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欺凌的与被侮辱的,选择的权利应高于善恶的

    之前一直有人向我推荐这部电影。但由于电影本身性质的原因,要找到它的完整版并观看,的确有些麻烦。
  但后来我终于还是有时间去麻烦地找它并观看。
  其原因是因为当时看了《蝙蝠侠:黑暗骑士》,里面小丑这一角色让我觉得是有必要去拜访那些经典的犯罪电影了。
  于是我观看了《发条橙》。
  不得不说,这部电影的确是让我的观影体验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看过《发条橙》之后,我会想,如果我错过了这部电影,将会是一个多么大的遗憾。
  电影的高 潮出现在阿历克斯从监狱里被选中的那一刻。
  当电影后面不断的高 潮迭起,激昂的交响乐在不停地打击观影者对人性的思考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前半部份无数潜在的危险的桥段。那些桥段就像一个花言巧语的骗子或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催眠师,把你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勾出来,并摆在台面上。时而紧张时而欢庆的背景音乐让观影者没有时间去思考电影所展现的东西是否是正确的,是否是符合逻辑的,以及我们是否应该站在主角阿历克斯的反面去思考阿历克斯该怎么做才不会触及到我们所定义的底线。
  我们在观赏这部电影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受它的催眠。
  经典之处在于阿历克斯回归自由之后,各种不平等降临在他的身上,那时的他无助,悲惨,痛苦。我们开始为他报不平了,这一次,我们站在阿历克斯的正面。
  因为我们觉得他已经改过自新了,他理应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但巧妙之处就在于他并没有真正地改过自新,或许有人会觉得监狱里的教父只是个碍眼的角色,但教父的确是对的,教父理应是个正面的好人。不过很抱歉,正直的教父之所以出现在电影里,他的作用只是把观影者向反方向推而已。
  我们从公平的出发点,却不由自主地选择了其实并不公平的想法,当阿历克斯受难时,有谁到了电影开头时他干的混帐事?
  这部电影的魅力所在,还有诸多,但言至于此,已无多说之意。

《发条橙》这部电影,因为其“禁片”的身份,长期出现在各种禁片榜单上。这也导致很多人,抱着猎奇的心态将这部电影找来并观看。但是,好几个朋友在和我谈到这部影片的时候都说,他们没有看下去,大概40分钟的时候就关掉了播放器。

《发条橙》,听名字就觉得不寻常。第一次看到这个电影的名字,就想应该会是很有特色的一部片子。只是其年代的久远让我一直不太想看,后来因为知乎推荐的原因,决心把库布里克的两部片都补习一下,另一部是《2001太空漫游》。先看的是《发条橙》,看过后第一印象就是:毋庸置疑,这是一部很好的电影。对我来说,好电影的甄别标准很简单:导演有没把他自己的想法通过电影传递出来,很多电影其实是没想法的,但《发条橙》有。简单来说,就是人之所以为人,是有对其思想做出选择的权利,而选择是优先于善恶的判定的。这样说似乎违背了很多人脑子里固有的概念,因为大部分人从来没想象过自己无法判断是非是什么感觉。而且我们天然的认为,做了坏事就要被惩罚,整个社会人人都应该做个善良的人之类。以至于我看到豆瓣上关于影片的讨论好多都在纠结于主角应不应该受到惩罚,有人认为他尽管后来很惨,但也算罪有应得。我认为如果去讨论主角是不是个恶人,因此罪有应得,就完全跑题了。看这部片时其实不用在意主角做了多少邪恶的事,导演只是想让我们明白,一个人失去了自由意志之后,下场有多悲惨。
       全篇最关键的人物我想应该是那监狱里的牧师,因为他说的话就是影片的主题。他在目睹了阿历克斯被改造之后的各种无能,痛心的说他已经失去选择的权利,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了。在监狱里他劝阿历克斯别去做实验是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们会想,作为“人”的属性里,原来还有这么重要的一个基础,就是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从而决定自己的行为。阿历克斯尽管生性邪恶,做尽坏事,但他很喜欢古典音乐,很喜欢贝多芬,这些都是他这个人身上的标签,然而现在作为阿历克斯这个人的特征被强制打乱了。他不能做任何害人的事,不能做有关性的行为,否则会恶心,头痛,甚至也不能听贝多芬了,那他跟一个奴隶还有什么分别。他的行为完全是在人家的控制之下做出的,而且只能任人摆布,完全反抗不了。试想一下这个人不是他,而是我们自己,是否会感到不寒而栗。如果把影片的主角换成是一个善良,受人欢迎的人,遭受这样的对待,观众或许都会感到愤怒,都会说人当然是有选择权利的。但导演就是想告诉我们,即使主角换成是阿历克斯这种恶棍时,情况也不会有改变,他依然是被剥夺了权利的可怜人。
        这会让我们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算善,什么算恶。对主角进行这样实验的科学家,官员们或许更恶,因为他们活生生毁了一个人,但他们的理由都是很理直气壮的,就是要消灭世间所有罪恶。所以我说选择是凌驾于善恶判断的,只有确立了这个顺序,这种悲剧才不会发生。因为对错的标准是相对模糊的,并不是某人说对,或某部分人说对,就一定是正确的。老师要学生好好学习,家长也让孩子好好学习,如果你不按要求来学,就打你,骂你,学习成为了一种被强迫执行的行为,那还是正确的吗?看过《发条橙》我想说:披着善的外衣去操控别人,或者试图控制别人的思想,其实就是伪善,就是强权。坏就坏在“操纵”二字上,要操纵,就得有些强制的措施,就会有强权,如果只是“引导”,那倒是可以接受的。
        再提一下影片的结局,很明显阿历克斯是变回正常人了,也就是那个充满性和暴力幻想的恶棍,但他跟政府已经达成了协定,他会装成一个改过自新,支持政府的积极分子,因而政府也乐于给他一个舒适的生活。因此说到底还是伪善,他只是政府的一个工具,视乎你的利用价值来处置你。
        说回影片本身,我印象很深的是这不太像我常看的一些电影。主要就是里面的演员表情都特别夸张,不太像生活中的面孔。但仔细想想,他们的表情就像他们内心的自己,完全把真实的感情表达在脸上,特别直接,赤裸裸的呈现,这种表现方式挺过瘾的。确实里面有的镜头让人感到不安,但正如前面所说,这只是导演用来体现这个典型形象的需要,并非为了拍的脏而拍的脏。而且这些镜头也给影片带来了争议,反而使其更不朽。不过说真心话,由于年代太久远,这样拍出来我倒不觉得太恶心,反而看着有点滑稽了,要说内心不安的话,还比不上我看《辩护人》时的感觉呢。

       青色睫毛,犀利眼神,冷峻面庞,白色裸女,乳色牛奶……裸女雕塑身上的头发、睫毛、阴毛展露无遗,而四个年轻人坐在交叉双腿的两个裸女的身后。影片一开始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在这个并不久远的未来时代,奶吧里的裸女模型供应混杂着迷幻药的牛奶,狂欢的人们久久不愿散场,这掺着邪恶元素的牛奶成了催情剂、兴奋剂,迷狂的夜晚需要肆意发泄。

我想说的是,如果抱着看禁片的猎奇心态去看,那么看不下去《发条橙》真的不是你的错。

文章转自我的博客:

  主人公阿历克斯带着三个兄弟,离开奶吧,在路边对一个老乞丐拳脚相加。又来到废弃的剧场,他们以四敌五,用舞蹈般的动作教训了身着纳粹军服的混混,被凌辱的女孩趁机侥幸逃脱。接着,他们偷得一辆跑车,阿历克斯用极限速度驾车,来到郊外一个名为“家”的别墅,他们对男主人拳打脚踢,对女主人实施奸污。浑身罪恶的阿历克斯终于落网,被判入狱十四年。而在新政府的改良犯罪措施下,他得到治疗和改造,以一个“新人”的姿态重回社会,却得不到认同,在丧失犯罪能力的同时,还遭受昔日所犯罪恶的报应,最终从高楼上跳下……

如果将《发条橙》的暴力与色情场景让当今的观众看,这些经过了各种B级血腥片和情色片洗礼的观众或许不会觉得这些镜头有多么的惊世骇俗。但在曾经有幸在大银幕观摩本片的我眼中,《发条橙》的暴力色情场景是让我惊心的,让我坐在影院柔软的座椅上,从内心深处涌出一种不适。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说,因为《发条橙》中的恶,是毫无缘由、毫无目标、毫无节制的。《发条橙》之恶,是没有道德约束的,最纯粹的恶。

  电影的故事结构非常清晰,库布里克将故事情节划分为三大部分,即:阿历克斯的犯罪生活,阿历克斯的牢狱生活,阿历克斯的出狱生活。在这三个不同时期,阿历克斯的心理状态也全然不同,人性更是从扭曲到被拧断,他从一个了欺凌和侮辱他人的恶人变成了政府试验的小白鼠,变成了社会的弃婴。库布里克在第一部分的叙述可谓是浓墨重彩,变态的心理,罪恶的行径,华美的音乐,无辜的受害者,压抑的气氛……这一切交织成的生锈刀片在人的内心剐了起来,震撼人心的犯罪场景让人哑口失言,我们只得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在第二部分,阿历克斯和神父的对话以及看书时的白日幻想还是有些亮点,还保留着人物的罪恶的本性和逃离监狱的欲望。但是总体看来,这部分不如第一部分,在人物为什么厌恶监狱的问题上,库布里克的刻画不够细致,是想要自由,还是厌恶罪犯,又或是记恨监狱警察,在逃离的原因上影片没有做到很好的铺垫。第三部分是影片的高潮部分,家庭的抛弃,流浪人的打骂,昔日兄弟的毒打,作家的致命报复……这部分似乎有罪恶报应论的痕迹,但是人性的泯灭,以暴制暴的效果以及对政府洗脑式的灌输教育的不敢苟同才是库布里克真正想要传达的思想内容。

这样纯粹的恶,表现在主角阿历克斯一行四人夜行偶遇流浪汉,毫无缘由的一顿侮辱与殴打(这个桥段后来被今敏在《东京教父》中也有所使用,观众视角的变化也导致了不同的观感)。

  很显然《发条橙》的影像风格是非现实性的,它具有表现主义压抑夸张的特点。库布里克极有可能受到德国表现主义电影运动的影响,也许正是为了向《卡里加里博士》、《大都会》等20年代的德国电影致敬,《发条橙》的影像风格绝对超现实,细节的描述上也极尽夸张和扭曲。片中人物的服装很前卫,尤其是主角和三个兄弟服装,戴着黑色礼帽,背带装,突出男性部位的裤装,再手持一个象征暴力的棍棒,他们的空虚和怪诞突出的表现出来。在破败剧院的那场戏中,演员的表现又突然转变成舞台剧的表演风格,少女被五个纳粹装混混凌辱拉扯着,他们的动作像极了舞蹈动作,阿历克斯等人和混混的打斗也像是舞台剧中的演出,曼妙的舞姿和空洞的暴力色情形成巨大的反差,罪恶被无限放大。在抢劫健身房老妇人的那场戏中,阿历克斯用硕大的模型阳具失手戳死了老妇人,给出的画面是张着大口喊叫的妇人漫画。这让我想到了《PK.COM.CN》,片中陈柏霖在巨幅楼层漫画上跳舞,寓意在危险中也不忘求爱。与《发条橙》相比,它的含义单一多了,《发条橙》中老妇人的漫画到底是悲哀的求救,还是对性的生理渴望,还是对阿历克斯暴力的控诉已不得而知,它化作符号,供人解读。

表现在废弃赌场中无节制的强奸与斗殴。

  《发条橙》的音乐运用是独具匠心的,库布里克在音乐搭配上的造诣从《2001太空漫游》中就有所体现。首先,贯穿全剧始终的是著名的《雨中曲》。从阿历克斯在作家夫妇家中施暴时的边跳边唱,到阿历克斯重回“HOME”在浴盆中的高声歌唱,再到片尾曲。这么一部经典的音乐多次在不合时宜的场景里出现,加重了对罪恶的谴责,同时也对现实社会人们的假正经做出了批判。贝多芬的音乐是影片中的另一个重要线索,阿历克斯唯一的正当爱好就是迷恋贝氏音乐,就这样的爱好到最后竟成了奢望,在政府治疗阿历克斯后,他一听到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就要呕吐,政府洗脑式的治疗让阿历克斯丧失了选择力,磨灭了基本的人性。在很多场景都配上了高雅的音乐,这些旋律和画面形成逆向的对立,形成飓风冲击我们的心灵。在群交的那场戏中,三个人放荡的感观享乐配上欢快的进行曲,使得人感觉到现场是多么的荒诞不经和别扭。影片中音乐的使用很好的配合其表现主义的影像风格。

表现在无端闯入一名作家的家中,哼着《雨中曲》跳着舞,对作家和他的妻子进行无底线的施虐,并在作家的眼前强奸了其妻子。

  库布里克在影片的剪辑上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展现暴力镜头时,他综合运用了多种剪辑手法。与希区柯克在《精神病人》中一样,库布里克也运用了局部剪辑的手法,虽然没有直接展示暴力和奸淫的正面镜头,但是局部镜头的快速组接使得观众目不暇接。主人公的特写镜头在犯罪过程中多次出现,其稚气未脱的冷峻面庞中带着空洞的杀伤力和邪恶力量,与施暴镜头的组接加强了场景氛围。在治疗阿历克斯的场景中,由主人公直接切到放映的影片,还是德国纳粹影片,加之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造成令主人公极度厌恶的心理作用。在治疗间隙,阿历克斯和女医生的对话中,使用了交互剪辑,阿历克斯的镜头是第三方的侧拍,女医生的镜头是从下仰拍的,两组镜头交互在一起,使得感到一定的压迫性,预示着治疗完成后的阿历克斯的不被社会接纳的遭遇。在棒打兄弟落水的戏中,阿历克斯右手袖口的装饰眼珠也被剪辑加入一个镜头,这也是为后面阿历克斯不能闭眼接受治疗做了铺垫。与《2001太空漫游》相比,这部电影剪辑更加干净,不显冗长拖沓。这也体现库布里克为适应不同影片的剪辑风格所做出的变化。

表现在唱片店偶遇两个女孩,顺便就带家中进行了一场28分钟的3P性爱(影片中用40秒的快动作镜头展现了这一场景)。

  影片中的物件也极具象征意味。如同阳具的小丑鼻子,阿历克斯家中裸女的壁画,阿历克斯的宠物蛇,头手脚都染着鲜血的受难耶稣,音像店女孩吃的长筒雪糕,老妇人的阳具模型收藏品,还有奶吧里供应牛奶的裸女雕塑……这一切都有着极强的暗示意味,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存在的东西在影片中不仅成为必要的道具,而且突出了影片表现主义的风格化的特点,对影片的主旨也进行了发散性的表达。库布里克大胆的表达,使得现在的观影者仍觉得叹为观止,他的电影是超现实的,更是超前的。

表现在毫无目标的闯入一位女富豪的家中对其进行施暴并杀害。
 
影片看到这里,观众可能会觉得库布里克这个从来不把观众放在眼里的怪人玩儿大了。这部电影宣扬的暴力与色情,似乎不会被任何一个人所接受。主角阿历克斯没有道德底线,无节制的践踏着这个社会的一切标准与法律,为的只是能让自己沉浸在发泄暴力与性欲的快感之中。
到这里,看一下电影的进度条,正正好好是40分钟,这也就是我的那些朋友到这里关掉播放器的原因:无厘头,无缘由的暴力场景。

  《发橙条》里的人物,几乎都是被欺凌和被侮辱的,他们的命运也都是悲惨的。在一个充斥着虚假和教条的世界里,在一个没有人性选择的社会中,到底谁才是罪恶的?俄国作家托斯陀耶夫斯基曾在《罪与罚》中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到“犯罪行为总是伴随着一种病态”,而“犯罪是对社会制度不正常的抗议”。可见,犯罪行为固然是可耻的,是不能被美化拔高的,但是当社会成了滋生犯罪的温床,那些被上了发条的机械人们又怎能不受凌辱且不自知呢?库布里克以他深邃的目光,指引着我们走向人性和哲理思考的荆棘长路。

在杀害女富豪后,主角阿历克斯遭到了其他三人的背叛,被打倒在地,啷当入狱。
从这一刻开始,影片的走向开始变得有趣起来。阿历克斯为了早点出狱重见天日,选择参加了一项政府的罪犯改造实验。阿历克斯被强制观看极度暴力与色情的片段,他的眼皮被机器扒开无法闭合,一名实验人员在一旁为他滴眼药水保持眼睛的湿润。实验刚开始,阿历克斯觉得这样坚持两个礼拜就能换回自由是一件物有所值的事情。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适,不仅仅是心理的不适,更多的是生理上的不适。他恶心、心慌、甚至想要呕吐,但他别无他法,只能忍受。

两周过去了,阿历克斯“脱胎换骨”,用政府的话来说,他康复了。在这项实验的“成果展示”中,阿历克斯站在台上,一个人对他进行了侮辱和殴打,阿历克斯毫无还手之力,只会默默承受与服从。并不是阿历克斯不想还手,而是他不能。长时间的“治疗”剥夺了他施暴的权利,只要心中有哪怕一丝暴力的冲动,他就会恶心、难受,比被施暴难受数倍。

影片的最后,重获自由的阿历克斯回到家中,被家庭抛弃;走在路上,被当初自己殴打的流浪汉认出,又是一顿胖揍;好不容易有两个警察来解围,没想到是之前背叛自己的“同伴”,于是遭到了更残暴的殴打。库布里克用这样的场景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恶是没有节制的,一个施暴者也有可能变成受害者,当这样的暴力反复发生,这个社会也就陷入了罪恶的漩涡。

之后,走投无路的阿历克斯选择了跳楼自杀。他没有死透,却落了个残疾。当那个政府官员前来探望的时候,阿历克斯说出了这部电影最经典的一句台词:

“我完全痊愈了。”

在这部电影中,暴力与犯罪被当做了一种疾病,是可以治愈的。而治愈的方法是极端且无人性的洗脑。当阿历克斯从前40分钟那个活蹦乱跳的暴力者变成一个懦弱胆小无反抗能力的软蛋的时候,观众也会对他产生一点同情。库布里克也借由这样一种情绪的变化,向观众抛出了一个问题:“当一个人连选择做好人和坏人的权利都被剥夺的时候,人们是否还享有人权呢?”

而在我看来,影片的矛盾不仅仅在于一个人对于其自身善恶的选择权。更在与政府的政治集权与个人的自由之间。从影片中可以看出,阿历克斯不过是政府官员手中的一个棋子,“暴力治疗”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手段而已。政府并不在乎阿历克斯以及那些犯人是否被治愈,他们在乎的只是这个举动是否能为自己多带来一张选票。这才是《发条橙》中最大的“恶”,也是《发条橙》这个片名的意义所在:政府就像一个巨大的机器,将一个个有机又新鲜的橙子,变成了机械的、受控制的“发条橙”。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迷影至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adiso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被欺凌的与被侮辱的,选择的权利应高于善恶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