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漏洞百出,终极自恋

影片一开头就不讨人喜欢,那个马歇尔让人心生厌恶。碰巧刚看过《神探》,所谓另一个自我或心中的鬼之类的噱头也没多大吸引力。撇开这一层意思之后,把它当成一个悬疑剧或惊险剧来看的话,剧本就太糟糕了。

在给这部片子添加标签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加“双重人格”,但最后放弃了,因为以这部片子的呈现方式来看,马歇尔与厄尔不是各行其志,而更像深深了解彼此的多年老友,是同谋,是另一个自己,或者说,根本就是自己。
观众似乎已经习惯了“A一直是大好人A,直到有一天发现B其实就是自己,从而惊慌失措地卷入人格斗争”的套路。至于马歇尔和厄尔呢,不妨看成一个人的两套心理机制的并列对话。出于现实道德及罪恶感,厄尔长期以来努力实现自我对本我的压制,而平时在旁唆使杀人的马歇尔则为真实的欲望与快感代言。他们并非本质不同,只是所属意识层面不同,行事原则不同,事实证明两个人的深层需求是一致的,两个人都聪明优雅,他们是协商与合作关系。厄尔曾通过社团活动的帮助将马歇尔压制了两年,故事开头时马歇尔如幽灵般卷土重来,影片并未忽视处理两个人的关系变化:厄尔先是逃避拒斥,不过用不了多久就和马歇尔一起快乐地大笑,就像知己兄弟把酒言欢。说到底,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位恶魔。有人与他对抗到底,有人游移不定,有人向他妥协,有人与他握手言和,有人与他共谋大计。
有热心观众认为这部电影缺乏有力的冲突,因而失去了叙事的力量,其实不然,影片的核心冲突不在于外界施加给厄尔的阻碍(包括女警察和志愿当杀手的笨蛋跟班),而在于厄尔的内心:想洗手不干回归宁静的愿望VS深深存在于血液中的杀人的欲望。女儿犯案的事件促使厄尔作为杀手的主体性生成,他在马歇尔劝阻的情况下拿起了屠刀。女儿的怀孕促使他放弃了人间蒸发的完美计划,因为他想看着婴孩长大,想维护美好家庭,想看宁静的结局。这场抗争的结果是厄尔最终未能从内心的挣扎中解脱出来,他只能深深地沦陷其中,在孤独的精神悬崖边不断向遗弃他的神明祈祷,甚至挚爱的女儿也成了他梦中的魔鬼。宁静的幻景注定不可能实现,他将在不安与挣扎中继续日后的人生。
女警官的线索确实和主线互动很差,厄尔和女警察之间的张力直到最后都没有形成,不过厄尔对这位女子特别在意的原因想必和他女儿有关,女警和厄尔的女儿都是富二代,不愁钱不愁前途,但在女警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所缺乏的信念与斗志,他更害怕女儿实现“抱负”的方式是成为一名愚蠢的惯性杀人犯。他感到心中的天使蠢蠢欲动,那份不安正是最后噩梦的由来。
要让观众对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坏人产生认同,最便利的方法就是设定他深爱着自己的某位家人(妻子也好女儿也好),影片也采取了这个方法。可惜各条线索交织散乱。如果我是导演或编剧,可能会尽一切可能强化厄尔与女儿之间的情感张力。最后我们发现影片中的任何人都不能真正走入厄尔的内心,没有人真正了解他,观众也不能真正了解他,他始终是那个孤独而优雅的危险男子。杀手可以超然脱俗,凌驾万物,但这种主角设定的犯罪片最好能展示足够惊艳的杀人技术和犯罪场景,然而这位布鲁克斯先生除了那张时刻提醒你“我很沉着冷静酷”的脸以外,似乎不剩多少特技了。他太成熟太酷,把自己包裹得太好,结果少了点真,难以真正打动人。
尽管如此,个人还是喜欢这部片的气质,很淡很冷很克制。

(芷宁写于2007年10月24日)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对凯文·科斯特纳主演的影片没感觉了,看后也毫无聊点什么的欲望,似乎对他也进入了提前免疫期,有点雷同于对哈里森·福特的冷感无所谓。不过,相较之下,凯文·科斯特纳好歹还算是个有理想有追求有挫折有坎坷的美国四有中年,不论他不断尝试的新形象,还是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都在不断自我否定又自我塑造着,而哈里森·福特就相对“懒”了许多,运气也好了许多,福特大叔就好似好莱坞商业大片流水线上定制出来的一个体健貌端的重要部件,不论酷酷的冒险,还是帅帅的泡妞,不论当混混,还是任总统,只要需要,他都能适时出现,且圆满完成任务,不过年事已高的他还是早点见好就收为好。
    在《布鲁克斯先生》中,凯文·科斯特纳不再是正面英雄,虽然依旧冷静沉稳、坚毅干练、思维缜密,但是拥有很多强人品质的他却是个神经分裂的连环杀手。一说起精神分裂的电影角色数不胜数,观众们闭着眼都能点卯了,如《触目惊心》的汽车旅馆老板,《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女犯罪学心理专家,《神秘窗》中的约翰尼·德普,《一级恐惧》里的爱德华·诺顿,甚至《魔戒》中的小怪物咕噜姆,就连赵薇都有过此类尝试,如和姜文一起出演的《绿茶》。在精神分裂这个并不新鲜的噱头上,导演A·埃文斯并没有装大尾巴狼,他的拍摄手法有那么一点点认真谨慎和谦虚,影片伊始就没有故弄玄虚的设置悬念,厄尔·布鲁克斯先生的心脑分身马歇尔以另外的形象示人,由威廉·赫特饰演,在精神深处,厄尔和马歇尔不断进行着心智和口才的交锋,一旦马歇尔占了上风,那么杀戮即将开始。
    作为连环杀手,布鲁克斯先生的成长期没受过什么出格的刺激,他的连环杀人是一种病,就像吸毒上瘾一样,他想戒但戒不掉。白天,事业有成、受人尊敬、和蔼可亲、家庭美满、西装革履的文雅绅士厄尔·布鲁克斯先生一到了夜里,就可能变成一个训练有素、自制力强、智商超群、体力充沛的“拇指连环杀手”。他不似《德州电锯杀人狂》那么拧巴,也不似汉尼拔那么诡异,他身手很优雅,从来都有备而来、迅速解决。他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也不为自己找藉口,可他在每次杀人之后都会忏悔一番,还参加戒瘾组织,貌似力图摆脱嗜杀成癖的煎熬。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又比电锯杀人狂和汉尼拔更加拧巴诡异。起初,他也用过各种手法杀人,后来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但他的头脑清晰,杀人后即使十分享受陶醉,也会果断地销毁一切,从而全身而退。
    布鲁克斯的谨慎精明让想抓“拇指连环杀手”归案的警察黛米·摩尔十分费劲,何况黛米还要应付越狱后前来找她寻仇的家伙们。不过黛米的这次卖力演出,风韵犹存、脾气挺大、干练尚欠,给人一个不太有信服感的抓坏蛋无数的女警形象,特别是在片尾接到布鲁克斯的电话时,她笑着轻描淡写地对同事说:“这不是史密斯先生打来的。”而她那正在敲她离婚赡养费的麻烦丈夫,还是布鲁克斯给解决掉的,差点成功嫁祸于她。
    至于史密斯先生,这位业余摄影爱好者,于无意间拍了布鲁克斯杀人的照片,便迷上了杀人这一行当,以照片要挟布鲁克斯带他入行,恰逢布鲁克斯内心非常挣扎之际,布鲁克斯貌似计划让史密斯杀了自己,把史密斯塑造成“拇指连环杀手”,然而,最终布鲁克斯只不过借菜鸟史密斯之手体验了一把濒临死亡的快感罢了,菜鸟还是搭上了自己的命。
    在布鲁克斯完美的嗜杀人生里有个致命伤,那就是他的宝贝女儿简(丹妮尔·帕娜帕克饰演)。简继承了她老爸嗜杀的天性,但还不懂得如何完善迷局,在大学里杀了人就匆匆跑回家来,布鲁克斯只好潜往大学,再做了起杀人案,以帮女儿开脱。
    比之中庸谦虚的导演技巧和沉得住气的情节推进,两个男演员的对手戏则显得耀眼的多。凯文·科斯特纳演技不俗,将厄尔·布鲁克斯的多面性和复杂性逐渐呈现了出来,即矛盾困惑又坚决果断,即慎思决绝又狡黠多变,即恐怖冷漠又温情脉脉,特别是对女儿简,杀人癖也有父爱,起先得知女儿不慎怀孕时,厄尔强忍怒气,尽力宽容,还说服妻子,提出帮助女儿抚养孩子,继而通过观察,身为杀人老前辈的厄尔推断出女儿也杀了人,他明知该将女儿交给警察,以此来阻止她陷入进一步的循环杀戮中,然而他仍不惜冒险去制造了一场所谓的连环杀人案,为女儿撇清。而威廉·赫特饰演的分身马歇尔总伴在厄尔身边,不时地冒出一连串调侃、提示和交流,貌似邪恶,实则逗趣,反衬出了翩翩君子厄尔·布鲁克斯的沉稳、阴森、冷酷和老奸巨猾。片中,凯文·科斯特纳的厄尔和威廉·赫特的马歇尔还偶尔来个四目相对,交相互应,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却比繁琐的台词更具说服力。
    影片始终都没费力设置什么悬疑,也没有抽丝拨茧的层层推理,对此有所期待的观众或许会失望,影片也没有眩目的视觉效果,情节发展也中规中矩,故而,追求视觉特效和刺激情节的观众或许也会失望,该片只是将布鲁克斯的精神世界和矛盾病态心理裸露开来,片尾还预示着,布鲁克斯小姐如果想提早继承产业,没准哪天就对她爹下手了,虽然这也在布鲁克斯先生的分析之列。
    比之该片的其他不足,本人最受不了的是一部分过场戏,显得过于松散漫不经心,还有力不从心、衔接不畅的嫌疑,就算想区隔其他此类型的影片,那也犯不着“长镜头抒情”吧,着实令人心生腻烦。
()

note: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并且为之感动的一幕是,在透进厨房窗子的白色的日光中,马歇尔靠近厄尔,在沉默中紧紧拥抱他。厄尔崩溃了,他得到了最理解的安慰——来自灵魂深处另一个自己的安慰。

好莱坞的编剧对把握节奏一向是在行的,所以影片显得很紧凑。不过也就这样了。剧本漏洞百出,即使我喜欢Kevin Costner也无法打高分。

*******The Hunger has returned to Mr. Brooks' brain***********

对剧本随便挑几个刺:

乍一看,电影在片头字幕用上HUNGER这个词,很大的可能是要说这个人是个变态,而不是说他是个吃货。

1.厄尔不当杀手两年了,可还是禁不起马歇尔两句话的挑拨,马歇尔这两年度假去了?

Mr.Brooks ,这个片名好像一首过时的乡村老歌。

2.杀死跳舞情侣后,享受快感的是厄尔,不是马歇尔。

在低沉祷告声中,厄尔布鲁克斯先生登场了。

3.厄尔作为一个爱家的典范,仅靠一个陶艺的爱好就把家人瞒过,家人太蠢。

man of the year

4.厄尔神乎其技,一天内就搞定女儿的案子,他怎么搞的就不说了,可是LA的警察也太笨了,放着现成的证据不用,仅凭又发生一件某个细节相同的案子就认定连环杀手。

布鲁克斯先生年近五十,事业成功,美丽体贴的妻子,体面的人生,人人艳羡。

5.女警认定拍照的家伙知情不报,不过犯得着全天跟踪么?问题是还没跟踪到他跟厄尔的见面。

But the hunger has returned.

不过Kevin还是很帅的。

汽车后座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扶着驾驶座,距离暧昧,冲着厄尔低语。

马歇尔,厄尔的第二人格,他清楚这个事实,并且毫不介意,游刃有余。

马歇尔劝厄尔给自己一个奖励,厄尔请求他闭嘴。

他开始向上帝祈祷。

但是没用,马歇尔的姿态像极了在义人耳边低语的撒旦,他发出看透你的恼人笑声。

他告诉你哪儿有甜美的果子。

于是厄尔找了个借口来到那家舞蹈教室楼下,马歇尔像个孩子一样欢快的拍手。

还有那种看透了你的恼人笑声,太过温和,让人更加气愤。

厄尔听他的妻子闲谈想养什么样的狗狗。

马歇尔站在路边,肆无忌惮地欣赏那对夫妻激情的热舞。

就像猫在看着迷宫里的老鼠。

***

让我们出去玩吧,马歇尔这样恳求着,尽管看上去和厄尔一样已过中年,却仍然给人一种孩子气的感觉。

厄尔亲吻妻子,说,今天你真美啊,Mrs. Brooks。

开始的时候,我们会以为这一刻马歇尔占领了主导权,厄尔潜伏在内心深处浅眠。

马歇尔在副驾驶上欢欣鼓舞,我真怀念这个,他说。

厄尔摘掉了眼镜,看上去和马歇尔那么相似。

于是我们知道,厄尔永远占据着这具身体和思想,永远是做决定的那一个。

听清楚了,马歇尔,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马歇尔放肆地大声笑着,笑声有点儿让人毛骨悚然,几乎全是讽刺。

随你怎么说,笑声说。

他们不干这个足有两年了,直到他们发现了这对夫妻。

你永远不会戒掉什么,你只是暂时不那么做了。

厄尔每枪都准确无误地击中前额,他在脑中一遍遍回放爆头的瞬间。

****

大家好,我叫厄尔,我是个瘾君子。

***

马歇尔从他的肩膀探过头去看他手里拿的东西,几张照片。

厄尔双手张开,抓着窗帘,他面部的每一处细节就像他身后床上的尸体一样清晰无遗漏地被记录下来。

那个假名叫史密斯的摄影师,手持无懈可击的罪证,声称不是来敲诈他的。

我要你下次杀人的时候,带上我。

马歇尔大声嘲笑厄尔,最后一次杀人,哈?打算这么告诉这个年轻人吗?

愿意纵容你听从你的,只有我,厄尔。

厄尔当然明白马歇尔的意思,毕竟那就是他。

他们得继续杀人了。

***

作为“拇指纹杀手”出名之前,厄尔用过很多方法杀过很多的人。

他能对付一个头脑简单,粗暴,鲁莽的loser史密斯。

就像马歇尔说的,陪他玩一玩,再杀掉他,干净利落。

他不畏威胁,更不忌惮被抓。

但是警察按响了他漂亮的大宅的门铃。

他的女儿几天前逃学回家,她的学校发生了一场惨烈的谋杀。

马歇尔一早就说,她有事瞒着他。

厄尔盯着她女儿瞧,不敢相信那些警察竟然看不出她在睁眼说瞎话。

人是她杀的,马歇尔说,对吗?

厄尔忙着咽下一杯干净的水,好像这样就能咽下眼泪。

你打算怎么办呢,马歇尔同情地望着他。

厄尔摘掉眼镜,崩溃了,他哭着滑落坐在地上。

马歇尔紧紧地拥抱厄尔,给他沉默的安慰,厄尔仍口口声声地喊着,哦,上帝。

他把杀人成瘾的基因给了他女儿,他知道这一天会到来。

这是他最惧怕的事,而它发生了。

他已经太习惯于向上帝祈祷了,而回应他的永远是马歇尔,留下来安慰他的永远是马歇尔。

马歇尔并没因为厄尔的女儿杀人而生气,他只是责怪她太笨拙鲁莽,留下太多罪证和疑点。

马歇尔不想看到厄尔的女儿入狱,光是想想厄尔就伤透了心。

马歇尔喃喃地说着,我理解,我理解,那不是你的错,那不可能是你的错。

也许让她进监狱是一个选择,她已经尝到了杀人的乐趣,她会继续的。

在这一点上,他们两个达成一致。

这嗜血的天性会代代相传,她早晚想接管公司,马歇尔提醒道,谁会是下一个?

****

你确定这么做值得吗?

我不能确定,从不能。我从心底知道这事儿是不对的。

那就不要去做。让她进监狱,你和你妻子来抚养她怀着的孩子。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但是我爱她。

***你老是生我的气,因为提议去杀人的那个总是我。但是这次,厄尔,这是你自己的决定***

厄尔厌恶地把假胡子撕下,恨不得马上把它们烧掉。

那感觉很脏,他告诉马歇尔。

我理解,你从不为了这种原因杀人。

这种肮脏的感觉会消失的,当他告诉女儿,校园又发生了一起同样手法的谋杀案,她的嫌疑因此被洗清了的时候。

幸运的女孩儿。

****厄尔,我不喜欢这个主意****

有没有一种可能让史密斯先生杀了我们呢?

马歇尔拦在车前,fuck you!他咒骂道,示意厄尔开车撞死他。

厄尔犹豫了一下,也只犹豫了一下。

马歇尔举起那份遗嘱装腔作势地念了一念,厌恶地丢回桌子上。

所以这就是一切了,一切都要结束了。

厄尔告诉史密斯,自己厌倦了,他杀人成瘾,无法戒断,也无法自杀。

厄尔帮史密斯计划好了一切,告诉他应该怎么做才能密不透风,就像他一直以来教导他的一样。

ok, 史密斯说,我会杀了你。

厄尔带着史密斯来到他准备好的墓地前。

我会闭上眼睛。厄尔说。

咔嚓,他听见扳机扣动的好听的细小声音。

厄尔睁开眼睛,他的表情,就好像他是一只真正的猎食动物。

***It Never really left****

别自欺欺人了,你还会再杀人的,厄尔。

厄尔低声向上帝祈祷。

你为什么要苦苦挣扎呢,厄尔?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圈,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漏洞百出,终极自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