跳动的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霍初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孤獨還是喜歡,无法逃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